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强要
    君亦擎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居然带着期待,如果在这一刻陌离澈答应了的话,后面的事情便都不会发生了,可是哪有那么容易。

    “我喜欢你,你想都别想,这辈子我除了恨你,什么感觉都没有”陌离澈一点都不承认他爱着君亦擎,爱着一个杀父母仇人。

    “不爱?不会喜欢?”君亦擎低着头,痴痴的笑了起来,君亦擎一抬头伸手捏住陌离澈的脖子,五指收紧,陌离澈被压在床上不能动弹。

    陌离澈全身都有伤痕,而且右手手腕还被君亦擎弄断,连动一动都困难,更别说去反抗君亦擎了。

    “咳咳咳……你……你放开我”陌离澈无力的抬起左手去掰君亦擎的手,可是就像是一根小草要撼动大叔那般的困难。

    “你为什么就不肯听话一点呢?”君亦擎大手一挥,挥开陌离澈的手,因为上了药陌离澈根本就没有穿衣服。

    君亦擎放开陌离澈的脖子,陌离澈的脖子上出现五指紫色的指印。

    “咳咳咳咳咳咳”陌离澈咳到喘不过气来,整张白皙的脸都被胀红了,无力的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既然你不喜欢,那我们就弄一点你喜欢的好了”君亦擎解开脖子上的领带,举起陌离澈的双手把陌离澈的双手紧紧绑在一起举过头顶。

    陌离澈瞪大眼睛,伤痕累累的双腿蹬着君亦擎,君亦擎夹住陌离澈的双腿,膝盖不停的蹭着那处,伸手摸了摸陌离澈的下面。

    “都硬了呢!”君亦擎轻轻的笑了起来,眼里带着无尽的冰冷,冰冷刺骨,仿佛落入的冰窖。

    “君亦擎,你这个恶魔!啊!”陌离澈打骂着君亦擎,君亦擎不为所动,一个挺身,不顾陌离澈是否受伤,不顾他是不是真的很疼。

    强要了陌离澈,陌离澈把身上好不容易结痂的伤痕又撕裂了,鲜血不停往外冒,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一场没有任何感情的欢 爱,只是处于发泄,陌离澈就像一个破布娃娃躺在君亦擎的身下,不说话,不闹,只是默默的哭着。

    心里的疼痛早就已经超越了身体上的疼痛,陌离澈也想大声哭泣说好痛,可是那又有什么用,以前那个宠爱他好如生命的君亦擎早就已经死了,现在存在的就是一个十足十的恶魔。

    陌离澈的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不疼的,君亦擎强行的欢 爱更加增加了陌离澈的疼痛,而且不止倒刺鞭鞭打的伤口裂开,手腕刚刚接好又开始红肿。

    如果再继续下去恐怕陌离澈的右手就会废掉,洁白的大床染上妖艳的红色,就像开在黄泉路上的彼岸花。

    陌离澈睁着眼睛,眼泪从眼眶里流出来,流入枕头里,流入发角。

    这个早晨陌离澈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过来的,只知道他一醒来就已经在医院里了。

    陌离澈看着洁白的天花板,闻着消毒水的味道,以前自己是那么讨厌医院,可是现在居然在庆幸,只要不是那栋别墅就好。

    外表华丽无比的别墅,确是陌离澈的噩梦,这一身不致命却让他生不如死的伤,全部都是在那里造成的。

    陌离澈的全身上下都被上过药,也不敢给他用纱布包起来,万一不通风溃烂了怎么办。

    君亦擎打开病房的门走进来,陌离澈偏过头看着他,门口有着好几个佣兵,不用说陌离澈也知道自己这是被囚禁了。

    囚禁在了这个每天都会死去无数人的医院里,而且还那么正大光明。

    陌离澈干脆闭上眼睛不去看,不看君亦擎也不看这个医院,至少眼不见心不烦,还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