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中毒身亡
    张悦看了看桌上,才相信崔格所说非虚,诧异的道:”没想到,这吴爷爷竟然喜欢桃花泡茶,不可思议。“

    张悦说着,将手中饭盒往大厅左侧一张空桌一放,道:“快点吃吧,吃完好商量事情。”

    崔格简章,也不客气,打开饭盒,将菜拿出,就吃了起来。而小阮则将另外一个饭盒交给王铳铠,让王铳铠分给府中下人。

    饭吃饱后,张悦让小阮将饭盒收起,随即从身上掏出一张纸,道:“这是昨晚的口供,你看看吧,看哪里有什么疑点。”

    张悦说着将纸交于崔格。虽然张悦不知道崔格到底行不行,但是崔格既然想破案,张悦自然要带着崔鹤一起。毕竟两家关系非同一般,就算是只认识短短一天,张悦还是会尽全力去帮助崔格,再说昨日崔格帮了张悦一个大忙,所以这点事,也不值得一提。

    崔格接过纸张,看了看,这上面的供词和之前的差不多,但依然没有提起那个神秘的客人到底是谁。崔格不由皱眉道:“你确定你们审问过了?”

    崔格确实怀疑,若是审问过,这其中话语定然严谨,但是这纸张中话语就如同是昨天复制的一样,所以崔格才不得不怀疑没有审问。

    不过崔格不知道的是,唐朝抓住嫌犯,并不会动用酷刑逼供,在唐朝的监狱里,不会出现惨无人道的逼供方式,最多就是打上几板子,但是这些东西,显然不会太有效。

    “审问过了,不过并没有审问出什么东西,所以现在,我们唯一的线索,就只有那个薛定晴了,或许我们能从那个薛定晴身上下手,而且我听说,这薛定晴的情郎,被薛老爷用手段弄去参军,实则是为了将自己女儿和那情郎分隔,所以”

    张悦说着,神色越加凝重,道:“我认为,此事很可能是薛定晴报复。”

    而崔格却摇了摇头道:“若是没有确凿的证据,还是不要做这么大胆的设想,不过我们倒是可以从这个薛定晴下手,若是下人不知道薛老爷那天会客的人是谁是因为身份不够的话,这薛定晴应该知道一些什么!”

    确实,崔格推算的并没有错,薛老爷能够把自己女儿一起带到马家村,那么证明那客人和薛定晴或多或少有些关系,不然薛老爷怎会带自己女儿一同前往,而不是让女儿待在潭州城呢。

    “既然如此,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就去吧!”张悦点了点头道。

    “好。”崔格也同意,不过崔格又想到一件事,道:“对了,任命书下了没?”

    张悦听到崔格的话后,猛然想起这件事,连忙将东西拿了出来到:“任命书有了,我阿耶给你弄了个好差事,捕吏。虽然这捕吏算不上是个官,但是你若是能破了此案,倒是可以借此作为跳板,当个九品,若是做得好的话,也许会送往长安哦!”

    捕吏,负责捕捉犯人的一种武官。

    在封建社会的县里都设有衙门,相当于警察局。捕吏就相当于警察。每当县里有突发事件,如盗窃案或者强盗闯来抢劫,捕吏都会奉命镇压犯人集团。

    崔格对于这个差事并不反感,捕吏就捕吏吧,至少自己有事可做。

    随即,崔格跟随张悦一路奔波,终于在两个时辰后到达关押戴老头和薛定晴的牢房。

    崔格不由不感叹,这古代,时间真短,一生真的只够爱一个人。光是这路程,就远不可及,若是送封信,几天,十几天,甚至几个月才能送到。

    昏暗的牢房里,响彻着狱卒的呵斥之声,也夹杂着一些哀嚎,不过这些哀嚎并不同于惨叫,而是痛苦。

    牢房的居住条件可不怎么好,昏天黑地,而此时春末夏初,天气更是潮湿不堪,若是人睡在这样的环境里,很容易得病。

    崔格沿着牢房一路走来,一股子的霉味散之不去,并且夹杂着臭水沟的味道,极为难闻。

    很快,张悦就带着崔格来到了关押薛定晴的牢房,不过却没有看到戴老头的身影,因为男女牢房是分开的。

    “把牢房打开。”张悦对着一个狱卒说道。

    狱卒见状,立即将牢房打开,然后让崔格和张悦进去,随后又将牢房锁上。

    而此时那薛定晴,正蓬松着头发,穿着灰褐色麻布囚衣,蹲坐在牢房的一个角落里,头深深的埋在双腿之间,像是睡着了,又像是闭着眼睛痛哭。

    崔格见状,咳嗽了两声。

    那埋着头的薛定晴却没有任何动静,依旧埋头。

    张悦见状,忍不住上前走去,拍了拍薛定晴的肩膀!

    而就在此时,这薛定晴的身体轻微的倾斜了一下,最后,竟然倒在了地上!露出来一张惨白的脸,嘴唇发黑!

    崔格和张悦见状,心中一惊,连忙上前,只见这薛定晴此时已经完全没了呼吸,脉搏也停止了!

    “死了,中毒而死的。”张悦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满脸的失望。

    “你们……唉!犯人进来的时候,你们没发现身上藏有毒药吗?”崔格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

    这可是重要人证,此事这薛定晴死了,这唯一的线索,也就断了!

    “让仵作过来验一下吧!”张悦皱眉道。

    张悦记得,自己明明查看过,关押的时候,的确没有携带毒药,就算是口舌中,也查看过,什么都没有发现,怎么可能会中毒身亡!

    很快,一个仵作便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这仵作被着个箱子。

    仵作用银针在学定晴的喉结出,腹部处分别扎了一针,然后翻看了一下眼皮,观察了一下口舌,最后眉头猛皱道:“小娘子,此人……并非中毒身亡,而是先前吃了某种食物,后来又在牢房中使用了一种食物,两种食物在肚子中交织,而此人又处于月事,三者一并,才产生了一种毒素,最后死亡!而且这种毒药的作用也十分奇怪,会让人感觉到肚子痛,但是由于是月事,所以一般不会有人察觉,并且还伴随着催眠效果,就算中毒,也不会有人发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