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53老欧套
    郑东并没有说谎,这段时间虽然很忙,但只要有时间就会坚持学习,就拿这次去驻马市,他都是带着老师给自己准备的质料和老校长的心得笔记仔细的研读。

    “嗯,就好…就好……快进去吧,马上就要上课了。”

    ……“这次他一定没有我考的多!…你们谁敢打赌?”

    一进班就听见任小高有些嚣张的声音。

    郑东笑了,这还真是几天不打上房揭瓦啊!

    “你耍赖皮!…上次我知道咋回事了,是你哥帮你改的卷子,他会给你改的比俺少吗?”

    郑伟这次的勇气不小,知道反击了,看来自己的开导起到作用了,只是怎么才几天又是满嘴的土话了?

    “俺哪有?…”

    任小高立马瞪着眼看着小叔,那样子带着威胁。

    “你…你就有!…王老师看见你哥翻窗户进办公室了!”

    郑伟也鼓起勇气站了起来,小脸上带着受委屈后的怒容。

    “好!小叔,明天就给你买个和我一样的文具盒!”

    郑东赶紧给小叔打气,这是个好现象,想要以后让他有所作为,就要不能那么懦弱。

    “你要比谁考的多?…是我还是我小叔?”

    郑东笑眯眯的来到两人跟前,这家伙还是跟上辈子差不多,一如既往的嚣张嘚瑟。

    “…没…俺…俺说着玩的,俺回家……俺娘给俺蒸新白面馍了……”

    说完连课都不上了,瘪着嘴,拿着书包就跑出了教室。

    “………”

    这家伙也进步了吗,这次居然没哭着回家找妈!

    “哈哈哈……”

    教室里的小同学都笑的前仰后合的,班里也就郑东能够降得住任小高,就郑伟别看比他学习还好都不行。

    别看郑东这段时间没怎么在学校呆,可他的影响确是实实在在的,这个影响不但是对自己的班里,其他班甚至整个任集小学每天都充满了浓浓的学习氛围,这搁以前学校的各个班级的老师都没敢想的事。

    校园里上课预备铃只要一响,外面就一个人也没了。

    ……“今天咱们第一节课上品德课!”

    上课铃响过一会后,那个被某个学生写作文写成,北方的头南方的脸的王老师走进了教室里。

    王老师王伟严,五十多近六十岁,梳着大背头,四方脸,本该看上去严肃类型的搭配,却每天带着慈祥的微笑,让人觉得可亲又可爱。

    “今天咱们要讲的是五讲四美,德孝礼仪……”

    这次学校被评为重点小学,学校里大部分有些资历的老师都在忙着转正的事,就只有王老师还是那样,每天按点打铃,不论刮风下雨从来都没晚过,也不会早。

    每次天气突变,一二年级的小学生都是他的照看对象,碰到暴雨这样恶劣天,他都会护着没大人接的孩子给送回家。

    上辈子郑东上初中后好像王伟严就退休了,听说是他自愿提出的,这让学校里一些人替他难过了好一阵子。

    不行,这辈子一定帮帮他,上辈子由于家里穷,老爸经常不在家,老妈又要照看弟弟又要忙地里的农活,自己没少被王老师照顾,这辈子自己有了些影响力,说什么也要尽量帮他一下!

    …………

    “这次上面一共就六个名额,你们这样争来争去的,我也不好办了,要不你们自己去乡里投报算了!”

    任集军也是被逼的没办法了,这几天学校里都乱成一锅粥了,都想转正,转正后工资待遇什么的都要比现在强多了,那个不想?可六个名额,郑云祥肯定算一个,剩下五个名额九个老师分,没打起来就已经算是不错了。

    80年代的农村小学,基本上都是民办教师,这跟区域有关,当时提倡教育时,哪有那么多大学生呀!这个时候恢复高考也才没多久,又地处农村,所以大都是各个地方自己组织想办法解决的,不过民办教师也有工资的,没分生产队的时候是给工分,后来就发工资了。

    ……“校长好!老师们好!”

    郑东在门外听了教务处里面热闹的情况,就走了进去。

    “啊,小东来了!”

    “吆,小神童有啥事?…不会是也来凑热闹的吧?”

    四年级的数学老师任贵,正在跟几个老师挣的面红耳赤,发现郑东进来,有些生气了,我们老师在开会你不知道吗?而且还是关于自己下半辈子的大事,你一个孩子这个时候来,这不找不痛快吗?

    “对啊!…本来徐乡长和陈丙老校长就说过我有一个名额可以推举的,我怎么能不凑这个热闹呢?”

    郑东心里鄙视了一番这个教的不好还一天装的跟个家的任贵,你自己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吗?学校里一共也就三四个老师教学水平高,素质责任心也都很不错的,但基本就没见人家说什么,越是教的不好的越挣的欢实,这让郑东想不鄙视这些人都说不过去。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就算你有一票咋啦?这个学校这么多老师还能让你一个孩子说了算吗?”

    任贵这人本来就好面子,在全校老师的面前被一个小孩给呛了,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就算你是个神童,这学校里民办老师转正这么大的事,也是你能参与的吗?

    还真的以为你是神童,就什么事都能参一手了?不知天高地厚!

    “是我不能说了都算,但是我这一票投给你了……”

    郑东笑眯眯的看着任贵脸色有红转成更红又把眼睛睁的大大的,心里也开始笑了……

    “真的?…你没有骗我?”

    “…嗯!…我从来都不骗人的!”

    郑东认真的点了点头:“你愿意吗?”

    “愿意愿意!…哈哈…我怎么会不愿意呢?…哈哈…你们都听到了吧?…好了,剩下的你们看着办吧!…我就不参与了…呵呵…”

    几个老师看着任贵笑的样子,有人都想上去给他俩嘴巴子!

    唉……自己咋就没这样说下这个神童呢?…还是个小孩呀!就这么几句话就给吓着了……

    任集军和郑云祥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郑东,这孩子不是个办事这么不靠谱的人呀?这……咋一转眼就变的让人不敢相信了呢?

    “那好吧…校长,既然任老师都同意了……那就把我的那票最差老师票投给任贵老师吧!你们到时候报上去就可以了,另外我再推荐一位老师,我们的品德老师王伟严,王老师应该能占一个名额的!”

    说完郑东就走了,可你走了我们怎么玩?任贵这家伙还不闹翻天啊!

    就在全校老师都还在回味郑东话的意思时,任贵突然跳了起来…

    “你个小兔崽子……啊啊啊啊……”

    扑通…!

    “快!…快快!…送镇上去……”

    ………“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拿了我的给我还回来……”

    郑东听到任贵居然晕了过去,心里乐的嘿嘿直笑,这家伙上辈子就没有转正,这辈子也别想了。

    任贵,要说郑东上辈子小时候最恨谁,他绝对在黑名单里,农村的计划生育大家应该不陌生,郑东村里最厉害的时候就在86年以后,那个时候由于农村人的思想比较传统,那家不见男孩都是不撒鹰的,所以那个时候农村抓这一项抓的特别厉害,任贵在学校里混的本就不好,又没有这辈子的重点小学这些,所以为了上面的那些举报一个人二十块钱的奖励,他没少在背地里干这事,后来他居然伤心病狂的举报向郑东家这样双儿子的户,郑东的父母当然也在里面,理由是你虽然已经生过了,但你家是两个男孩,你不交罚款谁交?他还给这一项起了个名字叫“双儿费”!

    就因为这个,郑东的包子老爸郑金宁被讹诈了近三千元,这让本就因盖完房后穷的叮当响的家里,更是火上浇油,这也造成了郑东家两年没有翻过身。

    ………放学回到家,家里热闹的乱哄哄的。

    “老欧套,你这是被那个神仙上身了,小东可是咱们村的土生土长的人,还是咱们这方圆几十里的神童,你这样在这里上身…?”

    “就是啊,小东那孩子可是咱们村的功臣呀!要不是他,俺儿子连老婆都讨不到!”

    “谁说不是呢!俺闺女如果不是小东把咱村弄的这么好,那能找这么好好女婿!”

    村里人在新房外围成了一圈,老欧套一个人披着黑床单,面前不知谁帮他摆了张桌子,桌子上一个大香炉,里面的香熊熊燃烧,烟雾弥漫。

    “我…呃…呃是西海母,这里是我的一处别院之地,你们大胆凡人居然敢在我的地盘撒野,还不快快撤出去!……呃呃呃呃…”

    说完猛地站了起来,一阵就像被电打般,在那抽风,把黑床单耍的呼呼生风。

    “这就是跳大神?”

    郑东还真的没有亲眼目睹过这样的事,站在那里看的津津有味………

    “噗……”

    “轰……”

    老欧套突然对着香火喷出一口水雾,一股火苗立马从香火上窜起老高……

    “啊!…”

    “咝……”

    “这…这…这是显灵了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