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81】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很难想象冰临天作为自然界的宠儿真灵,会被虐得这么惨。

    当然,这也怪不得他太弱,而是他的对手太强了。

    玄武烈吞噬了真正的玄武,获得玄武的威能,哪怕冰临天是自然界的宠儿,却远远无法和玄武相提并论,被玄武烈给碾压也实属正常。

    破军修行的‘杀戮天罡’乃是韩青观察人狼一族创造出来的,集合了人狼一族的优点,拥有越战越强的能力,冰临天败北也不怪。

    而慕容嫣然能够击败冰临天,最大原因还是因为冰临天的心态有些不稳。

    生死莲花诀这套功法,和破军修行的杀戮天罡,两者相,前者还略逊一筹,但慕容嫣然对这功法的理解不弱,加专注这门功法的修炼,生死莲花诀已达圆满之境。

    若是在第一战,冰临天选择慕容嫣然作为对手,恐怕慕容嫣然输多胜少,冰临天却因连败两场而信心受损,以至于他和慕容嫣然战斗,战力无法正常发挥才落败。

    若是他进行接下来的两场战斗,和阎无语、孙悟空战斗,结果必然一样,都会惨败。

    所以冰临天才选择认输,甘在无尽山峰之巅担任万年仆人。

    对于冰临天的认输,韩青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离开了时间之屋,其他人紧随其后。

    回到无尽山峰之巅,韩青恢复了冰临天的实力。

    “从此时起,你便是韩某的仆人,万年之后,你便自由!”

    “若是你在为仆期间想要逃跑,亦或者是在韩某背后玩花样,韩某将会直接杀死你!”韩青看着冰临天冷漠说道。

    冰临天闻言,恭敬的站在韩青面前,老实点头。

    通过韩青封印他力量一事,他知道韩青绝对不简单,极有可能是真王境的强者,面对这种强者,冰临天生不出逃跑的念头,他也不敢生出这个念头。

    “徒儿们,从现在起,你们有事,找他便可!”

    “为师先回房了!”韩青看着孙悟空等人,淡淡说道,随后朝着草屋走去。

    看着韩青的背影,慕容嫣然好的凑到孙悟空耳边低语道,“大师兄,这草屋之到底有什么,为何师尊从不让我们进入?”

    孙悟空闻言,苦笑一声,“俺也不知道,从进入师尊门下,俺也没有进入过这草屋。”

    草屋内。

    尽显朴素,一张木板床,床铺着一张编制的草席。

    一张桌子,两根木凳,桌子两个碗,碗里盛着白饭,三菜一汤摆在桌子面,饭菜没有变质,依然散发着热气。

    桌子散落的两双筷子显示着曾经发生过某些事。

    韩青坐在凳子,双眼看着桌的饭菜,眼泛起了丝丝泪光。

    “婉儿,五百万年了!”

    “我想你啊!”韩青轻声呢喃。

    回想起曾经,丝丝柔情缠绕心,但往昔已不可追,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回忆。

    “婉儿,若是能够让我再见你一面,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愿意!”韩青闭双眼,体内的灵力涌动。

    在这一刻,时间仿佛凝固了,一个灵力化作的女人出现在了房间,她走到韩青身边,轻抚韩青的脸,嘴角带着痴痴的笑。

    感受着脸的抚摸,韩青不敢睁眼,甚至不敢动弹,他只是用灵力化作记忆的她,想要再次感受到她的存在。

    但是脸的触感很冰冷,如同尸体般。

    蓦然,韩青睁开眼,灵力形成的女人消散。

    一股杀意从韩青的体内爆发。

    韩青的双瞳化作血红之色,他的头发从黑丝渐渐变成血红色。

    暴戾的气息如苏醒的凶兽,瞬间传遍圣魂界所有地方。

    感受到这股气息,所有人都被吓住了,仿佛动一动都会死。

    包括无尽山峰之巅的孙悟空等人以及冰临天。

    冰临天的身体凝固,他的目光努力的朝着草屋看去,他感受到杀意是从草屋内传出的。

    孙悟空他们所有人的心都在恐惧,他们不知道草屋内发生了什么,为何会有如此强大的杀意传出。

    是他们的师尊韩青?

    到底又发生了什么事?

    什么令韩青如此震怒?

    疑惑不解、恐惧不安,他们无人敢出声,圣魂大陆的所有生灵在这一刻都变得寂静无声。

    时间缓缓流逝。

    当杀意如潮水般退去的瞬间,孙悟空等人立马冲到草屋边,大喊师尊。

    草屋门缓缓打开了,韩青一脸如常的走了出来。

    “师尊,发生什么事了?”孙悟空紧张问道。

    其他人也都纷纷看着韩青,表情一样紧张。

    韩青淡淡一笑,“无事!”

    韩青说完,走到摇椅面躺下,不再言语。

    孙悟空等人面面向觎,韩青不说,他们也不再追问。

    冰临天看着韩青,快步走到韩青面前,恭敬跪下,“前辈,请收晚辈为徒!”

    冰临天刚才察觉到韩青的杀意,他才彻底意识到韩青有多强,哪怕他曾经见过的三千世界、九天六域的最强者,但和韩青之前散发的气息相,都如同萤火与皓月之辉的差距。

    韩青闻言,看着冰临天,表情淡漠,“你不过只是韩某的仆人,韩某为何要接受你的请求。”

    “前辈,晚辈身负大仇,因千年前,晚辈得罪了妖神界的妖王,他杀死了晚辈的妻子,将其打得魂飞魄散,晚辈为了报仇,曾对他多次偷袭,但却失败,最后一次偷袭,晚辈失手了,被他打成重伤!”

    “不得已之下,晚辈只能施展秘术,进行转生!”

    “晚辈偷吃前辈神药,是想要变得更强,去找妖王复仇!”

    “前辈,若是您能够收晚辈为徒,晚辈报得大仇之后,愿终生侍奉前辈!”冰临天对着韩青磕头,哀声请求道。

    听到这话,韩青表情漠然,冰临天的遭遇和他何其相似,但唯一不同的是,他有能力报仇,将杀害他妻子的仇人给全族灭绝,而冰临天则是无力复仇,还被打得进行转生。

    韩青轻叹一声,“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韩某本不应插手这些事,但念你遭遇与韩某相同,那么……罢了!”

    “韩某收你为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