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卢万才的怒
    张悦见崔格推辞,脸瞬间不悦,道:“你若不帮我,那你就别想见到我阿耶!而且,我还要告你私闯民宅,到时候你可就要蹲大牢了,自己想想吧!”

    所完后,还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看的崔格牙痒痒。

    果然最毒妇人心啊,崔格不答应,张悦就威胁崔格。而崔格见状,心中苦涩异常,心想,果然不是什么好事。

    “我答应,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但是今天我必须见到张儒刺史!”崔格咬着牙答应了下来!没办法,就算崔格一万个不愿意,还是答应了。

    “好,再过一个半时辰,阿耶会回来一趟,到时候我带你去见他!”张悦见崔格答应,眉开眼笑!

    “……”

    崔格点了点头。

    而就在此时,远处,突然传来一声男子的笑声!

    “哈哈,悦儿,你要的小白兔我给你带来了!”这是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声音中带着兴奋和得意。

    而张悦听到这声音后,神色紧张,连忙对着身边的小阮说道:“哎呀,他来了。快快快,去拖住他!”

    随即张悦慌乱的托着崔格就往那亭子而去。到了亭子下,张悦看了看亭子,又看了看崔格,停顿了一下!突然,张悦一把抓住崔格的手腕,身子微微一顿,弹跳而起,瞬间带着崔格抵达这亭子的顶部!

    崔格见到这一幕,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略带可爱的小姑娘!她竟然会轻功,这个世界疯狂了吗?一个看去文静婉转的女子,竟然还是一个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

    而张悦见崔格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自己,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把头转过去,别给我露馅了。”

    说着,张悦拉着崔格在这亭子顶坐了下来,面对着那荷叶池。不过此时五月未至正是四月末,却是没有荷花可欣赏,只有池中荷叶青翠夺目,池水微风,涟漪渐渐。

    而就在此时,那在外大笑的男子,终于突破小阮的围堵,进了内院。

    “卢郎君,别进去,进去你会后悔的!”小阮拦不住这姓卢的男子,大叫到!

    而那姓卢的男子,其实是爱慕张悦的男子,名叫卢万才。两年前便对张悦一见倾心,而且这卢万才,还是范阳卢氏直系血缘,后台也强硬,就算是张儒,也不敢直接帮张悦拒绝这男子,所以张儒对此事也是放任不理。而这卢万才也是个痴情男儿,张悦拒绝他不下十次,这卢万才每次被拒绝后,都伤心而归,但是过不了几日,又会登门示爱。

    而这卢万才的死缠难打,自然让张悦烦恼。每次卢万才要来找张悦,都会先投名帖,并约好时间,才来刺史府。按照这卢万才的意思,就是表示对张悦的绝对尊重,而对于张悦来说,就意味着,要想什么办法让卢万才死了这条心。

    而这次,显然,崔格就成为了张悦的挡箭牌了。

    只见这卢万才一jin ru内院,连看都没看那亭子,和亭子的两个人,急匆匆的走到张悦的房门前身抱着一堆礼品,在那里敲门。

    “悦儿,悦儿,你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卢万才在门口敲了半天门,而房间里却没有人。

    就在此时,小阮跑了过来,气喘吁吁的说道:“卢郎君,我家小姐不在房间里。”

    “不在房间里?在哪?”卢万才说着,四处张望了一下,最后,目光终于停留在那亭子!

    只见亭子的张悦和崔格二人,正坐在那里,两个人相依相偎,张悦的脸还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卢万才看到这一幕,身体如同被掏空了一般,手中捧着的礼品,“砰”的一下,全部散落在地!

    “他是谁!”卢万才看着崔格,双拳紧握,浑身**,双眼之中,一股无影的杀意,冲云霄!一副怒不可揭的样子,仿佛要将崔格生吞活剥了一般!

    在这潭州城中,谁人不知张悦是他卢万才看的人,没想到,在这潭州城中,竟然有人敢动他卢万才看的女子,简直就是找死!

    小阮显然被这卢万才的气势给吓住了,脸色惨白,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也不知道……”

    小阮说着,退后两步,低着头,不敢看卢万才,同时心中想着,这下糟糕了,那小郎君要遭殃了,得告诉小姐,让那小郎君早些离开潭州城才是。

    卢万才见小阮这么回答,脸色更是铁青,双手紧握,握的咯咯直响!

    随后又看了看崔格和张悦,不过并没有前,而是冷哼了一声,嘴里嘀咕道:“找死!”

    说着,这卢万才拂袖而走!

    而那小阮听到卢万才口中吐出的那两个字,脸面无血色,呆呆的站在原地,呆了几个呼吸才反应过来!

    随即小阮慌慌张张的跑到亭子下,轻声说道:“小姐,可以了,卢万才走了!”

    而崔格却不知道卢万才刚才发生了什么事,见此事已经完结,连忙松了口气。

    说实在话,刚才这张悦搂着自己的手臂,头轻轻靠在自己肩膀,崔格感受着张悦身的温度,还有女子特有的香味,都有些把持不住了,若是再多坐一会,崔格都感觉自己下半身要炸了!

    而张悦见卢万才走了,连忙撒开崔格的手,然后从亭子一跃而下。

    “嘻嘻,小阮,你家小姐聪明吧,想必这次过后,这卢万才至少半个月不会过来了!”张悦洋洋得意的说道。

    不过就在此时,还被遗忘在亭子的崔格,正从亭子蹒跚着爬下来。

    没办法,崔格只会刀法,但是却并没有习武,这亭子有三米高,崔格若是就这样跳下来,崔格还有点不敢,所以只能蹒跚着爬下来。

    “小娘子,忙我帮了,你说的话,可一定要实现啊!”崔格连忙说道。

    张悦见崔格这么说,十分满意的笑着说道:“你放心了,你帮我一个大忙,这点小事,自然不在话下!对了,不知小郎君是否用过午饭,如今正是午时,府中备有饭菜,小女子也好答谢郎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