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59李一玲的改变
    “…呃…徐乡长,这个我不会,如果你问我怎么能够多赚些钱,或许我能有些小办法,这个我真的不会的!”

    第二句,

    “如果你问我怎么能够多赚些钱,或许我能有些小办法”

    意思就是说,想要官运享通,你就要做出点成绩来,比如就想我这样的,能让不少人赚上钱的事就可以,按照我这样的让别人来跟我学,这办法就可以!

    这禅机!

    真的是精妙绝伦!

    最牛掰的是最后一句,

    “这个我真的不会的!”

    会…社会。

    这个社会真的不会就这样的,肯定会是以赚钱为主的时候了!

    还有最后耸肩的动作也是一种暗示,

    这时代就是这样,你不赶紧行动,我也爱莫能助!

    你看看人神童就是神童!

    这话说的真的没毛病!

    徐良州怀着激动的心里,来到郑东身前:“今天我见到令尊了,把这里的情况也告诉我了,你放心就是,以后不会有人敢在欺负到你头上了。”

    语气甚是肯定。

    ……

    我的天啊!

    乡长给小老板说话这么客气!

    所有人不淡定了……

    “可……我外甥…?”

    小胡子看到这情况,有些不明所以了,本来想以自己在徐乡长这的关系,怎么着也不能让他们这顿打白挨吧!

    这是啥情况?

    “没什么可不可的!具体情况你不了解吗?……哼!连咱们乡的小…状元都敢欺负,把那几个闹事者都给我抓起来!”

    徐良州可不会就觉得自己,轻飘飘的说几句话,就能让小先生满意的。

    “好好好!…你们还愣着干啥?还不快点把人都绑起来!”

    听到乡长都来了,席庄村的大队主任赶紧从家里跑了出来,一边跑一边在心里把李二留子兄弟几个骂了个狗血淋头,

    这尼玛不是坑劳资吗?

    早知道,就算你表舅亲自来,我也不会让你们胡闹的!

    来到乡长身后连话都没敢说,终于等到自己将功补过的时候,那还敢迟疑,立马就开始让人把李二留子他们都给五花大绑的给绑起来,也包括后来一直都想找机会溜走的李虎都。

    你特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不是你散风点火,李二留子也不会这么快就上门欺负人家,不抓你我心难安,要不是你姨父是乡里二把手,我早特么收拾你了!

    一天的尽特么到处惹事,还尼玛想给我挣大队书记。

    呸!

    就你那点能耐?

    “你们不能抓我,我又没有出手打人!”

    李虎都不干了,激烈的反抗着,

    “我姨父是副乡长!”

    “…都带走!”

    徐良州一听李虎都的话,脸上喜色一闪而过,立马绷着脸让人把绑起来的人都带走了。

    副乡长的亲戚就不能抓了?正特么犯愁找不到毛病呢!不抓你抓谁?

    临走时隐晦的朝郑东点了点头,骑上自行车提前走了……

    …………

    一场闹剧,以郑东绝对的碾压而告终………

    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话的李玲居然第一次主动走过来牵郑东的手,

    虽然从李玲的手上传来的不是温暖,

    是微凉的湿漉漉

    还是让郑东心里一震……

    可惜……

    现在还太小了……

    不过,还是让郑东心里高兴不已,就上辈子而言,都过了半辈子了都没见小媳妇这样主动过!

    这是个好的开始!

    对着自己的小媳妇用力的点了点头:“有我在!”

    郑东在心里又说了句:

    这辈子我让你只负责貌美如花!

    这一幕看得众人都笑了起来,

    这个……

    也算是神童和正常人的不同之处吗?

    (这把妹的技术!连我这个旁观者都羡慕嫉妒恨)

    “…啧啧!不愧是神童级别的小老板,连咱们的乡老爷都对他这么客气!”

    “那是,你也看看…我可是听说咱们小老板可是咱县里的竞赛第一名!那搁以前可是秀才了,乡长顶多算是和他平级而已!”

    又是一番阿谀奉承,在郑东实在受不了的情况下,才都散了。

    “好了,不用担心了,我想以后不会再有人敢欺负你们家了,最近太忙了所以……

    你不会怪我没来看看吧?”

    人都走了,郑东温柔的对李玲说道:“以后有什么事记得就像这次一样,要第一时间去找我……”

    “嗯!”

    “这次是我先去找你的!”

    见二姐刚点头,李家一不知从哪里钻出来,一脸得意的献宝。

    “就你能!……东…弟,这次谢谢你……”

    李一玲从外面走了进来,从上次郑东对李军安说过让她们姐弟都上学后,老丈人就让她们都上学去了。

    一个月的时间,李一玲就有不小的变化,知道了得到帮助后的感谢,比上辈子到十四岁才上了两年,这辈子整整提前了四年,这才一个来月就有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变化,以后还真的说不定会怎么样!

    不过这都是往好的方面发展的,以后肯定会比上辈子十八岁就结婚,苦了一辈子要好上很多!

    十岁的李一玲笑起来很好看,虽然上辈子自己小媳妇长大后比她漂亮,可现在却差了不少。

    “不用谢什么,我……只是看不惯有人欺负你们……你手怎么了?”

    走近的李一玲十个手指用灰色布条包扎了五六个,看上去凄惨的难受,

    上辈子郑东和他的两个儿子都没少穿李一玲的针线活,主要是小媳妇的手艺有些惨不忍睹,每次发现什么流行的手工毛线织的鞋,毛衣什么的,李一玲就会第一时间做好给送去,用她的话说自己妹妹不会,自己就做好送来,省得外人说妹妹五谷不分,针线不会。

    “没事的……”

    李一玲有些不好意思的把两只手藏在背后,脸上居然带着尴尬的红晕。

    “你给的那些绣字的活都是我大姐绣的!…我娘都绣不好!”

    “去!…咱娘是看不见,点俩灯太费油了……”

    李一玲要把乱说话的弟弟给赶跑,李家一不干了,圆圈绕着不出去:“我大姐每天都干到半夜,有回绣的鸡都叫了,还把俺家灯瓶子里的油都耗干了……”

    “你还说……别说了…!”

    李一玲都急眼了。

    郑东看着姐弟俩,嘿嘿直乐,上辈子两人的关系由于一些原因并不是多好,希望这辈子自己能让他们有所改变……

    李玲也是罕有的笑了起来,抬眼看了一眼郑东,脸上带着些许的仰慕……

    “这都是你一个人绣的?”

    看完李一玲的绣工后,郑东心里确实惊讶了一把,虽然上辈子也见过并且还穿过这个大姨子的绣活,可没想到才十岁大的她赶上甚至超过了她上辈子!

    “嗯,本来二妹也想学的,我没让,你说让她好好学习的……这是我跟孙姨学的……我绣的还没孙姨好……”

    有些难过的说着,好像怕郑东说她绣的不合格似的。

    “嗯,绣的已经很不错了,比其他一些大人绣的还好!…你看这针法,我可记得孙姨的手法不是这样的,这个绣法像是凤尾针法,这个绣法非常难绣的,你居然也会!”

    李一玲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有些胆怯的说到:“这是俺村南边的张燕奶教我的……这个……绣的……”

    “这可不是一般人愿意这么做的,要比普通直绣费神费事多了……不过这个凤尾针绣法要是你能学成,那可就了不起了,这可是古代那些专业绣娘的看家本事呀!”

    听到郑东夸她,李一玲又重新抬起头,两眼发亮的认真的听着郑东的话。

    “咱国家刺绣主要有苏绣、湘绣、蜀绣和粤绣四大门类。刺绣的技法有:错针绣、

    乱针绣、

    网绣、满地绣、

    锁丝、纳丝、纳锦、

    平金、影金、盘金、铺绒、

    刮绒、戳纱、洒线、挑花等等,刺绣的用途主要包括生活和艺术装饰,如服装、床上用品、台布、舞台、艺术品装饰。”

    凤尾针绣法属南省的一个比较传统的针法,倒“八”字绣法,也属错针绣类,虽然比不上那些历史闻名遐迩的绣法,但也有它的独到之处,凤尾针讲究的是针头对针尾,针码密集,平整衔接自然,层次分明,看上去3d立体感比较突出,这个凤尾针法掌握起来难度较大,绣起来要比平顺针麻烦很多,所以一般人都不学这个绣法。

    姐弟三人听得眼睛瞪得老大,虽然大都听不懂,可挡不住对郑东的崇拜!

    这也包括郑东带来的人和几个没走的席庄村人,李军安两口子也在其中,个个都惊讶的对郑东崇拜不已!

    这让郑东着实的暗爽了一把。

    “你这个这样绣,效果可能会更好些,要这样………”

    ………

    交代清楚后,又对李一玲鼓励一番,回家天都黑了,有什么事只能明天再说了。

    ……

    “……关于技术方面以后有什么事你们就直接问孙姨就可以了,还是那句话,以后就要加紧时间做了,我的要求是15天内必须把这批货保质保量的完成,只要你们能够做到,年轻每人奖励二十元!”

    第二天早上,郑东就把来干活的人都集中起来,做一次最后的动员会。

    一听有奖金拿,而且还是二十块,一家四口人过年的肉都花不了这么多钱,剩下的给孩子交学费都够了,个个都像打鸡血般,兴奋不已,擦拳磨掌的准备大干一场。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