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6章 强撑的军方
    当得知自己只负责收集凶徒线索时,警方的人纷纷松了一口气,甚至隐约有几声‘感谢上帝’‘阿弥陀佛’之类传入众人耳朵。

    这让刚刚荣升花城警方一把手的郑天彪,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散会后,他向火龙抱怨道:“阿龙,要不你帮我跟老爷子说说,调我回队伍得了,你看那群人的熊样……”

    火龙四人面面相窥,连忙开口相劝。

    “彪哥,你看建国以来,只有从部队退伍转业,哪有转业后重新入伍?”

    “彪哥,你已经是花城警方一把手了。办几件大案让老爷子托一把,肯定上省厅了……”

    “警察是警察,军队是军队。这两人别说警察,便是常规部队遇上也得跪。要不然,当初那位大人要组建龙组和特种作战小队干

    什么?”

    ……

    郑天彪一张嘴,哪说得过火龙四个人。

    他最后呸了一句:“等报了当年战友们的大仇,我就辞职找杜管家去,托他老人家向天南真人讨个门房的职务。到时候,你们上

    云霞山,有你们求我的时候!”

    毒!

    真特么毒!

    火龙四人抽了一口凉气,正待开口,却被走过来的司马明空打断。

    “几位军爷,老夫几人仔细商议后,觉得此事……还是上报给沧澜居。毕竟此时那两人,说不好已经恢复伤势……”司马明空捂着

    右胸,有些吃力说道。

    可惜,不等他说完,火龙与郑天彪异口同声反驳道:“不行!”

    这声轻喝,不仅让司马明空一脸懵逼,甚至让围绕在司马明空身周数名半步宗师也是大为不解。

    刚刚赶到的唐文瑞上前说道:“军爷,您可能不知道,修炼者一旦踏入宗师境,绝对不是人数和枪械能够对付。我南粤宗师境基

    本都在沧澜居麾下……”

    “唐老,此事不用再说,擒拿这两名凶徒,只能依靠我们自己的力量。总不能每次出事,都让天南真人为我们善后?”郑天彪连

    连摇头,涉及贺太行这位老上级,怎么说都要死撑到底。

    黑狐门谢云峰提议道:“郑局长此言也有几分道理,既然不敢劳烦天南真人,那么请龙组配合也行吧。花钟组长乃是一名化境强

    者……”

    “不妥,南粤龙组人手紧张,还要看顾一省修炼界,这次就不劳烦他们了。”火龙找了一个扯淡的理由。

    司马明空等人傻眼了,其实他们哪里知道,同为镇压一方的暴力机关。

    军方和龙组从创立那天,便存在竞争关系。

    尤其这几年0号军械所不断研制出针对修炼者的新型武器,已经有军方大佬向政事堂提议解散龙组。

    相比便于统御的军队,由修炼者组成龙组,一向被军方看不爽。

    尤其龙组高层大部分席位被世家或者大宗门掌握,这些人利用手中权力,不时向军方塞人,更让军方大佬极为警惕。

    那位大人说过’枪杆子里出政权‘,你们世家宗门这种举动,到底想要干什么?

    这次让南粤龙组插手,以花钟化境初期的修为,军方只能看着两名血神教宗师落入龙组……或者说花家的手中。

    而一旦后者撬开这两名宗师境的嘴巴,到时必定会增加花家的实力,花家当初可是掌管情报这种要害部门……

    层层干系下来,火龙如果答应谢云峰这个提议,事后搞不好会被暴怒的贺太行枪毙掉!

    左不行,右不肯,这时候要是看不出其中有事,司马明空这些人那就活到狗身上去了。

    几条老狐狸眼神交换数下,纷纷借口离开,只放下一句‘有了线索前来告知……’

    站在一旁没说话的俞淞眼神微动,说了几声官面客套话,借口身体不舒服提前离开。

    火龙等人哪有空去理他,他们只怕司马明空等人追问不停,毕竟这事说起来军方理亏。

    既要人家出力,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尤其这边没有一名宗师境压阵,一旦交手,司马明空这些半步宗师的危险可想而知。

    眼露担忧,他们上了几辆车子,向着两名血神教宗师最后出现的一处山林冲去。

    此时,段皓也带着三女来到云白机场,机场高层早就被打过招呼,连忙将他们迎入商务贵宾室。

    “花小姐所乘坐航班还需二十分钟才到点。”西装革履的周云鹏躬身站在段皓面前。

    段皓淡淡一笑:“你自己去忙吧,无需招待我们。”

    周云鹏松了一口气,刚刚给他打电话乃是市政府那边的大佬。

    对方也没说清楚,只说要自己小心接待,眼下看来,这名青年不难相处,不过此人身边三女一个比一个娇媚,真不知哪家出来

    的贵公子……

    怀着疑惑,周云鹏小心带好房门,刚准备安排一名相貌最好的空姐过来接待,却惊骇发现一名西装男子带着一男一女小跑过来

    。

    “俞……俞市长!”周云鹏连忙上前。

    俞淞着急问道:“段少在哪里?”

    “里面,贵宾室!”周云鹏伸手指指后面房门。

    “你去忙,方圆二十米,全部工作人员给我撤走!”俞淞推开周云鹏快步走到贵宾室前,深吸几口气定定神,堆笑敲了敲房门。

    周云鹏被俞淞推了个踉跄,等到站稳看到俞大市长如此谦细,不经脸色大变。

    一边暗暗回想刚刚接待段皓一行可有失礼,一边掏出对讲机,下达一条条命令。

    “安保部。安保部!”

    “柳部长,立刻,马上,以商务贵宾室为中心,方圆二十米……”

    “不!不!五十!五十米全给我清场!”

    “特么别问劳资为什么?劳资特么问谁去?”

    “六十秒,给我把事办妥,要不然你下午就给我滚!”

    伴随着一阵嘈杂的抗议声,机场飞快出现大批工作人员。

    一名名懵逼的旅客被请走,当然也有不配合,不过在返回机票钱的利诱下,根本没人反对。

    这时候得到允许推门进去的俞淞,看到对面淡笑看向自己的段皓,不由得发出一声哭音:“段少,救救南粤的父老百姓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