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求饶了
    陌离澈在地狱的边缘徘徊,一步步跨入地狱,陌离澈终于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君亦擎……君……亦擎,我喜欢你,我喜欢你”陌离澈的哭泣声音沙哑,忍不住求饶。

    君亦擎丢下鞭子走过来解开手铐脚链,抱住陌离澈,君亦擎身上柔软的衣服摩擦在陌离澈的身上都让陌离澈疼得打颤。

    “别想求死,你还有个弟弟不是吗?”君亦擎摸着陌离澈的短发,在陌离澈的耳边温柔的说。

    陌离澈白皙清秀的脸蛋已经染上了大量的鲜血,泪水又把鲜血洗涤,眼泪落在君亦擎的肩膀上。

    君亦擎,曾经的我们是那么好,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就连我最后的一个弟弟你也不放过,我后悔啊!我为什么要喜欢你。

    喜欢你真的好辛苦,以前很辛苦,现在更辛苦,能不能放我走,我真的已经坚持不下去了。

    陌离澈的脑洞一偏昏死在君亦擎的身上,君亦擎抱起陌离澈,明明已经昏死过去的陌离澈却因为这个动作疼得满头大汗。

    君亦擎把陌离澈抱出地下室,老管家看见君亦擎怀里的陌离澈时,都觉得痛,陌离澈就像一个血人,除了脸上没伤口全身都是伤。

    “去把陆梓翊叫过来”君亦擎走过老管家的旁边突然说了一句,然后转身走向客房,把陌离澈放在浴缸里,水刚刚淋过陌离澈的身体立马变成红色。

    君亦擎脱掉陌离澈所有的衣服,洗去陌离澈身上的血污,换了一缸又一缸的水,水一直被染红。

    “咚咚咚”

    老管家敲门,带着陆梓翊走进来,正好看见君亦擎拿浴袍裹着陌离澈走出来。

    陆梓翊走进来,后面跟着助手护士,看着被裹的严严实实的陌离澈,眉头挑了一下,嘴角挂着笑容,像极了古代的翩翩公子。

    “这就是你放在手心里宠的那个人”陆梓翊看着样貌清秀淡雅的的脸,啧啧啧,就不知道怎么惹上了君亦擎这个恶魔。

    “看看他”君亦擎看起来十分不想让陆梓翊看陌离澈,陆梓翊无力翻白眼,谁敢多看。

    陆梓翊上前一步掀开浴袍,入目的那一刻让他不禁收缩瞳孔,全身上下布满了鞭痕,而且每一鞭都打进了肉里。

    仔细看了看伤口里还有细小的石子,陆梓翊不禁对这个人产生了同情和佩服,陆梓翊默不作声的拿过旁边的药箱,拿出碘酒和各种治疗伤口的药。

    君亦擎站在一旁,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一边是莫名的心疼,一边又强力的压制,他可是你杀父仇人的儿子,两种情感在君亦擎的脑袋里轰炸。

    君亦擎看了一眼陌离澈的睡颜,转身走出房间,靠在墙壁上,拿出烟来,白色的烟雾笼罩着君亦擎,让人看不清楚君亦擎到底在想一些什么。

    这场清理一直弄了七个小时,把陌离澈身上的小石头一个个的弄出来,把全身上下的伤口全部包扎好,还要接上陌离澈断了了手腕。

    陆梓翊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一走出来就闻到一大股的烟味,君亦擎站的位置旁边全是烟头,不知道到底抽了多少烟。

    “迟早你会得肺癌死的”陆梓翊抽掉君亦擎手上的烟,丢在地上碾压了两下。

    “是吗?”君亦擎周围的烟雾还没散,君亦擎勾着嘴角,俊美精致的侧脸让陆梓翊的女助手看傻了眼。

    “行了,我走了,别做自己后悔的事”陆梓翊拍了拍君亦擎的肩膀,看了看里面躺着的那个男生,跟在老管家身后离开。

    后悔?这辈子还没做过让自己后悔的事情,不如试一试也挺好,君亦擎迈着步子走进房间里,看着陌离澈就是昏睡了也是眉头紧皱的样子。

    这样就疼了?恐怕等麻醉药的药效过了才是真正的疼,看着陌离澈现在的样子君亦擎就想到了以前。

    在以前这个男孩也像当初的自己那么倔强,可是最后幸好的是自己还没求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