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兄弟
    因为崔格已经十分明显的从这黑影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危险而又致命的气息,这是一股死亡的气息!

    而这黑影正是这畔马山的大当家,王铳铠。

    王铳铠一看到崔格,没说半句话,就直接冲着崔格而来!显然想速战速决,将崔格斩杀于马下!

    而此时崔格的脑海中,那迟迟没有反应的大理寺系统,终于有了动静!

    “一级戒备!发现敌方目标!

    敌军:王铳铠

    体制指数:300

    智力:80

    唐朝生存能力指数:113

    武功技能:大漠刀法,祁山直掌,青宏剑法。

    武器:陌刀,大荒刀

    宿主不可敌,建议逃离!”

    崔格听到这一连串的数据后,眉头紧皱!体制指数三百,而自己只有十点,这若是交战,只有死路一条!但是此人智力指数只有八十!

    而崔格知道,此时大敌当前,自己若是逃离,只怕也逃脱不了!崔格想着,只见这王铳铠离自己越来越近!

    突然,崔格看着那王铳铠,大吼道:“王兄,别来无恙!”

    那王铳铠听到崔格的话后,眉头一皱,猛然将自己胯下战马拉住,警惕的看着不远处的崔格!

    “你不是崔家郎君,你是谁!”那王铳铠警惕的看着崔格,大声说道!

    而崔格听到这王铳铠的话后,神色之间闪过一丝疑惑。

    不是崔家郎君?这句话实在是让崔格不得不多想,难道这王铳铠认识自己,而且看着这王铳铠的架势,完全是来杀自己的啊!而且这王铳铠听到自己叫他,瞬间变得警惕,这又是为何?

    而且这王铳铠带着面具,这就更让崔格感觉这个人,不简单,至少这个人,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一般山贼湖匪,哪里会带什么面具,又不是见不得人。

    不过崔格疑惑归疑惑,但是却不会找死的在这个时候承认自己是崔格!

    而就在此时,崔格脑海中的大理寺系统,终于再次发出一道声音:“恭喜宿主完成支线任务,找到畔马山大当家,得到一次抽奖机会!宿主是否现在抽奖。”

    崔格听到这句话后,一阵错愕这王铳铠是畔马山的大当家!

    “现在抽奖!”崔格连忙在心里回应到!

    傻子才不抽呢,万一抽到武功秘籍呢,这样自己和这王铳铠也有一拼之力啊!

    “恭喜宿主,获得三鬼刀法初级,体质指数加二十点。”系统回应到。

    三鬼刀法!崔格眼睛一亮!上一次自己就是想要三鬼刀法,但是没有抽到,这次竟然真的抽到了三鬼刀法!

    而就在崔格获得这三鬼刀法的时候,崔格只感觉自己身体突然出现了一些细微的变化,崔格发现自己握刀的姿势越来越舒服,连手上的刀,崔格都感觉有一种本来就长在自己手中一样!

    而且崔格的脑海中,一个人影,正在自己的脑海中挥舞着唐刀,不过翻来覆去只有三招!

    虽然只有三招,但是在崔格的眼中,这三招,竟然感觉神出鬼没,仿佛在按照着某种规矩运行一般!

    “喂!你到底是谁!”那王铳铠见崔格没有说话,就坐在马上发愣,大喝到。

    崔格被这王铳铠的一声大喝将思绪拉了回来。

    崔格看着这王铳铠,笑着道:“铳铠兄,小弟此次前来,特意为你来送一份礼,这礼虽然不重,但是代表了我的一份心意,还望铳铠兄能笑纳!”

    崔格说着,连忙让那两家奴将牛车给拉了过来。

    王铳铠见崔格如此行径,神色越发紧张,就连这王铳铠身下的战马,都被这王铳铠的双脚夹的有些慌乱。

    “为何给我送礼?”王铳铠冷漠的说道。

    崔格见状,呵呵一笑道:“我崔格向来仰慕英雄豪杰,听说畔马山大当家乃当世英豪,所以此次路经此地,特带来一些薄礼,希望与铳铠兄结为兄弟!”

    当然,这段话不过是恭维那王铳铠的,这段话,崔格在电视中都看过很多,特别这种话,对于这种山贼湖匪来说更是受用,毕竟谁不想被人称为英雄呢。

    但是这王铳铠听到崔格这一番话后,却冷哼了一声道:“你是安西陌刀军的人!为何要来找我,我已经说过,我绝对不会再回去,除非李海威亲自过来求我!若是再敢来纠缠,别怪我王铳铠不念及当年情分!”

    崔格被这王铳铠的一番话弄的糊里糊涂。

    安西陌刀军?李海威?这两个名字在崔格的记忆里,竟然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崔格连忙说道:“铳铠兄误会了,我并非安西军,我乃是巴陵县崔家崔格,若是铳铠兄不信,大可查看我这公验!”

    崔格说着,将自己的公验抛给了那王铳铠。崔格也不怕这王铳铠将公验毁了,让自己去不了潭州,反正崔格有两个公验,毁了一个还有另外一个。

    那王铳铠一把将抛过来的公验捏在手上,扫视了一眼。这上面清清楚楚的写明了崔格的信息,竟然还标注了崔格携带的物品,和去潭州的目的。

    “你真不是安西陌刀军的!”那王铳铠还有有些不相信,再次问到。

    崔格无奈的点了点头。

    而就在此时,那畔马山的其余六十四个湖匪,终于喘息着粗气,从那畔马山上跑了下来。

    “大当家的,怎么了?”那个报信的湖匪看王铳铠个崔格二人都坐在马上,但是却都没有动手,不由的疑惑了起来。

    若是以前,自己还没冲下来。这山下面就已经躺着几具尸体了。

    “没什么,去给我将那牛车牵回畔马山,顺便带着兄弟们撤退,我和他有话要说。”王铳铠用不含任何情绪的话对着那报信人说道。

    “这大当家的,那这任务”这报信人支支吾吾的,看了看崔格,然后又看了看王铳铠,想要说话,但是又怕冲撞了这王铳铠。

    那王铳铠见状,冷哼了一声道:“我说的话你没听见吗?”

    那报信人一听这语气,身子一缩,连忙跑过去,将崔格的牛车牵上。带着其余人麻溜的朝着山上跑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