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2章 被打怕的西云修炼界
    段皓当然知道外面发生之事,一边吩咐元淳儿说服东方俊带人下山,一边安抚打翻醋缸的花浅语。

    “小语,这事我真的不知道,都是东方俊那老东西的错……”

    “你身体受不得气,听话,将这丹药吃了……”

    ……

    段皓手持一枚清香扑鼻的丹药,对嘟着小嘴的花浅语温言相劝。

    琉璃站在一旁,不时用鄙视瞥向段皓。

    自从来了云霞山,她才发现,想象中的段天南,实在与现实有不小差距。

    你可是威震南粤修炼界的段天南啊!

    这一手丹药一手糖果特么什么操作?

    可不可以顾忌下本姑娘的感受,大清早就被你们塞了一嘴单身牌狗粮。

    好在,元淳儿很快回来,这让琉璃好受了许多,毕竟多了一个人分担伤害。

    “少爷,东方老头已经被奴家教训了一通,眼下他已带着奴家诸多同门下山。”元淳儿挥着小拳头说道,眼见段皓心情不错,便

    怯生生说道:“不过,奴家这些同门从小长在欢喜宗,难得有机会增长见识,奴家为她们求个情,希望少爷能够带她们前往川中

    。”  刚哄花浅语服下丹药的段皓,淡淡一笑:“罢了,既然你求情,这次就带她们过去。不过你告诉东方俊,下不为例,再

    给我耍小心机,当心他的狗头。”

    元淳儿闻言大喜,拍着胸脯说道:“少爷放心,淳儿保证好生约束她们,不会让她们坏了少爷的大事。”

    段皓淡淡一笑,花浅语狠狠瞪了他一眼,双唇无声开阖数下‘不许乱动心思,否则要你好看……’

    段皓露出一个不敢的表情,花浅语白了他一眼,掏出一张不断变换颜色的锦帕。

    “淳儿妹妹,这次前往川中,这方百毒瘴云纱借你护身。”此女嘴角微弯,将锦帕递给旁边有些吃味的元淳儿。

    “这……”元淳儿见状,媚眼闪过一抹惊色。

    百毒瘴云纱,因为当初段皓拿下吴弘等京城世家子弟一事,所以这件法器的神妙功效早就在修炼界传疯了。

    不仅如此,这件法器还是天南居主与眼前花家小公主的定情之物,没想到,后者这么轻易就将之借给自己这位情敌。

    “呵呵,灵音剑杀伐有余,防御不足。小语既然愿意借你护身,你收起来就是。反正打下血神教祖地,我就能得到充足的炼器材

    料。”段皓对元淳儿点点头,淡淡说道:“到时候,我保证将你们人手不止一件法器。”

    元淳儿听到这里,自然不会推辞,接过百毒瘴云纱被花浅语拉到一旁教授使用方法。

    段皓见状松了一口气,暗暗庆幸花浅语善解人意。

    虽然闹了点小情绪,但也凭借出百毒瘴云纱施恩元淳儿,使得自己后院没有起火,不见刚赶来的周馥兰,看到这幕都没话说了

    ?

    双眼微冷,段皓对自作聪明的东方俊更加不满……

    这时候,川中岷江源头,一名西装青年被迎进血神教祖地。

    通体由不知名血红巨石堆砌而成的大厅之中,一名身材高大,身穿血色战袍的老者看完手中书信,屈指一弹将其震成纸屑。

    “段天南欺人太甚,拿下我血神师兄与十二名宗师境门人不算,居然还敢向我血神教下了战书!”

    此老正是当代血神教教主,也是一名百岁开外的半神境强者。

    旁边一名黑袍中年文士一抖手中折扇,阴恻恻对前来送信的龙组高层说道:“劳烦这位先生帮我们给段天南带一句话,我血神教

    上下扫榻相迎,于川中岷江坐等他上门送命!”

    “对我教高层下毒手,我们没去找他,他反倒找上门,这次他来多少人,我们包他死多少人!”

    “血神师兄估计也是中了对方诡计,这才失手被擒。小儿猖狂乱吠,这次正好让其见识见识我血神教无上神通……”

    ……

    一名名血神教强者纷纷开口,蕴含浑厚真气的话语,震动得前来送信的龙组高层气血不停震动。

    血神教接下战书应战!

    龙组这名使者尚未离开川中,消息已经通过无数有心人的目光传播出去。

    川中丰都门,诸多长老级别以上的强者,脚步匆匆来到宗门大厅。

    孟婆盘膝坐于主位,两旁座椅上白无常等人神情凝重。

    待到人员全部到场,孟婆睁开双眸:“诸位,事情想来大家都有所了解,老身现在开始分配任务。”

    “门主,无常与老身前往天府机场接机,随后于天南真人身边听用。”

    “牛头马面带诸多门人镇守宗门。”

    “其他长老以上的高手立刻离开宗门,混入前来观战的外地强者之中,以便打探消息。”

    ……

    孟婆连下三道命令,一袭白衣的丰都门主询问道:“师叔,这次血神教本土作战,只怕天南真人……”

    “放心!段天南既敢夸下海口,必有打下血神教的信心。嘿嘿,折损了血神老人这尊半神境和十二名宗师,血神教元气大伤,不

    足为虑。”

    “要不然,以血神教的行事风格,别说等段天南下战书,只怕早就带人打上云霞山了。”

    “这一战,沧澜居胜算不低,只要我丰都门抓紧时机,以段天南的心胸,我丰都门绝对能够分一杯羹!”

    孟婆越说越快,浑浊的双眸精光大盛。

    丰都门门主与白无常此时方悟,脸上露出兴奋之色。

    相比摩拳擦掌,打算依附段皓的丰都门,此时西云百花山脉深处,一名气质不凡的男子被青牛谷礼送出来。

    “让吴先生白跑一趟,青牛谷实在抱歉。”程蕴淡然拱手说道。

    姓吴男子嘴角一抽,愤愤哼道:“贵宗既选择放弃机会,那日后必有后悔时刻。吴某言尽于此,告辞了!”

    程蕴眸中闪过一抹不屑,轻笑道:“吴先生,本谷主实话告诉你。吴家如果继续与段天南死磕,只怕距离覆灭那日也不远了。”

    “你……”这名吴家高层大怒。

    程蕴冷冷一笑,转身留下一句:“送客!”

    类似一幕,不仅发生在百花山脉诸多宗门,甚至一些曾经在段皓手中吃瘪的势力也是突然被吴家派代表拜访。

    只是相比在珍港的顺利,吴家那一套在西云走不通了。

    负责西云这边的吴家高层,气得在书房摔了不少珍贵摆件。

    因为根据下面人反应,西云诸多宗门世家说得最多的一句话竟然是——段天南不可力敌,吴家与其为敌,乃是自取灭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