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01这是85年!
    繁华…落尽,精彩纷呈的物欲生活带来的巨大压力,犹如雨水落下的水泡,瞬间破灭……

    这一切和郑东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

    是高兴……

    还是解脱……

    亦或者是悲伤!

    不管是什么样的生活,不管是什么样的未来和过去……

    人死如灯灭……

    对于郑东来说,在他失去意识的那一刻,一切都算随风而逝了吧!……????不是吗?

    是啊!

    再多的不干,再多的不舍,再多的愤怒和喜悦,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

    作为一个小学四年级就说出以后要拥有50万的人来说,活到中年还没有达成愿望,还真的是……死了…就算了……

    不算,又能怎么着?

    郑东身体说不上强壮,但也不是弱不经风,平时农活什么的也凑合着能干,不论快慢,总不至于扔在地里,家人和村里的父老乡亲都知道,也都没少说“小东这辈子就不是种地的命!”

    这句话在农村有两种含义,一是:你可是种地的出身,不会种地算怎么回事?

    二是:你这是小姐的身子丫鬟的命,连地里的活都不会干,这以后你还能干什么?

    郑东的死,说实话真的别具一格,在别人眼里是没病没灾的,过于疯狂死的,傻死的……

    为什么会这么死,这得说郑东对自己的上半生有太多的遗憾,在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和自己堕落后为家人和自己雪上加霜,导致了他有种重活一会的强烈想法。

    小说里不是有那么多人都穿越过去和其它平行世界,重新活出精彩一生的吗?

    在网上收索,看怎么穿越,寻人打听那里有卖后悔药,这是郑东突然有这个想法后,付出疯狂的举动。

    “哎!……就是再不好,再不争气,……也比疯子强啊!”

    这是村里人在郑东死前最多的评价………

    经过三个月近乎疯癫的寻找,还真的在龙虎山附近找到了个卖万能药的邋遢道士“这药不卖的,只送需要的人……那种特别想重新开始新的一生的人……就是不怕死的人……你确定你是这样的人?”

    道士蓬乱的头发把整个脸都掩盖了,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是从声音种听出有些兴奋。

    他……顶着所有白眼和质疑,用了近五十年,才收集够810种材料炼制出来的万能药,刚炼成下山,就碰到郑东……“这难道是天意?”

    看到郑东毫不犹豫的点头,邋遢道士真的很兴奋,别人都说自己是疯子,那就拿他实验一下,让你们看看我是疯子还是天才,那谁不是说:天才和疯子只有一线之隔吗?

    …………药很平和,回到家吃下去的郑东,没有感到一点不适,就这样慢慢的睡着……不应该说是睡着,因为在失去意识前,郑东一点也不困,就像是被什么把自己的思想和灵魂给一下两下三下就吞噬了,就这么的没了……没有了意识没有了思想……

    “老道士…!你不会是坑我的吧?……”

    人家不是穿越到过去的时候,不都是有感觉,有想法,或者是灵魂能够看到自己的身体和周围的吗?

    ………果然………

    ……被坑了………………

    浪浪的读书声充满着朝气蓬勃,教室里还带有奶音的童音,显得特别有活力。

    教室外的花园边,郑东一脸懵逼相,双眼没有焦距的看着教室门的方向。

    任集小学一年级!

    郑东清楚的记得,自己小学一年级就是这里,就是这个样子,讲台上的老师更是同村的郑老师,下面坐着的那些嘴巴一张一合的可爱同学,更是记忆深处的那些带着纯真的人,那些发小,同学,同村,同龄……高龄……

    七岁,小学一年级,对于1985年来说,已经晚了一年,一般家庭条件好点的,七岁已经是二年级的小学生了,也有一些高龄同学,一般的是那种在国家大力号召九年义务教育后,才后知后觉让孩子开始上学的同学………

    这个场景,这个时间,在梦里无数次出现,从来没有这么清晰真实过………

    “老道士没有坑我?……还是自己真的死了以后的痴念才会这么清晰真实?…………”

    郑东狠狠的掐了一下大腿…

    “咝………”

    还真特么疼,确定……不是做梦!

    看了看头顶光芒万丈的太阳,抬起右手,白嫩细小的小手,纤纹必现,清晰的能数出几条手纹……这一切这么真实!

    难道真的是1985………

    郑东黑亮的双眼皮大眼睛里露出精光………

    等下课在找人试试………

    11:45,上午的课时完成了,品德老师姜老头,这个曾被同学在作文里写成北方的头,南方的脸的老师慈祥而可爱的来到花园边的铃树旁……

    “铛铛……铛铛……”

    二连声的下课铃连响三遍……

    “铛铛铛铛……铛铛铛铛……”

    四连声的放学铃紧跟着响起……

    “噢噢……”

    “啊啊……呀呀……”

    一张张高兴,兴奋的可爱笑脸,从各个教室里蜂拥蹿了出来………

    紧接着打闹,嬉笑怒骂,给静了45分钟的校园里注入了蓬勃活力………

    “小东,接着……”

    同桌郑小华把帆布书包,大老远的扔了过来。

    郑东赶紧接住,他清楚的记得,妈妈为了给自己做这个新书包,借了两次钱买来老绿色帆布,熬到半夜才做好的,可不能像上辈子那样不珍惜,一学期没上完就破的不成样子,每次老妈缝补时那一脸的心疼样,突然很清晰的央在脑海里……

    第一学期已经上了一半了,天气已经开始变冷,因发呆罚站了一节课的郑东,由于穿的薄,白嫩的小圆脸和可爱的鼻子冻的红扑扑的。

    “回家我不会说的……”

    郑小华歪着头看着郑东,满脸的认真保证。

    “不说什么?…”

    把书包珍惜的背好,规规矩矩的斜挎在右侧,又轻轻的拍了拍。

    “不对你妈说你被罚站呀!……你咋……?”

    郑小华有些弄不明白了,平时比自己还大咧的郑东怎么好像那里突然有些不一样了……

    “不用……说了也没事……”

    郑东往前走了两步,像是后悔了没有让郑亮亮还是不要说了的好了,又退了回来。

    “我不说,你放心!要不拉勾……唉呀!你掐我!……我要对你妈说,你被老师罚站了,还是你不好好听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