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湖匪
    崔格和崔诺两兄妹腻歪了一阵后,天际间,一抹娇媚的红色从地平线缓缓升起,天边被渲染的夺目动人。

    崔格来到崔老爷子的住处。

    而此时,崔老爷子的房间前,一个粗布麻衣,头发乱糟糟的老头,正跪坐在房间门口,手中拿着一双鞋。

    崔格看了看这老头,对着这老头笑了笑。这老头乃是崔老爷子的仆从,不过却是一个哑巴,府中人都叫他崔哑,也叫哑伯。

    不过这哑伯在崔府的地位却不低,毕竟一个被主家赐姓氏的奴仆,在唐朝,地位是极高的,当然,这是在所有奴仆中来说。

    “祖父,崔格前来辞行。”崔格站在崔老爷子的门外,大声说道。

    而房间里的崔极名,听到崔格的声音后,将房门拉开,披头散发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穿上了那哑伯手中的鞋子。

    “大郎,车马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就在前门侯着,不过如今天下虽是太平,但是那荒郊野岭中,盗匪也有,这样,我让哑伯送你到潭州,这样既安全,又不会让家里人担心,怎么样?”崔老爷子说道。

    崔格心中一暖,自己祖父竟然想的如此周到,不过这哑伯是崔极名最亲近的奴仆,崔格就算要人护卫,也不敢让哑伯来护卫,这样岂不是显得自己和自己祖父平起平坐了。

    “祖父放心,我虽武功不行,但也不是一山贼就能收拾的,哑伯年纪大了,就不劳烦哑伯陪我路上颠婆受罪了,我自去那府上挑选将家奴,前往潭州就是。”崔格说道。

    那崔极名见崔格推辞了,也不介怀,笑着说道:“呵呵,倒是祖父小瞧你了,都已经是弱冠之年,有自己的主见了。”

    “祖父安好,儿郎告辞。”崔格再次拜别,随即崔格一步一步后退,离开了崔老爷子那。

    随后崔格在崔府中,随意找了两个身强体壮的家奴,叫上这两人,让这两人带上自己的家伙和自己去潭州。

    马车徐徐,崔格骑着一高头大马,带着两家奴,外加一辆马车,一辆牛车,就径直离开了巴陵县。

    而这两辆车里,一辆马车是崔格随身衣物,而另外一辆牛,则是一车的钱!

    没错,就是一车的钱,还是用大箱子装着的。

    唐朝是没有什么银锭子金锭子的,有的只有铜钱,一枚铜钱是一文,而一千枚铜钱,就是一贯。而这一贯,就是用一千枚铜钱穿成一串。

    而崔老爷子知道崔格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钱,基本上崔格每个月的月钱零花钱,都浪费在了巴陵县的玉柳楼中了。所以崔老爷子在那马车里,装下了整整四百斤的铜钱,也就是五十贯。

    至于为什么不用金子银子,因为金银乃朝廷贡品,朝廷监管严厉,一般来说,开采出来的金银,全部都要上交朝廷。

    崔格带着这些家当,慢悠悠的朝着潭州而去,一路之中,走走停停,倒也是悠闲,像是在郊游一般。

    不过也难怪,这唐朝虽然繁华,但是这一路上,除了少许几个村庄驿站外,就是一片荒郊野岭,或许这路上还有几个行色匆匆的行人。不过大都是焖头走路。

    而今天,已经是崔格上路的第三天了,一路颠簸,崔格的骨头都被自己身下的马给颠散了。

    “停车!车靠边停,休息一会。”崔格看了看太阳,此初夏之时,春雨已去,正是阳光普照的时候,天气微微有些炎热,但是却不算太热,不过此时崔格身上已经微微出汗,所以准备在此地稍作歇息。

    崔格翻身下马,将缰绳交给一个家奴,随即崔格走到路旁的一颗小树下,一屁股坐了下来,两腿张开弯曲,口中哼着小曲。

    而崔格的那两个家奴,则规规矩矩的站在阳光下,给崔格看着自己的车和马。

    崔格看着这一切,嘴角微微扬起。原来这富家公子就是这样啊,还好这次穿越的是个富家公子,如果是穿越到一个奴隶身上,自己可就悲哀了。

    不过崔格庆幸归庆幸,但是崔格也不是那种没人性的主。两个家奴虽然给崔格看顾车马,但是崔格在这一路上,吃食却从不亏待二人。

    崔格休息够了后,看了看路程!只见那不远处,就是一座山。不,或许说丘陵更好,因为这片地方,是一个平原,只是道路崎岖,有些地方显得高,又是杂草丛林,树木丛生,自然而然也就变成了小山,不过久在巴陵的人,一般都会称之为山。

    这感觉有点夜郎自大,不过古代交通缓慢,巴陵县中,普通人穷极一生,都很难看到山。

    “走了!今天咱们得快点走了,不然赶不到下一个驿站,咱们就只能睡在这荒野之中了。”崔格说着,招呼两个家奴,驾驶着牛车马车前进。

    而那两家奴,也看了看远处的丘陵,神色有些闪烁,眼中透露出恐惧,连道:“郎君,前面是畔马山不如,咱们绕小道而行吧,小的听说,这畔马山中,住着一群湖匪,凶悍的很呢!咱们绕小道,虽然耽误时间,但至少安全些。”

    崔格听到这湖匪二字,眉头微皱。

    崔格自然知道这湖匪是什么意思,湖匪乃是这八百里洞庭独有,指的是一些土匪在洞庭湖里,或者周围,抢劫过路行人,不过这些湖匪一般是没有老巢的。

    基本上大多数湖匪,每天过的生活,就是在洞庭湖中的芦苇荡中四处穿梭,若是遇到什么人,就抢什么人。

    而此时这家奴口中所说,这畔马山中有湖匪,这就让崔格有些诧异了,难道这些人就不怕官府围剿吗?竟然敢在这里固定下来?

    不过崔格虽然武艺不佳,但是还不至于怕,而且崔格估摸着,这些湖匪之所以能在这里混的过去,想必在官府那里有关系,或者是送了哪位官员大礼,所以才能在此驻扎。这些湖匪顶多是劫财,还不至于劫色杀人。

    “不绕路了,早些到潭州,大家早些歇息。”崔格皱着眉头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