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八章 卢万才的恐惧
    ,精彩小说免费!

    只见崔格悠悠道:“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想逃,因为在我面前,逃是不可能的。”

    说完,崔格手一挥!

    周围的水池之中的水,瞬间被崔格调动,化作两条水龙,将这些人团团围住,滴水不漏,视觉冲击力极为强大。

    水龙依旧在空中飞舞,而崔格却并未再看这些人一眼。如今崔格的控水术,已经不是当初的一分钟,而是现在无禁止,随意释放,所以这空中水龙,崔格想要放多久,就放多久,纯粹看崔格自愿。

    崔格回头看着崔诺,笑道:“诺儿,为兄让你受委屈了。”

    崔诺看着崔格,喜极而泣,道:“哥,你终于回来了,诺儿想死你了。”

    崔诺抱着崔格,抽泣着。在这潭州城之中,崔诺虽然有张儒的帮助,但是皇室对崔家的态度和张悦和崔家的关系,张儒在潭州的势力也显得极为局限,以至于到如今,这卢家之人欺辱到崔格府上,张儒都无从知晓。

    崔格摸着崔诺乌黑亮丽的秀发溺爱的说道:“好了,都快到要嫁人的时候了,还躲在我怀里撒娇,以后可就嫁不出去了。”

    若是以前,崔格肯定是和崔诺二人针锋相对,互相毒舌。

    然现在时局不同,崔格和崔诺二人的感情亦发生了某种变化。

    “哥,那他们这些人,该怎么办?”崔诺指着卢天赐和一众卢家家奴说道。

    崔格思考了一下,道:“这个就看你的选择了,我是无所谓了,看你是要他们的命,还是断他们的命根柱子了。”

    他说完,随意的耸了耸肩,总而言之,崔格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些闯入自己府中的强盗,不给这些人一个血淋漓的教训,日后还有谁把这潭州崔府放在眼里。

    崔诺眼中闪过一丝寒芒,道:“拿命,好像重了点,还是命根子吧。”

    可见她对这卢天赐到底有多么的厌恶。

    随后崔格便做出了惨绝人寰的事情,崔府上空十数声高亢嘹亮的声响过后,再次恢复了平静。

    吩咐几个家奴,将这十数人全部用铁链锁起来,并让他们不能死去,全部关押在崔府之中,静待卢家之人来讨要。

    随后一番闲聊,崔格将自己的经历简单的和崔诺说了一遍。

    崔诺抱着崔格儿子,笑的和个孩子般。

    “哥,没想到,这一晃一年多,当初你还在祠堂里挨板子,没想到这么快,你就有儿子了。”崔诺一边逗着小荀,一边说到。

    “对啊,也没想到,真的好快啊。”崔格神情闪烁。

    当初自己离开巴陵,却是为了慕容玉溪,只是没想到,再回潭州时,物是人非罢了。

    “对了,诺儿,这潭州这么大,你可有寻得良婿?我这几日刚刚好在潭州,也可帮你把把关。”崔格打趣的问到。

    但却换来崔诺的一记白眼。

    只见崔诺抱怨道:“我倒是想找个夫婿,可是现如今整个天下,又有谁敢娶一个叛国之人的妹妹呢?”

    崔格听得此话,只能干笑,却不再说话。

    确实没错,如今,整个天下,除了南疆又有哪个地方能容的下他?

    大唐之中,原本国泰民安,百姓也不想起任何纷争,但因为他,大唐很有可能再起风云。

    “哥,这次,你不回巴陵吗?”崔诺突然问到。

    “不回。”崔格摇了摇头。巴陵已经没有任何可牵挂的事物了,巴陵的崔氏族人,已经全部撤离,何必再次回去。

    “好吧……”崔诺怅然。

    毕竟巴陵是她二人长大的地方,崔诺难免有些不舍。

    当即,崔格又带着张悦去了一趟刺史府,又去了一趟慕容家,不过慕容老爷提起慕容玉溪的时候,崔格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罢了。毕竟在崔格看来,慕容老爷当初为了一个剑谱卖女儿的事情,崔格还记忆犹新。、

    翌日。大清早。

    府门之外突然一声响动,惊醒了崔府众人。

    只见门外三四十人,直接将崔府大门砸开,冲了进来。

    “崔家小娘子,速速出来!”

    来人扯着大嗓门在庭院之中瞎嚷嚷道。

    崔格从睡梦之中惊醒,迷糊的从床上摸了下去,随手套了一件衣物,便朝着3庭院之中而去。

    只见这来人,却是一熟人,卢家公子,卢万才。当初崔格前来潭州,第一个与之结怨之人,便是这卢万才。

    但是当初的卢万才因为崔老爷子的拳师,并不敢对自己动手。

    却没想到如今竟然这么嚣张的打上门来,果然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崔格晃晃悠悠的走到卢万才身前,伸了个懒腰,咧嘴一笑道:“卢兄,好久不见啊。”

    卢万才看着崔格,就像看到鬼一般,惊恐异常,道:“崔格!你怎么会在这里?”

    众所周知,崔格此时正在南疆。

    不过崔格也懒得解释,只是耸了耸肩,道:“卢兄,这一年未见,卢兄的本事越来越厉害了,如今竟然敢砸我府邸的门,卢兄,打算怎么赔偿呢?”

    然卢万才虽然跋扈,但却不失为一个机灵人,自然知道该如何说,只见这卢万才道:“卢某进这宅院,未见到过任何人。”

    “卢兄倒是机灵,但是你认为我会相信你守口如瓶吗?”崔格眯着眼睛,眼中闪烁着丝丝杀意。

    卢万才哭丧着脸,看着崔格道:“崔兄,这实在是一个误会啊,我真不是有意看见你的,我一定守口如瓶。我卢万才以这辈子的前途起誓,绝对不会对任何一个人说出崔兄的下落。”

    崔格很是满意卢万才的表现,但是却摇了摇头,道:“卢兄,你说你对我没有一丝的利用价值,你说我留着你,有什么用呢?还要冒暴露的危险。”

    卢万才再次会意崔格的话语,忙说道:“我有用,我有用,我卢氏之中,我为长子,我是第一继承者,只要崔兄你能放过我,我日后执掌卢氏之时,定不与崔兄为敌。”

    “条件倒是很诱人,不过,这可不够,这天底下人人与我为敌,多你卢家一家,少你卢家一家,对我来说好像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崔格悠然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