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97当间谍的老爸
    “自杀了?为什么?”

    郑东之前记得电话联系的时候,李一玲曾说过她师傅的身体很好的,怎么会突然想不开呢?

    “在她们那里刺绣界有个规矩,只要推出后就不准在收徒或者在刺绣,如果再次刺绣的话,也就只能完成一副作品,这部作品的名字就叫绣绝图!完成这部作品后,就要和整个刺绣告别,虽然不至于自杀,也等于和刺绣绝缘了!”

    说道这里,李一玲悲伤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吸了一下酸的难受的鼻子继续说道:“师傅不但在见到我之前绣好了她的绝图,还明确的退出刺绣界,她收我为徒后,被一些人逼迫,后来顶着所有压力把本领传给了我,在最后我和她一个对头的徒弟比试的时候,自杀了!”

    郑东听完李一玲的解释,唏嘘不已。

    有时候真的不懂那些老一辈人对艺术是怎样的一种追求。

    走过去,拿起桌子上李一玲师傅蓝婆的绣绝图,觉得沉甸甸的。

    “我决定等一段时间组建一个民间艺术展览协会,让那些真正的艺术匠师们的作品公布于世,让全国甚至全世界都记住他们,让华夏的艺术精粹真正的展现在世界上!让人们瞻仰!”

    “这个办法好!一来可以让华夏的民间艺术文化得以很好的传承延续,二来也可以让那些有钱人买回去收藏,这样就可以让更多的艺术爱好者可以更好的发展下去!”

    沈小雨第一个出生支持。

    “那就这么定了,你来做这事的策划人怎么样?”

    “怎么什么都是我?你做什么?…整天就知道做甩手掌柜的!”沈小雨对郑东的一贯作风表示布满。

    “我出资一千万给协会在魔都建栋楼,让你有地方为华夏的民间艺术做些贡献!到时候开个新闻发布会,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在邀请一些富豪们参加,没有他们的资助,很难延续下去的……”

    “每次提到你不干活就这样,悲天伶人的像个大圣人!…好了这事我就直接做主了,以后这个华夏艺术展览协会就是我的了!”

    “怎么可以?我花了钱还不让我做个协会主席什么的啊?”

    沈小雨笑了。

    “只给你个副的,正的我已经有人选了!”

    “那好吧!”郑东耷拉着脑袋。

    京都之行已经迫在眉睫,电话已经催了几次了,说是美国来的人已经全部到位,就等郑东去做监制了。

    没办法,只好把城建民间艺术协会大楼的事交给自己在魔都的房地产开发公司了。

    说来也巧,郑东老爸郑金宁居然也在魔都。

    爷俩见面后才知道,老妈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给老爸下了一道命令,让他从魔都开始查,看看自己的神童儿子这些年到底都捣腾了些什么。

    在老家,从第一次县里去人请他们出席一些活动的开幕仪式后才知道,自己的儿子人虽然在京都上学,却还有时间捣腾不少大事件。

    县里有8-90%的活动,开发项目,都是儿子以自己两口子的名义干的。

    让他们高兴的同时,也非常担心。

    王筠妮的第一想法就是,儿子要花多少钱才能把自己县城搞成这么大动静?

    再后来,市里也有人专门来请,更有一些大项目居然只有郑金宁签名后才可以实施!

    两口子终于不淡定了。

    之前家里,县城里,搞的就已经让两口子又忙又开心,又担心了,现在还在市里也搞的这么大!

    “这孩子到底要干什么?以前过年的时候不论长短,也都会回来几天,这两年居然过年都见不着人了!”

    后来在刘莹莹被录取少年大学后,又加上刚好谭耀华来送一个老道士,王筠妮就带着非要跟着去的二儿子郑二东和不让去就哭的刘莹莹娘三跟着谭耀华去了深市。

    这就是前一段时间为什么郑东妈会突然到深市的原因。

    这一次回去后,更离谱。

    如果不是郑东突然想要为华夏的民间艺术做些事,还真不知道老妈把老爸当间谍给派了出来。

    “我听有人说,就跟你干活的人咱们县里就有好几万?那些人都被你安排在哪?我都去看看!”

    老爸的脸色有些难看。

    “你这不是找到地方了吗?”

    “你就让老家的人跟你干这些白天没白天黑夜没黑夜的活?”

    郑东被老爸突然的愤怒给搞迷糊了,我怎么了我?

    “怪不得在老家听到不少人说我是黑七皮!”郑金宁气的有种拍桌子的冲动。“有些话你妈还不知道呢,如果你妈知道了,估计绑也会把你给绑回老家给父老乡亲们一个交代的!”

    这话里有问题啊,不然怎么会要把自己绑回去?还要给父老乡亲们一个交代?

    自己让一些没技术,没文化的人出来谋生,给他们最有保障的活,怎么还要给他们一个交代?

    郑东自问并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人的事,更不会做对不起自己老家人的事,从他刚赚到钱就投资老家的开发,并没有等衣锦回乡才这么做,从这件事情上就可以看出,他对自己的家乡还是特别关注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按说我给他活干,让他们有钱养家,并报销来干满年工人家一个孩子的学费,这难道还得罪他们了吗?”

    虽然知道里面可能有什么事,郑东还是想不通,自己都给了他们那么优越的条件,居然还骂老爸是黑七皮?

    自己上辈子是94年出外打工的,那个时候先不说一天建筑工地的小工一天才十来块钱的工资,就算是只有一半,只要能保证最后结账拿回家就已经是不错了,当时包活的工头拿钱跑路的海了去了。

    这辈子自己有这个能力了,怎么可能让跟自己干活的人也有同样的遭遇?

    刚开第一家开发公司的时候,郑东就有明确的规定,只要发现一个漏发,错发,或者是不发给民工工资的人或者是公司,自己决定会把他送进监狱的。

    有了这些,郑东不信有人敢不按照自己的规定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