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一动不动
    崔格见二狗如此听话,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二狗,神色冰冷的警告道:“若是你听话的话,或许中午我会请郎中回来给你看看你的手,为你缓解一下痛苦,若是不听话,那就别怪我了!”

    崔格说着,从正门绕到后门,从后门中迁出了自己的马。

    这刺史府可比较远,而这潭州城也不是个小地方。从崔格的宅院到刺史府,骑马都要两到三个时辰!徒步,半日未必能走到刺史府,就算走到刺史府,也无法在天黑之前回来!

    崔格策马奔腾,还好路上行人不太多,马速还行,花了两个时辰,终于赶到了刺史府!

    崔格在一个气派非凡的府第前停下,府第上挂着一个偌大的金漆牌匾,上面龙飞凤舞写着三个大字:刺史府。

    这里是大唐历代潭州刺史府的宅子,高高的门楼、打着铜钉的黑漆大门、门边威武的石狮、高高的门槛还有御赐的金漆牌匾,无不彰显着它的光荣与辉煌。这是崔格那座小宅子比不了的,虽然崔格那房子的门外的摆设和此地差不多,但是不管是那门槛还是石狮子,都比崔格大,高。

    而这刺史府门外站着的四个人,也不是什么奴仆,而是穿着官服,握着唐刀的侍卫!

    崔格走上前,看了看这四人,对着四人拱手,道:“在下巴陵县崔氏,崔格,奉家中长辈之命,前来拜见张儒刺史,这是我的名帖,还有一封书信。”

    一侍卫上下扫视了一眼崔格,微微皱眉,但还是接过崔格手中的名帖和书信,道:“张刺史公务缠身,刚刚出府,如今不在府中,你这名帖和书信可留下,若是刺史有空,会通知你的,你可以回去了。”

    张儒不在家?崔格也是眉头一皱,这可不太妙啊,而且,这书信若是不亲手交给张儒,只怕这书信很难到达张儒手中。

    要知道,一个洲的刺史,公务何其之繁忙,哪里会有时间看来拜访的人的名帖。也不是谁一来,都见的,若是人人都见,张儒干脆在这里接待宾客得了。

    随即,崔格再次作揖,道:“既然张儒刺史不在,还请将名帖和书信还我,我他日再来拜会。”

    那侍卫见状,也没说什么,将名帖和书信交还给崔格。毕竟守门,像崔格这样的人见多了,也就没什么奇怪的了。

    “打扰了,告辞!”崔格淡笑着说道。随即崔格转身准备离去。

    而就在此时,突然从门内闯出一侍女模样的小丫头,看上去不过十四。但是却穿着一身绸缎,妆容有礼,甚至发髻上还有首饰,一看就知道,这个侍女在刺史府中地位不低。

    “慢着!小郎君,我家主人有请!”那侍女冲出来第一件事,就是叫住崔格。

    崔格问声,回头望去,皱眉道:“你家主人?”

    而那侍女却没给崔格任何时间,拉扯着崔格的衣袖就往刺史府中拽了进去。

    而门外的侍卫,却并没有阻挠崔格,任由崔格进去。

    “喂,等一下,别急啊!”崔格被这侍女拖着一路奔跑,崔格连忙叫停。

    但是这侍女却不理会崔格,而是说道:“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到了再说话!”

    很快,这侍女将崔格带到了这刺史府后院!不过这刺史府也是够大,把崔格累的气喘吁吁,最后这侍女在一间房子外停了下来。

    “小姐,人给你带来了!”那侍女在门外敲了敲门,轻声细语的说道。

    小姐?崔格不由瞪大了眼睛!这里不会是女孩子的闺房吧!不会吧,唐朝女子难道已经开放到如此程度了,竟然可以带连见面都没见过的人来闺房!

    而就在崔格胡思乱想之际,只见这房门打开了一些,但是却没有全开!

    只见一个女子的脑袋从房门内伸了出来!这女子四处张望了一下,随即看了看崔格,然后对着这侍女说道:

    “小阮,眼光不错!”

    说着,还对这个叫小阮的侍女笑了笑。

    这不笑还好,一笑,崔格竟然发现,这女子脸上还有淡淡的酒窝!随即崔格眼神盯着这女子看了看!

    只见此女子一身白色的拖地长裙,宽大的衣摆上绣着粉色的花纹,臂上挽迤着丈许来长的烟罗紫轻绡。芊芊细腰,用一条紫色镶着翡翠织锦腰带系上。乌黑的秀发用一条淡紫色的丝带系起,几丝秀发淘气的垂落双肩,将弹指可破的肌肤衬得更加湛白。脸上未施粉黛,却清新动人。

    虽称不上绝色佳人,但也倾国倾城,外加那一丝酒窝,婉转可爱,更是让人心中亲近。

    而崔格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此女子,乃是张儒的二女,张悦!因为张儒只有一儿一女,儿年二十三,在军队从军,而女儿十八。所以面前这女子定是张悦无疑。

    崔格说道:“不知小娘子找在下何事?令尊可在府中?”

    崔格主要是来找张儒的,而此时面前是张儒的女儿,崔格可不敢随意勾搭,万一留下不好的印象,那就不妙了。

    “我问你,你是不是很想见我阿耶?”张悦从房中走出,将房门关紧,随后对崔格笑着说道。

    “当然。”崔格点了点头。

    “不过,我阿耶可是很少见客的,而且我阿耶日理万机,应该也不会见你!但是,如果你能帮我一个忙的话,我可以带你去见我阿耶!”张悦在崔格面前晃悠了两下,得意的笑着。

    “帮忙?什么忙?”崔格眯着眼睛问。不过崔格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这忙应该不是这么好帮的!

    “嘻嘻,其实呢,也不是什么大忙,也不要你做什么,只要你陪我去那个亭子上坐半个时辰,不动弹,就可以了!”张悦说着,指了指远处在一片荷花池中的亭子。

    崔格见状,皱眉道:“我爬不上去,太高了。”

    虽然崔格不知道为什么要他上去,还一动不动,但是崔格不是傻子,既然张悦这么做,肯定是有目的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