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胃穿孔
    房间的门慢慢被关上,只留下了白玺和厉璃,厉璃看着白玺沉静的面容,为什么他什么时候都是这个样子呢?

    为什么他永远都是这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为什么他每次都可以做到像一个无事人一样出现。

    “为什么要走?”白玺下意识的问出这样一句话,问出来之后都觉得自己很搞笑。

    不是自己把她赶走的吗?现在居然来问她为什么要走。

    白玺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却让厉璃忍不住发笑。

    白玺啊!白玺,你到底知不知道我也会痛的啊!

    “白玺,白大少爷,是你要我走的,是你赶我走的”厉璃嘴角带着嘲讽的笑容。

    这样的笑容看得白玺竟然想要躲闪,他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感觉。

    厉璃一低头便看见了白玺小指上带着的尾戒,刺得厉璃眼睛生疼。

    “你是不是以为永远笑着不会哭,便觉得我不伤心,我也会痛的啊白玺”

    厉璃崩溃的喊声,白玺拉过厉璃的手,强硬的把唇印在厉璃的唇上。

    眼泪顺着厉璃的眼角流下,厉璃被迫的接受着白玺的吻,周围被曾经异常熟悉的气味包围。

    厉璃被迫的接受着白玺给的欢爱。

    ……

    君亦擎接到白玺的电话的时候还在医院。

    进医院的原因是因为胃穿孔,长期喝酒,不吃饭,并且因为长时间抽烟的原因连肺都有了很大的问题。

    电话中并没有告诉君亦擎让他来是为了什么,就算君亦擎想去也去不了。

    君亦霄在病房里寸步不离的守着君亦擎,,除了上厕所之外,不让君亦擎下床一步。

    君亦擎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脸上的棱角分明,瘦到没了肉,病态白的脸色让君亦擎多了几分虚弱,少了几分凌厉。

    和几年前的君亦擎简直就是判若两人,让人完全不敢相信这是当初的那个高高在上的君亦擎。

    陆梓翊推开病房的门,看着这两兄弟叹了一口气,苦涩一笑。

    当初他对君亦霄说,只要他能够活下来,君亦霄就答应和他在一起。

    君亦擎也确实做到了,可是和没在一起时不过就是多了一个可以和他正大光明在一起的理由而且。

    君亦霄不碰他,最多也是牵手和拥抱,绝不逾越底线,他就算主动留宿在君亦霄的公寓里,君亦霄也是让他睡床,而自己睡沙发。

    而君亦霄呢?在陌离澈死后,更加的难以接近,彻彻底底的仿佛变成了一个哑巴。

    只有君亦霄才能和他说上两句话,并且身上的病情更加严重。

    以前因为经常吸烟的原因已经造成了胃上的毛病,这三年来,君亦擎每天手不离烟和酒。

    每天晚上只能靠着安眠药来睡眠,如果不吃安眠药就只能灌醉自己。

    他们两个真的都很像,陆梓翊希望君亦霄这辈子都不要遇见能让他动心的那个人。

    否则君亦霄一定会像君亦擎一般不顾一切都要和他在一起。

    就算君亦霄不会对自己动心,那也千万不要对别人动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