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18善良
    李家一打累了,停下手。

    “大姐,快来,这家伙老实的很,你也过来打几下!可解气了!”

    一张兴奋发红的小脸那得意的劲,看的郑东想给他一脚。

    李一玲一直都在看着郑东收拾李二留子他们,眼泪也没停过。

    她是家里的老大,年龄也到了多少懂事的时候,加上穷人家的孩子一般要早熟不少,眼前的这一切她是看得明白的。

    这一段时间李二留子兄弟几个把自己家欺负到了家里,甚至进屋砸东西的地步,爹娘气的都快要吐血了,这些她都看的明白,想的明白。

    只是自己并没有能力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半夜哭醒了不知道多少次,她知道,家里的情况也只有那个让自己家在短短的几个月里就能盖的起房子的人,才能帮助自己家解决被人欺负的事。

    她一直都在盼着郑东能快点回来,无形中就把郑东当做全家人的保护神。

    虽然这个保护神并不高大,可是在她的心目中,郑东就是这个世界上最高大,最坚固的堡垒,只要有他在,任何的恶风暴雨都不能耐她们家分毫。

    “我就不出气了,咱们家有你和……小东还有你二姐就够了,用不着大姐,大姐看着你们给爹娘出气就很开心!”

    说着话,眼泪一直都在流着。

    眼泪中包含着感动,安慰,幸福和庆幸幸运。

    “小东,他们都知道错了,就放了他们吧,一个村的,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邱红先扶着丈夫李军安从屋里走了出来。

    郑东赶忙过去扶住老丈人的另一边。

    “大爷,您看呢?如果您气不过我就让人打断他们的腿!给你好好出下气,这几个混蛋玩意太不是个东西了!”

    “唉……!”

    李军安长长的叹了口气,看了看跪在院里的李二留子兄弟和李虎都,无奈的摇了摇头。

    脸上的无奈有种“本是同村生,相煎何太急”的感觉。

    “让他们走吧!只要他们保证以后不在村里到处欺负人就可以了,打断双腿就算了,如果在犯浑,下次就是把他们都去喂狗我也不管了!”

    说完扶着腰回屋里继续躺着去了。

    郑东来到李玲身边,轻轻的抓住她的小手,还是有些凉。

    “你说,想不想在打他们一顿?”

    “我……我不知道,你……听我爹娘的。”

    李玲说着话,把头低的很低,低到头顶都顶到郑东的脖子上了,还在往下低。

    你打算钻我怀里吗?

    就算你现在钻进来,……我也干不了啥啊!

    不过,李玲的这个样子,郑东觉得为她做再多的事也值了。

    这是上辈子自己两口子过了二十来年,她都不曾有过的表现方式。

    不管李玲是为什么这样,在郑东心里这就是自己老婆在给自己撒娇的表现。

    等把李二留子兄弟和李虎都都撵走后,郑东坐在屋里喝着开水,心里感叹着。

    自己小媳妇为什么这么善良,到今天才算明白,有这样的父母和姐姐,她就是想坏也不知道怎么去做。

    都说小孩子出去的表现好坏都是家教的问题,以前郑东并不完全相信,可今天的事,让他不得不信了。

    “家里是打算盖房还是到镇上去住?……你们村的事太多了,我……有些不放心!”

    “你这孩子,想说啥就直说!”

    邱红先看着郑东,是越看越喜欢,所谓的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

    “我们先把房子盖起来,住上一阵子,如果………到时候再说吧,毕竟这是我的家。”

    李军安心情复杂的看着对面坐着的郑东,别看小,可气场却不小,他有种比面对乡长徐良州还大的压力,虽然他有可能……将来是自己的女婿!

    “那好吧!我不强求你。”

    把茶杯放在面前的桌子上,对着外面招了招手。

    “你们都进来吧!我有事和你们说,……以后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们都常来这里看看,别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还有,你们今天跟来的人每人回去到办公室里领一百块钱,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别拒绝,也别不去领,我不希望下次需要你们帮我的时候大家心里有什么芥蒂!”

    这个时候谁不缺钱?

    不缺钱会为了一百元的奖金和十来斤白面,挣破头的去参加竞赛?

    如果以现在和80年代中期农村的经济条件相比,当时的一百元确实不是个小数目,那可是简单点操办的话,足够娶个媳妇了,和现在娶个媳妇动辄就是十几二十万,甚至三五十万都有可能的年代相比,一百元相当多了!

    不过80年代中期以后,由于改革开放后第一个**对内地经济的刺激,别说是城市,就是农村也是一月一小变,一年一大变!

    你年前买了台电视,黑白9寸的,过完年没到春二三月,别人就买了12寸的回来,还是带室外线的那种。

    “您放心,谁会嫌钱多啊!我家婆娘能生,给我生了六个孩子,说到钱,如果不是您当时举行的技能表演竞赛,我得了一百元的奖金,我婆娘因为生孩子得的病就治不好了,有了您的一百元,哎!治好了!现在都能自己看孩子了!所以您是我全家人的恩人!我还没找到机会谢您呢,今天就有了个小机会,可……等于又欠了您一个大人情!”

    武大力接过郑东的话头,噼里啪啦的一顿说。

    把大家都逗乐了。

    就因为小厂长的善举,不光是武大力受了恩惠,耍扁担的老头家儿子刚娶了媳妇,在生孙子的时候难产,如果不是赶上点子,他听说后提起扁担就连夜跑了十几里地,天不亮就敲开政府大门,二话不说就在大门前耍开了,耍完就一句话。

    “给我一百元,我这条命就是你们的了!”

    被惊动的徐良州知道了情况后,就直接按照郑东之前的交代给了他一百元,还有二十斤白面。

    并告诉他郑东的交代:如果碰到有特殊情况的,只要多少有些能耐的或者够真诚的,都按照冠军的奖励对待!,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