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28室友馒头
    “叫…你…师叔?”少年把嘴都快撇到耳朵上了。

    “唉!我说,你这小屁孩到是停会装啊?你多大?让我叫你师叔!……嘿嘿,让我叫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能把三字经从头到尾给我背出来,以后我就叫你师叔!”

    “咯咯咯…张政正,这下你就等着叫吧!”一听张政正让郑东背三字经,陶陶陶就笑了。

    “你知道他是什么身份吗?少年班的特招生!钢琴十级!你说他能不能把三字经给背下来?”

    “他就是那个这届新生中的特招生?!”张政正嘴巴张的能塞个鸡蛋。

    “写的诗呢?让我看看。”郑东从张政正手里拿过那张纸“果然是情诗!”

    “陶陶,看来这小子是喜欢你了!我说你们才多大?这么早谈恋爱好吗?”

    “我们可都是大学生了!为啥不能谈恋爱?别的大学生不都能谈恋爱吗!”张政正一听郑东的话不乐意了。

    没想到陶陶陶和张政正居然也是少年大学的学生。

    怪不得自己三人在这里打闹路过的人远远的指指点点。

    上辈子看过《少年班》,郑东知道,少年大学的学生对于那些适龄生来说就是排在“怪物”行列的人,被人指点议论是很正常不过的。

    三人说说笑笑的来到少年班报名处,科技大学少年大学报道处。

    经过一路上的了解,这个张政正和陶陶陶两人是年前上一届的新生,本届新生本应该是秋季开学的,自己这一届算是特别招生的,这也是为什么会有一年级的小学生也被纳入招生对象的原因。

    报名处的接待老师对郑东显得特别热情,很快就把入学手续给办好了。

    郑东看着资料,心里真的是很激动兴奋,待遇好的没话说,并不像《少年班》电影里那样,几个人一个宿舍,而是两人一个套间。吃喝什么的一切全免费,可以说你只管学好知识就可以了,别的什么都不用自己操心。

    报完名,就是去看宿舍,食堂,然后就是被陶陶陶带着在学校里好好的转悠转悠,更多的了解一下这个要待四年的地方,确切的说是郑东要待四年半的地方。

    由于食堂离报名处比较近,就先看的食堂,食堂和别的大学生同在一个地方,只是打的饭要比普通大学生多了一个荤菜,这也算是特别对待了,这也是一种荣誉。

    从食堂出来右拐100多米就是少年大学的宿舍楼了,一个总共四层,每层二十多个宿舍楼,也就说科技大学少年大学的学生满共也就百十来号人,这还是已经开始了几年后的今天,估计刚开始的时候也就一个班或者多一点吧!

    也是,十来岁就能够上大学的天才相对来说还属稀有动物的!

    203,是郑东的宿舍。

    来到门前敲了敲门。

    “……”开门的是个十一二岁的看上去有些木纳的黑瘦少年,个头也跟郑东差不多高,这年龄和身高显得有些营养不良。

    开门后,看了一眼郑东身后的陶陶陶,又看了一眼郑东,没说话,转身回到屋里坐在外间的一个靠墙角的书桌旁拿起书看了起来。

    书是初三下册的物理。

    “我是你的室友郑东!”

    郑东走了过去,伸出自己白皙肥嫩的小手,经过这段时间营养丰富,郑东看起来真的是个肉乎乎的瓷娃娃,笑起来特别可爱。

    “馒头!”

    少年礼貌的站起来和郑东握了握手,他的手很有力,起码比郑东有力的多。

    “你饿了吗?走我带了去吃东西!”郑东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室友,这名字真逗!

    “我……姓池,叫馒头。”

    池馒头的脸都发紫了。

    主要是他太黑,有些害羞而脸红。

    “咯咯咯……咯咯……”

    陶陶陶笑的差点岔气。

    “陶陶陶!再笑小心我罚你给我们宿舍打扫卫生!”

    “套套套?”池馒头被陶陶陶笑的脸更紫了,听到郑东重语气的呵诉,脸上闪过一丝喜色,像是找到了同类。

    “你好!我姓陶,陶浩然的陶,陶陶也是这俩字。咱们三个的名字都够特别的,你叫吃馒头,他……我师叔叫正东!…咯咯咯……”

    “嘿嘿嘿……”

    笑起来池馒头的牙齿很白,眼睛很小。

    “馒头,你几岁?我八岁!”

    “我十……十一岁四个月零九天,我…有三个姐姐两个弟弟我……家是川省的……我家十六口……”

    “呵呵……”

    “咯咯……咯咯…”

    “好了,我又不是查户口的,也不管计划生育,今天下午有事吗?要不出去耍一哈子?”

    郑东觉得自己的小肚皮有些抽筋了,在让馒头说下去指不定自己还能好好的站着说话,看已经捂着肚子蹲在地上的陶陶陶就知道了,郑东真怕自己也被笑趴下。

    “丽老达噎死川生滴赛?”

    池馒头脸上露出惊喜,有些若狂趋势。

    “不是,南省,蔡县的!也是农村,我有…认识你们川省的,所以会说一点。你下午如果没事的话,咱们出去耍一哈子?”郑东突然觉得自己有个这样的室友也不错,至少每天会过的很开心。

    “噢……,我还要在复习一下功课,听说开学后还有一次摸底考试,如果得第一名的话,可以奖励十块钱的,我就可以寄回家了!”

    可能是看郑东也是农村来的,所以说话没有了开始的那种出身上的自卑。

    “你家里很需要钱吗?”

    郑东表现出足够认真的表情。

    “来的时候我妈就病了……我奶奶也病着……”池馒头提起家里脸上带着苦涩,这表情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一个这么大的孩子脸上。

    难道所有的天才都这么成熟吗?陶陶陶是,在食堂里分开的张政正是,池馒头也是,自己……

    “馒头,不要担心,馒头会有的,豆浆也会有的!”

    “嘿……嘿嘿……”

    池馒头笑起来,牙真的很白,眼也真的很小……

    “师叔,你……”陶陶陶听到馒头家里的情况,也觉得有些难过。

    “你别管了,我会安排的!走!带着馒头去吃饭!”

    听到池馒头咕咕叫的肚子,郑东决定在吃一顿,只是自己说完就觉得有些别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