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39劳保服的开始
    ………第一次发钱,有人欢喜有人愁。

    “今天第一次发钱,但不是最后一次,以后我会让你们不会在为了赚不到钱而担忧……今天我的要求也说了,如果还没有按照我的要求做,等我检查出来后就不要再来了!”

    说完后从书包里掏出一个小本子:“郑林业,这次的活总成绩平为优,奖励三块!刘婶…良级,奖励一块!………”

    狠怼了一顿在村里出了名难缠的郏榕榕后,其他人老实了,不得不说郑东这次的杀鸡儆猴用的很不错,在这个时期的农村谁见过这阵仗啊!所以起到的效果特别明显。

    ………按照优良分配好这次的工作量,又鼓励一下,众人抱着高涨的情绪纷纷攘攘的走了,这次赚到钱的人们心里对郑东都感激不尽,都在心里想着下次被奖励的人希望落在自己头上,那样下次分活的时候就可以多分了,赚钱也就更多了………

    今天是星期天,小叔郑伟也在家,郑东发钱的时候他没有想其他小孩一样来凑热闹,而是自己一个人躲在别的屋里写作业,等郑东走进一看“呵!”

    也借了二年级的课本自己自学呢!这不得不说近目者赤近墨者黑这句话说的真格的实在,这段时间在三爷和自己的要求下,小叔一直都跟自己在一起学习,自己这段时间都在看四五年级的课本,没想到他也开始了。

    那……要不就好好的给他讲一些先进点的东西?

    ………郑东骑着昨天在城里花60多块刚买的28大链盒自行车,心里盘算着怎么把小叔培训起来往镇集上赶去。

    ………“你咋才来,家里的母鸡你看了没有,别自己跳出来了?”

    刚到集上的大姨王筠蒽家,老妈已经等的有些着急了,要说现在就是那些鸡蛋都孵不出小鸡,家里也能陪的起了,可王筠妮就是这样一个人,说了的事就不会忘。

    “没……大姨呢?”郑东没见到大姨王筠蒽在家,自己三岁后就一直在大姨和姥姥家来回轮着住,直到五岁多快六岁才回家,那段时间刚好是有二东的时候,家里困难,父母还要生产队上工,所以不得不把郑东寄宿在亲戚家里。

    大姨王筠蒽在郑东穿回来之前就已经去世了,郑东在她家的那段时间王筠蒽对他照顾的无微不至,犹如己出。这辈子自己既然有这能力,不帮她自己都觉得没良心。

    “你大姨去找你孙姨了,也快回来了……回来了!”

    娘俩正说着,大姨就带着一个和她差不多大年纪的人出现在胡同口,孙姨穿着合身,打扮的很干净利落,短发拢在耳后,上身穿粉色碎花夹袄,下身黑裤子黑鞋,皮肤也很白净,这个打扮对于现在的农村来说还是有些“洋气”的,现在老妈还穿着破旧的灰色夹袄,大姨也是,这时候家里人大都是这个装扮,所以,孙姨给郑东的感觉比老妈看起来还年轻。

    孙姨的衣服都是她自己做的,之前她家是被划右派的,现在能过的这么好,全赖她的一手裁剪手艺,她手艺可是这方圆最好的,据传不用量只用看就能给你做出一身合体的衣服,这都称得上绝活了,也是郑东找她的原因。

    经过一番介绍,郑东才知道她叫孙婼,还别说跟自己家还真的是亲戚,孙婼是老妈堂舅舅家的女儿,也叫表姐妹,孙婼比老妈大一岁。

    “…你……你说的是真的?”孙姨孙婼是个比较内向的人,跟郑东一个小孩说话都不敢大声,语气中带着胆怯。

    郑东知道,这就是划分成右派后造成的影响。

    “婼姨,咱们是亲戚,我虽然还小……我大姨给你说了我的事了吧!你的手艺这么好缺赚不到钱,我刚好要找裁剪师傅,所以……有钱我觉得想让自家人多赚点……”

    这样说郑东是想拉近距离,好展开以后的事。

    “…嗯……你让我做啥我做啥!钱……有就给点……没…就不要了……”孙婼有些懦弱的捋了捋鬓角的头发:“筠妮…我听大姐说东西都带来了,咱们先看看吧!”

    一提到自己的专业,好像说话也利落了不少,从这些郑东心里对孙婼的手艺信心又增加了不少。

    人就这样,即使胆小懦弱的人,你让她做自己最拿手的活,她立马就会胆大起来,这就是个人的资本带来的自信。

    …………“嚯!……传信还真的是真的!”

    从9点半到12点半,不到4个小时,就拿郑东买回来的老蓝帆布按照郑东的设计给大姨做了一件上衣,还是那种不用量的,大姨穿上真的跟量身定做的一般合身,这让郑东心里的那块石头终于落地了。

    “婼姨,你看这里,上衣口袋盖下次做的时候这样做……,男式领子里面用这个橘黄色布,还有口袋也要用橘黄布镶边,还有这里………”

    连中午饭都没吃,一直说到下午两点多,才把自己的按照上辈子见到的工作服的样子,再加上这个时候的元素,柔和而成的衣服交代明白,这时候这样类似的衣服一般卖15块钱左右,郑东有信心以自己的规划最少要卖到20以上,这就是穿越者的福利。

    饭,是郑东强烈要求在集上买肉回来大姨做的。

    “大姨,我妈没时间来,以后你就照看着,什么东西不够了你就去我家拿,另外你去我姥家把四姨接来跟婼姨学做,三姨等她以后再来吧!先找个四五个人,以后需要的话在多找,这三台缝纫机就放你家西间吧,就在这里做,以后赚钱了在盖几间房子专门做衣服……”

    吃完饭,等郑东交代清楚后,夕阳余晖已经很淡了,在大姨和孙婼姨两人的震惊和不舍下,娘俩踏上回家的路………

    “……你……你这样做不嫌难看!”

    郑东爷爷郑树业看着郏榕榕气的脸都有些变形了。

    “难看?…他就不嫌难看了?别人家都能赚的钱为啥我兄弟就不能赚?…哼!…一个小混蛋就敢算计我,骑到我郏榕榕的脖子上拉屎!……我就要回来了咋滴吧!他不让我兄弟赚钱,让你赚了吗?那些活嫌我兄弟做的不好,你也做的不好吗?…我看,他眼角里就没你这个爷爷!我这就去大街上吆喝他去!我看他能把我怎么滴!”

    郑东娘俩还没到家,就听见东院里大声的吵闹声,东院的胡同口站了好多人在看热闹,也都低声的议论纷纷。

    “她还真有脸?……她兄弟扎的拖把我也看见了,那能卖钱?”

    ……“要我说这也不能怪郏榕榕,房子都不要一分钱给了两间,还不让她娘家人干活,要我我也会要回来,凭啥白得人家两间房子?这孩子的心还真的会想!”

    ………村里人说什么的都有,说郑东坏话的郑东也知道为啥,他没心情跟她们计较这些,公道自在人心,等以后所有人都会明白的,自己犯不着现在去解释什么。

    …“叮铃铃……叮铃铃…”

    听到有自行车铃响,看热闹的人都转过头来。

    “呀!…咯咯…小东回来啦!还没吃饭吧?我家刚做好,还是熬的红薯稀饭,走!…到婶子家吃去,这都这时候了,你妈还没回来……”

    说话的叫莲子,按村里的辈分郑东该叫婶子的,是同村郑榴的老婆。

    “…切!才渐渐(刚才)还说小东会想呢!这一转眼就这样巴结人家,这脸啊……啧啧…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