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马家村
    这就是唐朝的酒吗?崔格喝着喝着,也大口往嘴里灌。这酒喝起来不会刮喉咙,甜甜的,倒适合当饮料!

    很快,崔格就喝了近大半坛,但是胃容量有点装不下了。而那王铳铠却像没事人一样,酒坛子很快就空了!

    “哐!”

    酒坛子被王铳铠一手,直接给摔在地上,瓷片满地都是。

    “哈哈,好酒,痛快!”这王铳铠一抹嘴,大笑着说道。

    崔格见状,脸色露出为难之色,手中拿着酒坛子,再次喝了起来!

    “嗝!”

    崔格喝完后,打了一个嗝,随即学着那王铳铠的,将酒坛子直接摔在了地上。

    还别说,这摔酒坛子还真挺爽的,特别是那声音,清脆入耳。不过崔格也不由的暗暗可惜,这都是古董啊,若是将这些东西带到现代,自己随便出手,就能够卖上个几十万,多弄几件,一声无忧啊。不过可惜,在唐朝,这种酒坛子,也就三十文钱一个。

    而就在崔格还没缓过神来,这王铳铠再次将一坛子酒摆在崔格面前,道:“崔兄,再来一坛,哈哈,好久没有人愿意与我喝酒了,今日一定要喝个痛快!”

    王铳铠说着,准备再次举起坛子,喝起来。

    崔格见状,连忙拦住王铳铠。开玩笑,再不拦着,这王铳铠非得把自己喝死在这里,虽然酒精没有多少,但是这胃受不了啊!

    也难怪没有人愿意和他喝酒,就他这胃容量,只怕也没有几个人能比的过他了!何况这是在南方,而不是在北方。南方人喝酒,好歹也有一个杯子,再不济,也有一个碗吧,哪有这样灌的。

    “铳凯兄,酒是好酒,不过不是这样喝的,酒也是用来品的,这剑南烧春,乃是蜀地名酒,可不能这样浪费了,刚才陪铳凯兄海饮了一坛,如今只剩下两坛,不知铳凯兄,是否愿意与我一同品酒?”崔格说着,将自己身前的那坛酒放在地上,然后将王铳铠的那一坛拿了过来。

    王铳铠见崔格这么说,先是一愣,随后恍然大悟,拍了拍自己额头,做懊悔状,连道:“哈哈,还是崔兄说的是,这里乃是江南,海饮倒是不合时宜,既然如此,那我就做一回斯文人,与崔兄一同,品品这剑南烧春!”

    说着,王铳铠连忙招呼人,拿来了两个碗。

    崔格见状,连忙松了一口气,将酒倒满。

    “来,铳凯兄,请。”崔格将碗推到王铳凯面前,随后自己举起碗,轻轻的泯了一口。

    崔格实在是喝不下了,正好见此机会,缓缓神,消化一下,若是再喝下去,这肚子,真的会炸掉。

    王铳铠也学着崔格的样子,轻轻的喝了一口,但是这王铳铠终究是个武夫,哪里懂得品酒,一口又将那酒喝光了,还说着:“还是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比较爽快。这一小口一小口喝,这酒寡淡如水!”

    崔格拖了拖时间,花了一个时辰,将酒喝光,也让这王铳铠心满意足,不过,这王铳铠却喝了三坛,而崔格只喝了两坛,而且中途还去了三趟如厕。

    此时,已经是傍晚时分。夕阳那辉煌美丽的影子投在被晚风吹皱的江面上,撒下了一大片闪亮的、鲜艳的玫瑰红的细鳞片,将远处的洞庭湖给渲染得灿烂夺目,水天一色,还真有范仲淹那岳阳楼记中的宏伟壮观。

    崔格和王铳铠二人,站在这畔马山山顶,远远的眺望。

    “铳凯兄,准备些许用品,今日便随我去潭州吧,此地虽美,但是大好前途,还是要我们去拼搏。”崔格看着美景,眼中却满是抱负。

    没办法,崔格才二十出头,正是意气风发的年纪,美景对于崔格的吸引力,确实不大,权力才是崔格想要追求的东西,毕竟唐朝乃是盛世,没有权力,穿越到唐朝,可就只能碌碌无为一生。

    而王铳铠却道:“无需准备,我一人一马一刀,随处可去。”

    “好,既然如此,那咱们就上路吧。”崔格说着,率先下了畔马山,而那王铳铠则回山寨里取马取刀。

    不过半个时辰,天色渐渐暗淡,昏黄的天色,将人的眼睛也照耀得有些模糊。而此时,那王铳铠终于从山上飞奔了下来,不过,此时这王铳铠的脸上却没有带着面具。

    “走,启程!”崔格说着,翻身上马,纵马而行,王铳铠紧随其后,而崔格的那辆马车和两个家奴,没了牛车,也快捷了许多。

    至于崔格的牛车和那些钱财,崔格既然说送给畔马山,那自然就不会收回来。只不过崔格身上却也没有多少钱了,只剩下大概一贯。

    又经过几日舟车劳顿,崔格终于来到了潭州城外的一个小村庄,这个小村庄名叫马家村,村中人口不多,大概八十户左右,也算的上是一个中等村庄。

    此时天色已经漆黑,崔格此时想要进城,是不可能的了,因为唐朝有宵禁,夜晚城中是不会有人行走的,若是被官府抓到,不管什么原因,一律赏板子。

    “吼!”一声响彻天地的龙吟!

    牛芒看到这龙晨竟然一转眼之间,竟然变成了**,嘴里结结巴巴的说道:“龙”

    随后牛芒一歪脖子,直接昏迷了过去!这震撼力实在太大了!

    而龙晨见牛芒昏迷过去后,再次变回了人类形态,嘴里喃喃道:“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本龙龙还治不了你了,你就安安心心接受契约吧!”

    就在龙晨说完后,那空中的法阵,慢慢的缩而牛芒和龙晨一人一龙之间的距离也慢慢缩短,最后,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最后,那法阵化作一道道红色的血液,钻进了二人额头的伤口之上!紧接着,二人伤口闪过一道金光,精光退去后,两人额头上的伤势,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龙晨见契约已经完成,抱着牛芒,缓缓落在了祭坛上!

    “嘻嘻,不知道你能够觉醒出什么样的能力,如果是战斗型的能力就最好了,这样我就完全不用怕猎龙者了!”龙晨看着牛芒傻笑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