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我来了
    陌离澈拉着慕奕凡的手正想去买冰糖葫芦,结果后颈一痛,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

    “只要你来我就放了他们”

    ……

    “只要你来”

    ……

    “去通知君亦擎”

    ……

    君亦擎?君亦擎是谁?为什么名字会那么熟悉。

    陌离澈可以肯定,在他二十一年的时间里,绝对没有一个人叫做君亦擎。

    陌离澈迷迷糊糊的醒来,睁开眼睛之后发现他处在一个低调奢华的房间里。

    而周围站着很多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而那天帮他买亲吻鱼项链的男人。

    白玺坐在沙发上看着被绑住手脚的陌离澈,还有在角落里的慕奕凡。

    “你抓我干什么?”陌离澈很奇怪,为什么这个男人在帮他买了亲吻鱼项链之后又把他抓起来。

    白玺看着手上的铂金戒指没有说话,不停的看着手腕上的手表,好像在等什么人的到来。

    陌离澈想要回头看身后的慕奕凡,但是却被后面的保镖挡住了视线。

    陌离澈很好奇,能让这样一个男人这样等待的人到底是谁。

    在陌离澈看来,白玺更像是一个说一不二的帝王,而且不会有任何能让人看透的表情。

    像是一座冰雕里的璞玉,用冰冷的冰块包裹住自己,不让任何人看透。

    可是能让他等待这么久的人,到底会是谁呢?

    很快陌离澈就知道了这个人到底是谁。

    陌离澈不敢相信的看着从门外走进来的女生,那个让他熟悉到不行的人。

    厉璃从门外走进来,束起来的马尾高高甩起,历宸看见厉璃的那一刻眼睛里闪着光。

    “我来了”厉璃说

    白玺自从厉璃来了之后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过她,那样的一双眼睛,里面只有一个人,只有她一个人。

    厉璃一直以为再一次看见白玺的时候,她可以心里毫无波动的面对他,可是直到见到之后才发现,根本做不到。

    她做不到见到他的时候装作无所谓,做不到看见他冰冷无情的脸庞时不伤心。

    厉璃的鼻子微酸,压制住心里的苦涩。

    “我来了,所以可以放了他了吗?”厉璃说话时轻轻扬起白皙纤细的脖子露出亲吻鱼项链。

    在朦胧的橙色灯光下亲吻鱼项链上的钻石闪着光。

    白玺的注意力全部被厉璃脖子上的亲吻鱼项链给吸引了。

    精致的锁骨中间吊着两条小小的亲吻鱼,就一如三年前那般。

    “可以”白玺挥挥手,旁边的保镖马上走上来放开陌离澈和慕奕凡。

    慕奕凡被解开手上的绳子拉下眼睛上的黑布,刺眼的灯光让慕奕凡的眼睛差点睁不开。

    等眼睛适应了这灯光之后,慕奕凡马上跑到陌离澈的身边,检查着陌离澈的身上有没有伤痕。

    “告诉君亦擎,可以不用来了”白玺淡淡的说完这句话之后,厉璃和慕奕凡转过头看着他。

    慕奕凡不敢想象假如君亦擎来了会怎么样,如果他见到了陌离澈会怎么样。

    一定会不顾一切的带走他的吧。

    但是他也会不顾一切的留下陌离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