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喝酒
    崔格道:“铳凯兄,大丈夫能屈能伸,忍一时,此事并非没有转机,但是凭铳凯兄一人所言,我也不能全信,不过我倒是有一个办法,可保铳凯兄一展宏图,并且有翻案的机会!”

    “翻案的机会!崔兄所言当真!”那王铳铠激动的说道。双手扶在榻上,声音抖动。

    崔格见状,淡淡的笑了笑,摇着头道:“此话自然不是开玩笑,但是就怕铳凯兄不肯。”

    “是何办法,崔兄大可说出来!”王铳铠连道。

    “我身边缺一侍从,若是铳凯兄同意,可先屈尊于我,待他日,若是陛下大赦天下,我可帮铳凯兄脱去奴籍,若是没有大赦,我亦可保证,十年内,为铳凯兄脱罪,不知铳凯兄意下如何?”崔格说着,将自己的公验拿了出来,放在桌上,推到了王铳铠面前。

    不过这次崔格拿的公验,不是普通的公验,乃是从那大理寺系统中抽的公验,这公验可任由崔格改动!而此时,这公验上,崔格已经写了字。

    侍从:王铳铠,军奴,年二十六,兵器陌刀。

    实际上,这公验,就是记录崔格身上携带的物品的,这公验乃是唐朝进城的关键。每一个人都有这样的公验,目的是为了防止某些非法人士jin ru。

    当然,奴隶是没有的,或者可以这样说,只有唐朝公民才会有。

    “这公验为何会有我名字!”王铳铠看到崔格拿出来的公验,看了一眼后,疑惑到!

    而且这公验和之前崔格给自己的并不一样,但是上面的信息却是真的,而且还有巴陵县崔家等家族的盖章!

    崔格没有奇怪王铳铠的惊讶,毕竟这公验一个人不可能有两份,而且也不会这么早将一个奴隶的名字写上去。

    “铳凯兄,此事恕我不能解释,但是我确实有两份公验,我的提议,铳凯兄可以考虑一下,侍从,想必铳凯兄应该还能够接受吧!而且若是在别人那里,可没我这待遇。”崔格说道。

    确实,崔格能够给王铳铠侍从已经很不错了,若是到了奴隶市场,王铳铠也不过就是一个家奴而已,而且还是那种最低等的家奴,永远没有翻身的机会。

    那王铳铠看着崔格的公验,眼中尽是纠结之色,左手抬起又放下,放下又抬起,仿佛犹豫不定。

    崔格见状,再次说道:“铳凯兄,这样吧,若是你觉得我崔格算个男人,我可以在这里对天发誓,我今日所说,句句属实,若是铳凯兄并不信任我崔格,我崔格就此离去,如何?”

    我就不信,这样你还能拒绝我!

    崔格心中暗喜,没想到,自己接一个支线任务,还能够附赠给自己一个这么强大的打手!自己之所以提出这个意见,完全是看王铳铠武力强悍,若是不然,谁管这种事情,搞不好还会惹上一身骚。

    王铳铠见崔格连这等话都说出来了,原本犹豫不决的心,突然决定了下来!

    与其在这畔马山当一辈子湖匪,还不如信崔格一次,不就是十年嘛,四年都等了,还怕十年!至于崔格所说大赦天下,估计是不可能的。因为王铳铠知道,大赦天下乃是对囚犯,而自己已经被刻上了奴字烙印,终身都是奴隶,除非自己拥有公验,否则根本就不是一个唐朝人!

    王铳铠一咬牙,看了看崔格,狠狠的道:“好,我王铳铠就赌这一回,我看崔兄也不是无胆之辈,否则也不敢在我畔马山下大呼,既如此,我愿追随崔兄左右!”

    “哈哈,铳凯兄果然快人快语,既然如此,那此事就这么定了!”崔格大笑着说道。

    “不过,崔兄,我虽人前是你侍卫,但是除非你性命受到威胁,否则我是不会保护你的,而且我王铳铠不会帮你做恶事!”王铳铠说道。

    王铳铠十分认真,话语间,一丝不苟,崔格若是不答应,他是绝对不会随崔格离去的。

    崔格听到这王铳铠的条件后,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王铳铠能说出这样的条件,至少这王铳铠乃是正义之人。

    “那是自然,你我名义虽为主仆,但却需要相互倚仗才是。”崔格说道。

    当然是相互倚仗了,王铳铠从前可是昭武校尉,要说在官场上打滚,还是王铳铠更老道一些。而且有了王铳铠,就算有人想要对自己不利,也需要掂量掂量了。

    “好,崔兄,若是不嫌弃,咱们畅饮一番,如何!”王铳铠笑着说道。

    “却之不恭!”崔格脸色一喜,喝酒,崔格可是个酒坛子,前世崔格在酒桌上,可是从来不认怂的。

    “好,那我就将我寨子中珍藏的四罐剑南烧拿出来,与崔兄畅饮一番!”那王铳铠说着,立即命人,去取酒。

    剑南烧春!

    崔格听到这四个字,眼前一亮。此酒,在唐朝可算的上是名酒了,也是唐朝四川这次出产的最有名的酒。

    很快,只见两个湖匪,捧着四个大坛子,吃力的走了进来,想来是有点分量。

    而这四个大坛子,每一个都有人小腿高,并且腰围宽厚,看上去一个坛子至少装有十斤酒,而这个坛子的分量只怕也不轻。

    “来,崔兄,请,尽管饮用,若是不够,我那还有几壶宜城九酿!”王铳铠将一罐酒砰的一下,重重的摆在了崔格面前,说道。

    崔格看到这个坛子,左看又看,然后神色有些犹豫,道:“铳凯兄,这”

    而就在崔格还没有说完话,只见王铳铠抱着另外一个坛子,直接往口中灌酒!

    酒水四溢,从王铳铠的口中流到了胸口。

    崔格见状,心头一惊!这也太能喝了吧!就这样喝?不会喝死人吧!

    不过崔格是想多了,古代的酒,实际上酒精浓度并不高,就崔格这一坛子酒的酒精量,也就只相当于二两五十二度的白酒。

    崔格想着,缓缓打开自己身前的坛子。

    只见这坛中酒,隐隐泛着琥珀色,看上去黏稠浓腻。

    崔格费了点力气,才将这坛子举起,缓缓的喝了一口。

    嗯没啥辛辣刺激的感觉,反而觉得有些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