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知道
    君亦擎不记得这是多少次在医院里醒来了,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的气味,君亦擎看着洁白的天花板晃了神。

    “你醒了”陆梓翊拿着病单走进来,一身白大褂衬得他越发的清瘦。

    “你说你还想不想活,胃穿孔,你到底要怎么折磨你自己才满意,幸好没有癌变”

    陆梓翊对君亦擎简直就是恨铁不成刚,为了陌离澈君亦擎已经把自己的身体折磨得够痛苦了。

    “我哥呢?”君亦擎仿佛没有听见陆梓翊的话,愣愣的看着天花板发呆。

    “找了你一晚上,我叫他去睡会儿”陆梓翊给君亦擎倒了一杯温水,现在君亦擎的胃只能好好养着。

    “还有飓风公司的人请你去赛马场谈合约”君亦擎推开陆梓翊递过来的水,淡淡点头。

    陆梓翊也只能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拿着放在床头的病单离开。

    君亦擎松开握紧拳头的手,指甲陷进他掌心上的软肉,手心上血肉模糊。

    ……

    陌离澈一大早还在床上的时候被公司通知去赛马场谈合约。

    什么总裁这么变态,要在赛马场谈合约,安安静静的坐着谈不好吗?

    陌离澈站在赛马场里,被迫换了一身骑马装,他们公司总裁美名其曰的说要让来谈合约的公司看看他们公司的实力。

    不就是赛个马吗?用得着这样,而且陌离澈不记得自己说过自己会骑马的事情。

    人事部的经理给陌离澈牵来一匹纯正的红色阿拉伯马陌离澈不禁感叹,这匹马恐怕是花了大价钱的吧!

    陌离澈接过递过来的缰绳,摸了摸马头上柔顺的毛,就像是人的头发一样。

    陌离澈对这匹马简直是爱不释手,阿拉伯马对着陌离澈哼了一声,像是懂得人性。

    而且陌离澈对着马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亲切感,仿佛一以前就认识它。

    “他叫什么名字?”陌离澈问着一旁的饲马员。

    “安离”饲养员说完之后看了一眼陌离澈的表情,没有一丝反应。

    “安离,安离”陌离澈摸着安离的毛发叫着它的名字,安离蹭了蹭陌离澈的手心,痒痒的。

    陌离澈牵起安离的缰绳,踩上脚踏,一个翻身坐上马背,姿势标准。

    脸上带着别样的光彩,眼睛里仿佛有星辰闪耀,阳光普照在陌离澈身上,精致的就像是一幅画。

    安离在陌离澈身下好像是有了活力,脚踢子不停的动着。

    陌离澈一拉缰绳,挥起马鞭子,安离撒开蹄子在赛马场跑起来。

    安离和陌离澈成为赛马场的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几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

    陌离澈带着安离跑了两圈停下,陌离澈摸着安离的头顶,露出孩子一般的笑容。

    一抬头却发现在马厩旁站在一名男人,是那天弹钢琴的男人,他眼里的悲伤亦或是惊喜更是失而复得快把陌离澈淹没。

    ——

    鑫辰:元旦快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