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舔舐伤口
    叶谣牵起厉璃的手,接过她手里的亲吻鱼项链,把厉璃抱在怀里。

    “还会伤心吗?看见这条项链,你还是会想起他吗?”叶谣轻声安慰。

    他知道厉璃刚才的笑都是装出来的,她有多喜欢那个人他知道。

    喜欢到就连看到关于他的任何东西都会愣上半天,叶谣觉得,如果这辈子能让厉璃这样的那个人恐怕也只有他。

    “叶谣”厉璃声音沙哑的叫着叶谣的名字,厉璃连哭都哭不出来,眼泪早就已经在那时候流干,眼里干涩,流不出任何泪水。

    “小璃,总会有人明白你的好,你这么好的女孩子,会遇见比他还要好上许多的人”

    叶谣觉得厉璃啊!真的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女孩子,好到只为别人着想,连自己的性命都可以不顾。

    “小璃,当初你为什么要救我呢?”叶谣不懂,为什么厉璃愿意救他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还和白玺断绝关系。

    “因为,太像了啊!”厉璃眼里含着泪,却迟迟不肯落下来。

    太像了,可能是那眼里的倔强,可能是那眼里带着对世间的不舍。

    厉璃无可救药的爱上了那样的眼神,不管不顾的救下了叶谣。

    叶谣不知道,厉璃所说的像到底是什么,当初在二号军火库的时候。

    那时叶谣真的以为自己快死了,手枪顶着自己的脑子,可是在最关键的时候枪打在了其他地方。

    叶谣的眼皮垂了下去,昏了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厉璃的公寓里。

    身上的伤口全部被包扎好了,叶谣从被窝里伸出脚,走在冰冷的地板上。

    走下楼梯看见了坐在客厅地上独自舔舐伤口的厉璃,背上全是被惩罚过的鞭伤。

    厉璃缩成一团,像是一个被抛弃的小兽,坐在沙发旁边地上的角落里,自己给自己上着药。

    叶谣知道那样的伤口该也多疼,可是厉璃却坐在地上面无表情的给自己上药,自己独自舔舐伤口。

    叶谣不知道这样的女孩子是如何自己长大的,这个公寓大的空荡,空荡得吓人,在傍晚上,黄昏照射进来,没有温馨。

    有的只是冷寂,公寓里没有开一盏灯,厉璃被黑暗包裹,站在黑暗里,不敢走进光明。

    叶谣的心好像是突然被什么东西击打了一下,尖锐的疼痛弥漫全身。

    疼得他很想把那个坐在角落里的女生抱在怀里,好好的安慰一番。

    可是叶谣没有动,站在楼梯上看着厉璃自己把所有的伤口上好药,然后靠在沙发边上,默默的哭泣。

    叶谣听见了厉璃嘴里一直念着的那个人的名字,叶谣差点忍不住哭出来。

    这个女生啊!到底是有多坚强才能做到这样,在上药的时候一声不吭,却在念着一个人的名字的时候哭的像是一个孩子。

    像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

    这样的女生不应该是被宠在怀里的,为什么要让她一个人在角落里。

    叶谣在那一刻觉得,他想要陪在她的身边,因为她孤独得让人心疼。

    ——

    鑫辰:厉璃是一个很让人心疼的女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