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奴字烙印
    那钟扒皮见这王铳铠对着自己怒吼,很不服气的说道:“王铳铠,你在这里装什么好人,你下山不就是为了杀了崔郎君嘛!巴陵县王家小娘子出价三千贯要崔郎君的命,你竟然打算瞒着我自己做这笔生意,你还把我当兄弟吗!”

    这钟扒皮虽然看起来像一个莽夫,但是这一句话出来,不只是说给王铳铠听的,也是说给崔格听的。

    “王家?王雨桐?”崔格有些疑惑的看着王铳铠,不知道这钟扒皮话中意思。

    王铳铠说道:“对,我之所以会想要杀你,是因为王家小娘子出价三千贯,要你人头,所以我才会出手,但是如今这单生意我已经打算不接了。

    崔格听完解释后,眉头紧皱。

    王雨桐之前还说要嫁给自己,现在竟然要杀了自己,难道是因爱生恨?崔格不由的这样想着,但是崔格并没有往深层次去想。

    而就在此时,那钟扒皮再次说道:“你不想杀他?你是怕打不过崔郎君,所以才将崔郎君引到这里来吧!”

    那王铳铠没有再和钟扒皮说话,而是对着崔格拱手道:“还望崔兄手下留情,就当我王铳铠欠崔兄一个人情了。”

    崔格原本就不想把这钟扒皮怎么样,不过既然这王铳铠开口了,崔格也不会抓着不放,将架在钟扒皮脖子上的墨羽刀收来回来,与此同时,崔格退后了几步,和这钟扒皮保持一定的距离。

    崔格并不是个蠢人,这钟扒皮话中意思很明显,就是要挑拨崔格和王铳铠的关系,让二人为敌,不过崔格哪里会合这钟扒皮的心意,而且就算动手,崔格也知道,自己绝对不是王铳铠的对手。

    那钟扒皮被崔格松开后,并没有感恩戴德,而是冷哼一声,道:“王铳铠,你要记住,你不过是我可怜你,才让你呆在这里,希望你不要太过分,你要明白你现在的身份,若是没有我,你早就死在大牢里了!”

    王铳铠听到此人的话后,淡淡的说道:“你的恩惠,我已经还清了!”

    “你!好你个忘恩负义的小人,你给我等着!我这就去官府举报你!”这钟扒皮说着,拂袖而去!

    那王铳铠见钟扒皮离去,也没有拦着他,而是对崔格说道:“让崔兄见笑了,崔兄,里面请。”

    崔格见状,也没有多言,毕竟这是人家的家事,崔格不好插手。

    随即崔格跟着王铳铠进了这山寨中的主寨,也就是这王铳铠之前坐的地方。

    “崔兄,请上座!”王铳铠再次说道。

    而这上座,自然就是坐在右首位,而这右首位可不是人人都能够坐的,只有身份特别尊贵的人才能被主人家请到右首座。

    崔格看了看这大厅的摆设,微微皱眉,这房间里,有一个角落里,全部摆满了镰刀和锄头,而大厅上的房梁,则悬挂着若干鱼头,就连这房间里都是一股子鱼腥味。

    “铳凯兄客气了。”崔格说着,随王铳铠一同入座。当然,也不是坐,虽然有榻,但是两人是跪在榻上的。

    两人入座后,那王铳铠首先说道:“不知崔兄此次前往潭州,是为谋官,还是为游玩?”

    “自然是求官,当然,游玩也是有的,不过这一去三年,总不能都在游玩,潭州是一个契机,大丈夫自然要大展拳脚!”崔格好不谦虚的说着。

    “大丈夫要展露拳脚,哈哈,崔兄果然快言快语。我王铳铠佩服佩服!”那王铳铠大笑,不过这笑声中,却夹杂着丝丝不甘和寂寞。

    “铳凯兄,为何脸上带着面具?是容颜欠佳,还是?”崔格疑惑的问到。

    这王铳铠一直带着面具,崔格也见不到此人情绪变化,只能凭借着语气来判断此人性情如何。

    那王铳铠见崔格提及自己脸上的面具,发出一声苦笑,道:“崔兄,不瞒崔兄,我王铳铠其实并不是这江南人士,由于某些原因,才不得已流落到江南。而我这脸上,却是有一个烙印,不能让人看见,否则必将受官府围剿。”

    “烙印?莫非”崔格欲言又止,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

    而那王铳铠则点了点头,道:“我确实是一名奴隶,一名逃跑的奴隶!”

    这王铳铠说着,将自己脸上的面具拿了下来!

    只见此人飞扬的长眉微挑,黑如墨玉般的瞳仁闪烁着和煦的光彩,俊美的脸庞辉映着晨曦,带着天神般的威仪和与身俱来的高贵,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但是脸上一个小小的奴字,却烙印在那里!

    这个奴字,实际上并不是所有奴隶身上都会有,奴字烙印乃是给犯过错的士兵和将领烙印上去的。因为这些人若是不烙印上奴字,很有可能反叛主人逃走。

    而官府若是在街道上看到这样的奴隶一个人在街上行走,定会将其逮捕,关押大牢,等待主人领取。若是没有主人的,将会被再次送回奴隶市场,进行销售。

    崔格看到这王铳铠的奴字后,心中一惊,同时也恍然大悟。

    难怪这王铳铠会一直带着面具,并且会在这畔马山上建立山寨。而且此人的武功甚高,完全不像是一个湖匪,而此时,这一切都解释的通了。

    “呵呵,崔兄不必惊讶,不过某既然请崔兄进来,并且坦明自己身份,乃是要求崔兄一事,若是崔兄答应,我王铳铠愿意用万贯钱财报答崔兄!”那王铳铠笑着说道。

    “万贯!”崔格听到这个数字后,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喉结!

    一万贯啊,古代都说万贯家财,这一万贯,可值不少钱啊,就和现如今的百万富翁一般,不,甚至可以说是千万富翁,因为普通人如果想挣一万贯,就算不吃不喝,挣十辈子,都挣不到这个数字!

    “不过崔兄也不必一口答应,我这事,对于崔兄来说,说容易,也不容易,说难也不难,很有可能给崔兄带来灭顶之灾,所以还请崔兄听我慢慢解释后,再做决定!”王铳铠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