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5章 领导的锅
    听知花浅语离京来粤,段皓脸色黑了下来。

    他拨通南粤龙组的电话,结果却被明炎告知花钟离粤出差去了。

    “呵呵,姓花的躲着我……”段皓放下听筒,面如寒霜。

    杜灵尘等人哪敢多言,瞎子都看得出来,花浅语来粤一事,已经让段皓动了大怒。

    “那傻丫头真是不要命!体质刚有所好转,不静心留在京城修养,竟然跑来南粤……”

    “花家也是,明知她那体质,居然还放她过来?”

    “早不来,晚不来,这个时候过来,肯定花钟将我向血神教宣战一事告知花家,花家这是推那丫头来当说客呢……”

    ……

    连声冷哼,段皓眸光越来越冷。

    听知消息赶来的周馥兰,强忍酸涩,依偎到段皓身侧:“天南,你不用太过担心。上次你已经将浅语体内隐患压制下去,这次想

    来也能保她无恙。”

    段皓脸色稍缓,长叹说道:“罢了,那丫头已经上了飞机,多言也是无用。杜仲!”

    “少爷!”杜仲应声,上前肃立。

    “立刻备车,我去云白机场接那傻丫头,”

    “好,我马上去安排!”杜仲连忙点头,转身小跑出去。

    看到段皓起身,周馥兰连忙跟上:“天南,我也去,上次无缘得见浅语姐姐,此次她来南粤,于情于理,我这做妹妹必须过去接

    机……”

    听到周馥兰如此自谦,杜灵尘等人脸色一沉。

    段皓拉起此女柔荑向大门走去,淡淡笑道:“无需如此,你们都是我段天南的女人,我心中可从没大小之分……”

    “嗯!”听到这话,周馥兰心中一松,妩媚的大眼弯成两轮月牙。

    两人走出大门,身后又传来两声娇呼。

    “等下,淳儿也去!”

    “馥兰姐姐,若若也要跟去!”

    看着杜若和元淳儿二女追来,杜仲十分识趣将路虎开回车库。

    周馥兰白了段皓一眼,转身开来她那辆捷豹xk。

    段皓这时候还能说什么,揉揉鼻子坐到副驾座。

    元淳儿与杜若钻进后座,只是相比以前见面就吵,这次两人居然出奇安静。

    不过看杜若眯着双眼紧盯段皓后颈,元淳儿把玩发梢,媚眼不离段皓背影。

    可以得知,这两名少女心中绝对不似表面那样平静。

    云霞山,炼丹院,二楼临窗。

    一道倩影痴痴看着沿着山道飞快远去的捷豹xk,正出神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长叹。

    “傻丫头,真喜欢,那就主动去争取。少主这么优秀的男子,难道你寄希望他会如同寻常男子反过来追求你不成?”费宇手持一

    卷丹经,一袭碧绿长衫在山风吹拂下剌剌作响。

    谷娉婷脸色微红,关上窗户娇嗔道:“费老又说什么胡话,我……我去看炼丹炉了……”

    言罢,此女敛起裙角匆匆离开,留下摇头苦笑的费宇。

    “傻丫头,你这绵软的性子,别说周家和欢喜宗那两位,只杜若那傻丫头都比你强!”费宇一抖折扇施施然离开,留下一声及不

    可闻的戏谑:“要成好事,说不得,老夫还得出手帮忙……”

    ……

    正当段皓四人向云白机场赶去时,花城市公安局会议厅,气氛却凝重如冰。

    素白的布幕闪过一张张血腥无比的图片,引发会议厅内阵阵愤怒的低呼。

    郑天彪手持遥控笔,板着脸点到最末页,上面出现两名身穿血红长袍,相貌阴鸷的中年男子。

    “小吴,开灯!”郑天彪轻喝一声,日光灯驱散了会议室的黑暗。

    坐在他身边的花城市市长俞淞颤抖着掏出风油精,狠狠抹着鼻子。

    这时候,如有媒体人在场,脑海绝对会冒出大新闻三个字。

    因为,这间自修建起,仅让警界人员进入的会议室。

    此时有一半席位被军方占据,其中四名气势不凡的壮汉,一袭天蓝色特殊作战服更是让在场许多警系精英频频侧目。

    南方军区离龙小队!

    当然,警界和军方联手也不是一两次,这一幕最多让人联想到要抓捕某些罪大恶极的罪犯。

    可要加上现场那十几名气势不凡的男女,那稍微有点眼力的人都能猜出,南粤出了大事了!

    道袍、唐装、练功服、中山装……

    别看这十几人各自为政,可坐在一起的气势依旧可以与警界和军方分庭抗礼。

    “诸位同僚、军方的同志,以及修炼界众位前辈。情况大概就是这样,接下交给司马家主。毕竟我们这些人中,仅有他老人家与

    这两个凶徒接触过。”郑天彪看了众人一眼,向坐在身边一名唐装老者点点头。

    司马明空起身尚未开口,便剧烈咳嗽,直到吞下几颗丹药后才喘着粗气说道:“诸位,这两名凶徒乃是血神老人带来袭击云霞山

    的余孽。那夜,我等南粤修炼界大约一百多号人与省外一些高手,正在一处废弃的……”

    随着司马明空不断夹着咳嗽的描述中,会议室内众人脸色越来越难看。

    尤其警界的人,更是不少人掏出手巾擦拭头顶脖颈留下的油汗。

    特么开什么玩笑,除了微冲,普通手枪基本能够躲避……

    哪怕被打中,除非被集火,否则能硬抗枪伤继续作战?

    一旦吸食鲜血就能够遏制伤势,足量甚至可以将伤势恢复如初……

    随着司马明空的讲述,警方的人脸色十分难看,尤其那些第一次接触到修炼界,更是默默掏出纸笔留下遗言。

    “真是惭愧,那夜我等奋力反抗,无奈双方实力相差巨大。不仅无法斩杀这两人,反而让他们吸干数名同道精血恢复了不少伤势

    。”司马明空拱手苦笑:“要不是当时军方带人赶来,只怕我们除魔不果,反遭魔头毒手……”

    说道这里,司马明空发出一阵剧烈咳嗽,引来在场无数道关切目光。

    烈豹嘴角一抽,双眼闪过一抹不屑。

    特么说得那么大义凛然?

    什么奋力反抗?

    当时明明将几名修炼者推出去给对方吸血,后来发现那两个血神教宗师得寸进尺,你司马明空才带人出手反抗。

    要有勇气出手,那么多人一拥而上,区区两名重伤宗师境,难道还能翻天不成?

    看到烈豹神色,火龙低声轻喝:“禁声,这事怎么说也是我们军方捅下的篓子。司马老头也是怀有愧疚之意,否则他早就回去养

    伤了,犯不着来趟这趟浑水。”

    “阿豹,不管怎么说,多份人多分力量!”岩虎也低声劝道。

    烈豹闷闷哼了一句:“要得着这么麻烦?我们去请天南真人出手,那种货色,再来一打也翻手镇压了。搞这么大场面,简直浪费

    资源……”

    火龙与岩虎相视苦笑,谁不想请哪位出手?可问题,咱们司令牛皮吹太大,早在云霞山言明军方要包下此事……

    领导的锅,下属不背也得背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