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七章 回潭州
    ,精彩小说免费!

    而张悦听到崔格的声音,亦穆然回头,泪水夺眶而出。

    “崔郎!”张悦直奔崔格而去,死死的抱着崔格,抽泣不已。

    而但崔格的眼中,却只有那床上之人,床上猩红的血迹,床上之人,气息全无,双眼闭目。

    再看崔老爷子手中抱着的婴儿,亦是新生儿。

    电花火石之间。崔格已然明了了一切。

    “怎么回事?”崔格浑身颤抖,但是却故作镇定的问到。

    崔老爷子一声长叹,缓缓朝着崔格走开,道:“如你所见。”

    对于崔老爷子毫不避讳的话语,崔格一时之间,充斥着怒火。

    “什么叫如我所见?这就是你说的如我所见?”崔格激动的指着这房间之中的一切,问到,双目皲裂,充满血丝。

    “崔格,老朽也未曾预料到,玉溪为了生下这个孩子,竟然连命都不要,她死前,给你留了一句话,我已经写在了纸上,你看看吧。这是你的孩子。”

    崔老爷子说完,将孩子给了崔格,转身带着张悦离开了房间。

    崔格抱着嚎啕大哭的孩子,眼中竟没有丝毫怜悯,也未曾有丝毫宠爱之举,而是直奔书桌。

    书桌之上,一行字,写在纸上。

    “今生无缘得郎之情,此子,愿郎善待之,如有来生,汝不愿遇郎。”

    短短二十四字,崔格却在其中感受到了慕容玉溪的悲伤和绝望。

    “来生,你真的做到了,原来是我欠你的。”崔格哽咽的说到。

    崔格了然。

    旋即,崔格坐在慕容玉溪的身侧,握着慕容玉溪尤有余温的手掌,感受着余温渐渐消散。

    良久,他才低头看了看孩子。

    “你便是这天地之间的王,这是你母亲用命送给你的礼物。”崔格沙哑而又疼爱的说到。

    崔府并未举行丧事,慕容玉溪的尸体,掩埋在了后院房屋之中,大锁锁起,无人能进。

    三日后。

    崔格抱着孩子,带着张悦,站在崔府大厅之中,看着崔老爷子,冷冷道:“我回长安三日,皇室还未有所察觉,但此地不宜久留,我这便离开长安,悦儿和孩子,留在长安始终不是很稳妥,我带她二人去南疆。”

    崔老爷子头发已然花白,短短三日,变故实在太大。

    他原想将崔格的孩子隐瞒住,等崔格收了南疆,再告知,但如今事情已经提前,亦不愿意将张悦留在此处,如今崔府又亏欠于他,崔老爷子也不好强留人。

    只得点头。

    崔格见状,将自己和张悦易容成仆人,抱着孩子匆匆离去。

    崔格的易容术已经炉火纯青,自然是没有人能够认出来,再者,神魔血脉之力,除非内力高于崔格,否则也认不出来,如今这长安城,又有几人能认得出来。

    不消半日,崔格便带着张悦,偷摸着离开了长安城,一路快马加鞭。

    “相公,回潭州一趟吧,我想回家看看爹爹。”张悦迟疑了片刻,说到。

    崔格点了点头,道:“好,反正南疆之事,不差这一时半会。”

    潭州……崔格心中怅然。

    如果当初只是待在潭州,又怎么会生出这些事情来,想来,当初独自一人,在潭州当个捕令,也是一件潇洒的事情,至少不会到今天这个地步。

    可惜时间不重流,岁月不复来。

    转眼半月。

    崔格,张悦,还有崔格的儿子,崔小荀。

    三人进入潭州。

    此时的潭州,一如既往,车水马龙,虽不似长安繁华,但却显得格外的亲近,熟悉而又安稳的感觉油然而生。

    “果然,还是这里给人的感觉最舒服。”

    崔格感叹到。

    张悦笑道:“那是当然,至少潭州这块地方,没有那么的鱼龙混杂,也不会有太多的压抑。而且这里可是爹爹的地盘。”

    “那倒也是。不过……咱们还是先去崔府吧。”崔格淡笑到。

    自当初崔格离开潭州,这潭州府邸,就留给了自己的妹妹,崔诺。

    一年过去,也该去见见了。

    沿着熟悉的街道,二人缓缓而行。

    熟悉的府门前,依旧干净,整洁,门口两个家奴,还是崔格当时买的。

    崔格见状,并未直接从大门进入,而是直接跃进了府中。

    毕竟,崔家危难,崔家的每一处势力,都处于监控之中,崔格可不想被皇帝老儿抄了。

    入了府中。

    却听到一声怒吼。

    “卢天赐,你若再上前一步,老娘废了你命根!”崔诺怒吼到。

    随后悠悠的男子,淫秽的声音传入崔格耳中:“你敢?你要明白,如今你崔家已经不同以往,以前你崔家是八大世家之一,但是现在你崔家可是触怒圣威,自身难保。小娘子,你敢废我,就等于同我卢家作对,我卢家若是一生气,呵呵……”

    崔格循声而去。

    在庭院之中,崔格看到一青年正步步紧逼,身后十数家奴,将崔诺围堵着。

    “抱着孩子。”崔格冷冷的对着张悦说到,随后将孩子给了张悦。

    崔格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刚刚回到潭州,竟然遇到这等事情,如何能让他不怒。

    这卢家,着实出了不少混账东西。

    旋即,崔格直接将脸上的易容去了,露出本来面目。

    纵身一跃,落在了崔诺身前,将崔诺护住。

    “再上前一步,废你命根。”崔格冷冷的说到。

    那卢天赐见竟然有人敢在他面前英雄救美,心中大怒,正想开口威胁,但当他看清楚来人的面目后,便如鲠在喉,发不出声音来了。

    整个大唐,谁人不认识崔格,崔格的画像,整个大唐到处贴满了,若说寻常百姓不知道,这情有可原,但是若是说八大家族之人不认识,那是不可能的。

    “崔……崔格!”卢天赐颤颤巍巍的说到。

    崔格咧嘴一笑,道:“卢家的小子,怎么,看到我很惊讶?”

    “没……没,没,我这就走,这就走!”卢天赐哆嗦着,准备撒腿就跑。

    但是崔格岂是那宽容大度之辈,是人都知道崔格一向小肚鸡肠,何况他还敢动崔格的妹妹,在崔格的府上。

    这不等同于找死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