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96装着装着就成专业了
    ,精彩小说免费!

    “天啊!……这就是传说中闻名于世的华夏刺绣?……太漂亮了!简直就是神作!”

    范思哲的惊叹,也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在东方神羽这里的人除郑东和沈小雨外,其他人都是内行,不是说都会刺绣,因为行业的关系,他们都对刺绣有所研究。

    “没想到还能见到传说中凤尾针绣法大成境界的刺绣!太不可思议了……一玲,没想到这些年你的进步居然这么快!”

    最有发言权的孙婼首先说出了刺绣的手法和境界。

    李一玲微微一笑,保持着以往的谦虚“哪有啊!孙姨,你就别夸我了,我知道自己肚子里的那点东西。”

    抬手指着国花牡丹图的花瓣“孙姨,你看这……凤尾针遇到这种花蕊到花瓣的重叠层,还有压边收线的地方……这处花冠边沿,这些地方到现在为止,我还是做不到层次感压叠无痕衔接的程度。”

    李一玲指着自己的不足之处,一一列举,用迫切的眼神看着众人,希望有人能够指点一下自己。

    这好学的劲,真的让郑东有些汗颜,自己有着过目不忘的能力,和大姨子相比,说出去真的没脸见人了。

    “这个我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詹尼,你有什么想法?”

    孙婼把眼光看向范思哲。

    “小姑娘,你的刺绣技术已经达到无懈可击了!这么生动富有灵魂的刺绣还达不到你的满意吗?”

    范思哲很好奇,这样看上去就像进去牡丹园的刺绣,为什么会不满意呢?

    他本人就是个对任何事物都非常挑剔的人,这种就像是活物般的刺绣他确实很难找出不足的地方。

    “不是我不满意自己的刺绣,因为咱们有比我更不满意的人。”

    李一玲半开玩笑的看了郑东一眼,她也确实被郑东挑剔怕了。

    当初自己秀的所有人都夸赞的时候,每次到郑东那里都会找出很多毛病出来,这也形成了李一玲无论秀到什么程度,都觉得还不够好的性格。

    “噢!…娘家侄子!你有什么看法吗?”

    和郑东混熟了,范思哲居然还是个很幽默风趣的一个人。

    “一玲姐说的确实就是不足的地方!”郑东硬着头皮说道。

    我自己又不会刺绣,那知道达到凤尾针大成的境界后的问题?

    如果自己会,并且达到宗师级,或许还能提出点建议,这让我上哪去找建议去啊?

    不过被李一玲那样说,也只好出来装两句了,既然你自己提出了那些不足的地方,那我就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改进的,

    不会秀,有了提示,我还不会看吗?

    来到牡丹图跟前,接着明亮的灯光,仔细观察起来。

    背着手,歪着头,两眼瞪着李一玲说的地方,整的跟真是个刺绣大师一样。

    不得不说,李一玲的刺绣技术真的是有了翻天覆地的提升,郑东以前的时候,瞄上两眼就能找出一些看上去有些别扭的地方,可现在李一玲的刺绣,真的是活灵活现的真物般,

    她自己都说出来不足的地方了,以郑东这辈子对事物追求完美的程度,居然看了好一会了,愣是没看出来!

    就在郑东觉得腰都弯的有些疼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一个现象,就是李一玲说的那几处地方的用针,都比别的地方的针码要大上一点,然后利用针码错接的地方来过度颜色的层次问题!

    “嗯?……”

    发现不一样的地方后,郑东再次的仔细观察起来。

    “每次颜色层次过度的时候,你都是以内而外的走针……

    走完大针码后,就立刻把针码收回了之前的状态……

    这样就……

    形成了斜针错码的时候,会出现下一轮……短长针交接出现的破坏凤尾针讲究的斜针错接,短针相等的规律,所以看上去有些不明显的生硬感!

    这就形成了咋一看似乎没什么问题,毕竟是秀在布上的一幅图画,可是若仔细看,就会发现颜色过度地方错针层次线有些生硬感………如果……你把长短错层衔接处加宽到三错针,并且缩针的时候一针比一针小的话……

    这种情况就不会出现了!

    ………??”

    一边说着,一边分析,一边推理,一边求证。

    刚对自己的求证很有可行性的时候,一抬头!

    所有人就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自己。

    “你们这是要干嘛?”

    “你看看这是什么?”二姑郑莲扒开当在另一张桌子前的沈小雨和范思哲。

    “我来个去的!”

    一副和李一玲相同的牡丹图跃然于眼前。

    给郑东的感觉确实猛一看和李一玲秀的不分上下,可走近一看!

    “这才是真正的国宝级的牡丹图!”

    太完美了!

    刚才郑东自己说的那种改进的方法,这张牡丹图不但做了,还比郑东说推理出的改进更完美,更无懈可击!

    你根本就找不到那怕一点瑕疵!

    “这是我师傅蓝婆在我回来前增给我的,她说该教的基本功都教给我了,如果能够自己悟透这张牡丹图的真髓,我就真的达到大成境界,甚至是蓝婆那种大师级了!”

    李一玲恭敬,小心的把蓝婆的那张牡丹图卷起来收好。

    来到郑东身前,双手递到郑东面前:“你知道吗?蓝婆曾说过,如果我自己没悟透,如果有可以帮我悟透,或者是点播我让我达到了大师级的刺绣大师,就把她的秀绝图赠给他!”

    “这图是你师傅的,你还是自己留着吧!”郑东没有接,这幅国宝级的刺绣牡丹图,如果在等几年,说不定能拍卖出个好价钱。就是不卖,也是件不可多得的收藏品。

    “什么叫绣绝图?”

    郑东被李一玲说的绣绝图提起了兴趣。

    “这是你应得的,还是你收起来吧!我已经不需要了。”

    李一玲笑了笑,只是笑容有些苦涩和无奈,还有些不甘心。

    看到郑东一直不接师傅的封门绣绝图,就转身放在了桌子上。

    “在我回来之前,我师傅已经去世了,是喝药自杀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