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五章 上古邪术
    虽然云儿死了,但是看这女子遮遮掩掩的,似乎其中另有隐情。

    作为故人,崔格自然有义务了解一下,这其中定然有一些不可告人的东西。

    正值芳华的女子横死,总不可能是自然死亡。

    想着,崔格也未曾理会这女子,而是直接堂而皇之的进入了满花楼。

    满花楼一如既往的繁华,庭院中,桃花已经全部凋零,化作尘土,四座皆是客人,通往二楼的楼梯处,几个身穿麻衣的男子,正严守此处。

    崔格径直走了过去,看着其中一个男子,冷声道:“今夜我要包了这满花楼,叫你们这的老鸨出来。”

    烟花之地,本便是是非之地,崔格不想把动静闹得太大,只能先虚与委蛇。

    面对崔格的冷脸,以及身上毫不掩饰的怒意,任谁都能看出来,崔格不是来包场的,而是来砸场子的。

    “郎君有何贵干,不妨直说,我满花楼也不是等闲之地。”此男子亦针锋相对。

    崔格眉头微微一皱,猛然出手,一掌直中此人胸口,此人便翻飞了出去,砸在这楼梯之上,木噱横飞。

    异响凸起,整个满花楼的客人都听到了,一时之间,鸦雀无声。

    紧接着,便是一阵女子的尖叫声,整个满花楼,混乱无比。

    而此时,满花楼三楼之上,一声清冷的冷哼声传来,夹杂着内力,如天雷滚滚,甚是吓人。

    紧接着,便是一半老徐娘模样的女子,从三楼一跃而下,缓缓飘落,身轻如燕,浑身上下,散发着强大的内力。

    “内力护体?”

    崔格神色之中,多了一丝惊讶,他倒是没有想到,这小小满花楼之中,竟然有内力护体境之人的存在,看样子,还是满花楼老鸨。

    果然,这烟柳之地,定有不凡之处。

    “你是何人?”

    满花楼老鸨冷声问到。

    崔格淡淡的看着这老鸨,并不把她放在眼里,只道:“满花楼也不过如此,不过……”

    崔格话还没说完,一道内力首当其冲,朝着这老鸨冲了过去。

    老鸨眉头紧锁,仓促躲闪,倒也躲过了崔格一击。

    紧接着,老鸨身上杀意一闪,厉声道:“小辈,敢在此造次,找死!”

    说着,老鸨脚步一动,如鬼魅般前行,手中多了一把匕首,匕首上散发着竟然胆寒的淡绿色,显然上面涂抹了剧毒。

    崔格内力一动,化作一柄刀刃,直冲匕首而去。

    “锵!”

    金属撞击声响起,紧接着,这老鸨手中的匕首,竟然直接被撞飞了出去,而崔格的刀刃,长驱直入,直接钻入老鸨掌心。

    “刺啦!”

    刀刃划过血肉,直中骨骼,鲜血止不住的喷涌而出。

    老鸨顿时脸色苍白,忙收手,并用内力拼命的护住伤口,但已然没有再战的能力。

    “元魔门的人?”

    崔格眯着眼睛,冷冷的说到。

    刚刚,那匕首之上的淡绿色,很显然是毒,而这世间,绿色的毒,并不在少数,但是能紧紧依附在兵刃之上,并且还散发出让人胆寒的毒药,却并不多。

    而元魔门的青莲霜,却有此功效,此毒,成淡绿色,其中掺杂了人的内力。

    中此毒之人,毒气攻心,内力直穿心肺。可以说,中此毒之人,三个呼吸之内,就会死亡,根本没有解药。

    老鸨惊骇的看着崔格,颤抖的道:“你到底是谁!”

    崔格看着已经没有还手之力的老鸨,咂舌道:“啧啧,如果我告诉你,我是谁,你就会死,你还想知道吗?”

    说着,崔格弯腰捡起那匕首,在手中把玩着。

    手指还未触碰到那青莲霜,这青莲霜上,便一道微弱的内力弹了出来,化作尖锐的针刺。

    但针刺似乎太过微弱,并未穿破崔格的皮肤。

    “可惜了,这里面的内力还是太弱,弱到杀不死人,不过我这个人还是很漂亮的,就让我来帮你一把。”

    说着,崔格手中内力涌动,印入这青莲霜中。

    一时之间,青莲霜的淡绿色,渐渐呈现出无色,只有少许的淡绿,若不是细心之人,根本看不出来。

    这就是青莲霜的奥妙。

    内力越强,越是隐藏。

    崔格只是稍微露了一手,老鸨看了后,心中更是一紧,崔格内力之强,远在她之上,难怪刚刚两招就让自己受到如此重创,自己何时得罪过如此厉害的人物!

    就在老鸨冥思苦想之时,崔格拿着匕首,站在老鸨面前,冷冷的问道:“云儿是怎么死的?”

    老鸨听到此话,瞳孔一缩,心中了然,不过神情却凛然,原来是来找云儿的,难怪怒气冲冲。

    “云儿是投河自尽的。”老鸨说到。

    崔格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投河自尽,简直就是扯淡,若是真如此,这满花楼也不会支支吾吾,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只见崔格手中那把带毒的匕首,缓缓放在老鸨的脖子上,嘴角轻笑道:“我听说……你们元魔门好像得到了什么上古邪术,是吗?”

    云儿的死,似乎并没有这么简单,崔格不由的联想到了玄天所说的事情。

    元魔门将活人练尸。如今这满花楼是元魔门的地盘,想必,这其中不能说的事情,也只有这一件了。

    老鸨听到此话后,淡然道:“我不知道什么上古邪术,元魔门所为魔门,但从未得到过什么上古邪术,也不会用活人练尸。”

    “你怎么知道,我所说的上古邪术,是用活人练尸的?”崔格冷然,自己刚刚可没说,上古邪术是用活人练尸。

    老鸨这才发觉,自己刚刚失言了,神情慌乱之下,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此人实力强横,若得知此事。元魔门定又是一大灾难。

    心惊之余,老鸨嘴硬道:“如今天下到处在传我元魔门得到上古邪术,用活人练尸,我当然知道你所说的上古邪术。”

    “狡辩!”

    崔格眼中寒芒一闪,手中匕首,毫不留情的划过老鸨的喉咙。

    天下皆知,狗屁!

    这件事情,元魔门从未泄露过,崔格还是从玄天口中才得知此事,而此事,也只有元魔门的高层,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