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免费人力
    王铳铠冷漠的点了点头!随即几个腾挪之间,来到了台阶下,将这些围攻过来的乞丐挡住!

    “就此退去,我只断他一人之腿,若是不然,尽皆断之!”那王铳铠说着,眼中战意狂飙!

    那些乞丐听到王铳铠的话,心中不由的一寒,随即警惕的看着王铳铠!毕竟老大让他们打,自然不会有人后退,否则,莫说是在潭州城乞讨了,就算想活着离开潭州城,都是妄想!所有人都知道,二狗虽然是一个乞丐,但却是个有后台的乞丐,得罪不起。

    “还愣着干什么!”二狗见这些乞丐停住了,连忙呵斥到!

    那些乞丐见状,也管不得那么多,抡起棍子,就朝着王铳铠头上猛砸下去,下手没有任何轻重。

    王铳铠见状,脸色一变,连忙后退几步,躲避这些棍棒!随后双脚踩在一根棍子上,三两步,随棍而上,越过众人,朝着躲在后面的二狗而去!

    擒贼先擒王,王铳铠一武将,自然知道战斗该以什么样的方式最快结束。

    而那躲藏在一众乞丐身后的二狗,见王铳铠竟然朝着自己冲了过来,脸色一变,从自己怀里掏出一个黑色的布包!

    “去死吧!”那二狗冷笑着,将自己怀中的布包朝着冲过来的王铳铠抛散去!

    只见这布包中包裹着的东西,瞬间散了出来,朝着王铳铠的眼睛而去!

    王铳铠见状,也顾不得这么多,连忙拦住眼睛!但是就在这一瞬间的事情,只见这二狗从自己怀里突然掏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就朝着王铳铠腹部捅去!

    说时迟,那时快,二狗的匕首,没有丝毫犹豫的就捅在了王铳铠的腹部!

    但是,却没有听到兵器捅如身体的那声沉闷,反而是钢铁**的声音!只见王铳铠的腹部,一道耀眼的金属光泽暴露出来!

    想来,这王铳铠腹部应该藏有什么金属,所以这金属将王铳铠挡了一刀,也救了王铳铠性命。

    “镪!”

    一声脆响!二狗的匕首再也进不了王铳铠的腹部,就这样被挡住了!

    而王铳铠却冷笑了一下,猛然一挥大荒刀!

    “卡擦!”

    一声骨头断裂的脆响!并且伴随着一声惨叫!

    “啊!我的手!啊~”

    只见二狗已经躺在地上嗷嗷直叫,眼泪鼻涕和冷汗充斥在那张痛苦到扭曲的勉强!

    而就在这时,王铳铠身后的那些乞丐的棍棒,也适时的落在了王铳铠的后背上!

    “嗯哼!”王铳铠闷哼一声,结结实实的挨了三四蒙棍,踉跄三四步,才回过神来!这三四棍可不轻,王铳铠的脸上洋溢着痛苦之色,但是却没有丝毫胆怯!

    “小小乞儿,如此猖狂,找死!”王铳铠挨了这几闷棍后,开始暴怒了起来!

    说着,王铳铠将手中大荒刀握在手中,神色阴沉,一步步朝着这些乞丐走了过去。每走一步,气势便上升一分。

    而那二狗,拖着自己的手,看着王铳铠,杀气暴露无遗!

    “给我杀了他,出了什么事,我担着!”二狗撕心裂肺的怒吼到!

    这二狗,气量可不会大,王铳铠二话不说断自己一只手臂,二狗不杀王铳铠,难以泄愤!

    那些乞丐见状,再次一拥而上,仿佛拼命一般,朝着王铳铠冲了过去,一顿棒子,毫无章法的锤了过去。

    王铳铠见状,面部狰狞,手中大荒刀挥舞!这大荒刀不比崔格的横刀,此刀主要为重兵器,一刀下去,顿时那些朝着王铳铠挥舞过来的棍子,或多或少,断了四五根,而其他的,却被击打到另一侧!

    紧接着,崔格上前,对着一个乞丐就是一脚,直踢在这乞丐胸口部分!

    那乞丐受王铳铠一脚,哪里受的了,身体如同破布偶一般,朝后倒飞了出去,撞倒了后面数人,而自己则口吐鲜血!

    那些乞丐见状,哪敢再上前,皆后退几步,神色惊恐!

    若是寻常人,早就被这些乞丐给打死了,而王铳铠,只是受了几棍,但是却伤了对方两人,这些乞丐如何不害怕,而且人人畏死,都怕下一个倒霉的就是自己,所以没有一个乞丐愿意做出头鸟!

    那二狗见众人不敢动手,脸色阴沉的能挤出水来!

    “撤!”

    二狗紧咬着牙根,低声怒吼到!

    王铳铠见状,又是一个腾挪,出现在二狗身前,大荒刀如鬼魅一般出现在二狗的脖子上。

    “我家公子还没说让你们走呢!”王铳铠淡淡的说道。

    二狗看着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看了看王铳铠,只见王铳铠面不改色,在这潭州城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的二狗,自然一眼就看出来,这王铳铠定是杀过人,不然不会如此面不改色!

    “那你说怎么办!”二狗一脸怒色说道。

    “你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断一条腿,一个是给我家公子磕三个响头,再赔我家公子一百贯,当做清洗门庭的费用,我家公子自然就放你们走!”王铳铠淡淡的说道。

    “你!……你们不要欺人太甚!我已经断手一只,此事算是扯平了!”二狗气愤的说道!

    不过这二狗又拿王铳铠没有办法,毕竟这刀架在脖子上,自己稍微反抗,自己人头就落地了!

    而就在此时,崔格缓缓走了下来,淡淡的道:“王铳铠,刺史府你就不要去了,我宅子刚刚好还没清扫。就请这些人帮帮忙,帮我把庭院打扫干净,房屋修理一下吧!”

    “是,公子!”王铳铠点了点头。

    随即王铳铠看着二狗,说道:“听到没,我家公子宽宏大量,你们今天只要把宅子打扫干净,我家公子便放你们走,若是不然,你今天就再断一只脚!”

    王铳铠说着,大荒刀的刀刃,紧紧贴在二狗的皮肤上!那股冰凉的感觉,刺激到二狗的灵魂,这二狗就算再硬气,也不得不从,连道:“好好好,你别激动!”

    随即二狗站在原地,声音**的对着后面的乞丐呵斥道:“你们还不快去帮小郎君打扫宅院!一定要打扫干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