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8章 情深如画
    因为花浅语‘晕厥’,所以段皓等人立即返回云霞山。

    周馥兰与元淳儿自知理亏,一路耷拉着脑袋默默不语,段皓有意镇镇她们,也故意板着脸没有说话。

    回到沧澜湖畔,杜灵尘等人眼见气氛不对,纷纷找了借口脚底抹油。

    段皓拦腰抱起某个‘晕’了一路的少女,一言不发返回房中。

    杜若看得心中泛酸,可也不敢这时候上去添乱。

    她狠狠瞪了一眼站在一旁的琉璃,正想将火气发泄过去,却被周馥兰拦住。

    “琉璃妹妹,由于沧澜居正在重建,这幢临时落脚的别墅房间有些紧缺。眼下只能委屈你,暂时住在若若房间了。”

    杜若大惊,指着自己叫道:“馥兰姐姐,那我住什么地方?”

    “你暂时跟淳儿住在一起!”周馥兰淡淡说道。

    “什么?”

    “跟她?”

    元淳儿与杜若不约而同发出惊呼。

    周馥兰点点头:“我的房间给花小姐住,情况特殊,大家都体谅一下。等到沧澜居重修好,以后不会再出现房间问题。”

    “那馥兰姐姐你住哪里呢?”元淳儿柳眉一扬,娇声问道。

    周馥兰微笑说道:“我暂时回周园。”

    听到此言,元淳儿与杜若哪怕心中再不满,也是无话可说。

    眼见自己主婢二人有了落脚地方,琉璃当然没有二话。其实也轮不到她开口,毕竟身份摆在那里……

    安排好居住,周馥兰便驱车返回周园。

    元淳儿眼珠一转,说要去闭关熟练上次段皓赐下的法器,留下杜若与琉璃两个小丫头大眼瞪小眼。

    而此时,楼上主房。

    段皓将怀中喷香的娇躯缓缓放到床上,戏谑笑道:“行了,这里就剩下我们两个,别再装晕了!”

    “哼!你这家伙还敢说,她们两人联合起来欺负我,你就傻站一旁看着?”花浅语猛然坐起。

    她恶狠狠挥舞着小拳头:“要不是本小姐有三分急智,刚刚在机场还不知道要怎么收场呢!”

    听得出少女语气中蕴含的撒娇之意,段皓心中一柔,上前抓住此女双手:“自从得知你我定情在先,馥兰就给自己增加不小压力

    。今日一事,你多体谅,我回头与她说说,保证以后不会再次出现。”

    “哎呀,你……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花浅语柔荑被段皓合在温暖的手心,小脸霎时变得通红一片。

    尤其听到‘定情’两个字,此女更是从耳后到脖颈染上一层玫红。

    “什么叫定情在先?明明……明明周小姐先认识你……”

    “不!不对!人家什么时候跟你这家伙定情了?”

    “放开!快放开!”

    花浅语急得满身香汗,尤其每次触及段皓那双充满情意的眸子,都让她感到心跳加快。

    深情看着面前少女,段皓沉声说道:“小语,不如你听我讲个故事……”

    段皓低沉的嗓音,彷如附带玄妙的魔力,让花浅语停下挣扎,抬头问道:“什么故事?你说说……”

    感慨看着这名改变自己命运的少女,段皓将当初告诉周馥兰有关自己重生一事缓缓讲出。

    从父亲落难开始,直到少女为父祈福,南下普陀,两人无意邂逅……

    等段皓说到两人被拆散,一个香消玉殒,一个落魄十年时,花浅语已经珠泪长流。

    “后来,我机缘巧合下穿越到灵空仙界,拜入恩师座下,成为纯阳宗门人……”

    随着段皓说到在灵空仙界的修仙生活,花浅语又破涕为笑。

    时而为段皓遇险而落泪,时而为段皓得获机缘奇遇而欢笑。

    当段皓最后一个字落下,天边正好泛起金光。原来,不知不觉中,两人已在房中相处一夜。

    “哼!谁知道你这番话是真是假?弄不好为了哄骗我,让人家接受你开后宫而特意编排出来呢!”花浅语从段皓怀中挣扎出来,

    傲娇向后者抬抬下巴。

    前世与此女相恋,段皓哪听不出这丫头心中已经相信,现在乃是敲打自己接受除她之外的女子。

    这是吃醋了!

    暗笑这丫头醋劲还是与前世那样浓,段皓眼神微动,高举双手说道:“这……昨夜所言,我以性命保证全部属实,如果有虚言,

    必让我……”

    “啊!别乱发誓!”不等段皓说完,花浅语已经花容失色,伸出洁白的手掌捂住前者的嘴巴。

    只是不等她回神,段皓双眼已经闪过一抹得意,鬼斧神差趁机舔了舔她白嫩的手心。

    “呀!你……”中计的花浅语羞恼万分,大发雌威抓起身旁枕头狠狠敲向段皓。

    段皓暗叹熟悉的味道,故作投降呼痛连连。

    笑骂吵闹声中,一个不是两世为人,威震南粤的段天南,一个也不是恪守礼仪的京城花家小公主。

    许久之后,犹如寻常情侣,段皓紧紧搂着怀中思念千年的娇躯,轻嗅梦萦魂绕的发香,眼角滑落一滴热泪:“小语,你实话告诉

    我,刚刚我所言,你是否真的相信……”

    语带颤抖,此时的段皓哪还是那位杀伐果断的段天南。

    正在他怀中做无意义挣扎的花浅语微微一震,缓缓转身,深深看着眼前这名满脸担忧,犹如等待自己宣判的青年。

    略微顿了顿,此女没有说话,反而在段皓紧张的眼神中缓缓埋下螓首。

    段皓心中一突,正当他心跳加快,双眸露出绝望的时候。

    耳际突然听到一声犹如天籁的轻笑:“信!我当然信!”

    “啊!你信了?”

    “不!我说错了,应该说你居然信了……”

    “不不……我的意思……”

    威震灵空仙界的天南龙王,此时犹如表白成功的小男生,笨嘴笨舌,手足无措。

    花浅语伸出一根玉指点在段皓双唇,认真说道:“不要激动,从昨夜我就相信你所说的话。”

    “你所言很多事情都是我心中构念已久,却来不及或者没机会去做的事情……”

    “这些事情,我从来都是埋在心里,甚至连琉璃都没告诉。生长在花家这种千年世家,这点接受能力,本小姐还是有的……”

    似笑非笑瞥了一眼激动万分的段皓,花浅语最后笑道:“更何况,语言,眼神和表情做得了假,心跳可假不了……呜……”

    话未说完,红润的双唇已被某人霸道吻住。

    迎着落地玻璃窗外初升太阳的金光,这一幕如果能够定格,必是足够传世的浪漫名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