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枫康里
    张儒见夏浩这么说,面无表情的道:“夏浩,若是你不知道,柳絮城为何如此看重你,不管是私交还是工作,你二人关系都十分密切,这又如何解释。”

    “张刺史我真的没有说谎,我是被逼的,若是我不帮他,我就会死,我只是为了保住性命,迫不得已。我若死了,我家中妻儿,定受颠沛流离之苦,我如何忍心。还望刺史明鉴啊,对了,崔捕吏能为我作证啊,他也服了毒药。”夏浩像看到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看着崔格,希望崔格给他作证。

    崔格见夏浩指着自己,神色冰冷的点了点头道:“我承认他服用过毒药,但是我不能确定这其中,他是否插手,而且夏浩是和柳絮城一起逃走的,所以,我认为,夏浩或许知道一些事情。”

    崔格说着,缓缓看向夏浩,再次说道:“夏浩,若是我知道怎么解毒,你是否愿意将你知道的事情说出来?”

    夏浩听到这句话,神色一愣,怀疑的道:“你能解我身上的毒?不可能,这是七命丹,哪是这么容易就能解的。”

    夏浩并不相信崔格,但是却又怀疑崔格能解,十分纠结,但是却没有把握做出决定。

    崔格见状,冷笑了一下,道:“我若是不知道解,我为什么还要调查此案?我不是找死吗?”

    夏浩见崔格如此自信,倒是不像是撒谎,神色犹豫的看了看张儒,突然叹了一口气,再次说道:“若是我说了,希望刺史能看在我为潭州忙碌多年,网开一面,不要杀我。我家中妻儿身无傍身之技,若是我不在人世,妻儿定颠沛流离。”

    夏浩说着,脸上满是愧疚之意。

    张儒见夏浩这么说,摇了摇头,斩钉截铁的道:“只要你招,我会给你妻儿一笔钱,虽不至于能衣食无忧,但却不至于颠沛流离,至于你……本官无法饶恕,此案乃是重罪,轻饶不得。”

    “好,那我将我知道的都说出来。”

    “其实柳絮城想要那潭州布防图,并非柳絮城与他国勾结,而是因为别人想要,而且那个人,还是大官,只不过,我并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只知道柳絮城叫他督主。其他的我就真的不知道了。”夏浩说道。

    张儒听完,眉头紧锁道:“督主,看来此事真的是暗教牵扯其中,此事重大,必须立即禀报朝廷,否则祸患无穷啊。”

    随即,张儒看向林朗,道:“林朗,此事便由你去吧,相信,大理寺应该有人手能够处理此事,而且,这暗教的势力,也越来越广泛了,该杀杀锐气了。”

    林朗点了点头,郑重的道:“定不负刺史所托,暗教的一众人等,武功高强,若是刺史遇上暗教之人,千万小心,而且今日,我们已经两次碰到过暗教的人了,想必潭州应该还有不少暗教之人,不过柳絮城死了,想必那些暗教之人,短时间内不会有大动作。”

    张儒点了点头,随即再次看向夏浩,语气冰冷的道:“夏浩,押入死牢,即日问斩。”

    说着,两个士兵将夏浩给拉走了,而柳絮城的尸体,则用一个木车,给拉走了,直接往城外的乱葬岗给扔了。

    堂堂一个御史中丞,竟然落得这个下场,真是讽刺啊,一步错,步步错,若是柳絮城不杀薛老爷,只想盗取潭州布防图,想必也不会死,但是却杀了薛老爷,也没有杀了崔格,心软,是人的大忌。

    崔格见案件已经告一段落,上前道:“张刺史,既然案件已经调查清楚,我就先回去了。”

    崔格说着,托着疲惫的身子,准备离开了。这一天,可够崔格折腾的了,终于弄玩了,此时崔格只想躺在床上好好休息一晚,从没这么累过,这还真是第一次。

    张儒见崔格要走,连忙叫住崔格,笑着道:“崔格啊,过两天就是端午了,你在潭州也无亲友,不如后日来我府上?”

    张儒眼中带着欣喜和诚恳。

    崔格一愣神,后天就是端午了,崔格倒是还真给忘了,连忙点了点头:“多谢刺史,我一定到。”

    张儒的邀请,崔格怎么能不去,虽然崔格不喜欢随意串门,但是自己在潭州真的没有认识的人,也不知道怎么过端午。

    张儒见崔格答应,满意的笑着,同时对着一旁的林朗道:“林少卿,一起如何?”

    而林朗却摇了摇头,一脸遗憾的道:“刺史美意在下心领了,但是明日我将启程去洛阳,不敢多逗留,还望刺史勿怪。”

    张儒见林朗这么说,楞了一下,大笑道:“哈哈,我倒是把这事给忘了,好吧,既然如此,那就算了,不过既然你明天就走,不如今天晚上,去枫康里喝上几杯,一来庆祝一下此次案件被破,二来,也给你践行,不知意下如何?”

    张儒说着,连忙给崔格做了一个眼色。

    崔格会意,连道:“对啊,林少卿,时辰尚早,不如去畅饮一番,我还要多谢林少卿的帮助呢,要不是林少卿,我又怎么可能这么快破案。”

    林朗见盛情邀请,难以推辞,笑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哈哈,走,去枫康里。”

    随即,三人朝着这所为的枫康里而去。

    不过,三人中,除了张儒,没有人知道枫康里在哪里,也不知道这枫康里里面都有些什么。

    就这样,张儒带着崔格和林朗二人,来到一个被一人高的围墙围住的超大居所。别看是居所,实际上,这里面是坊市,里面各种供人消遣的地方数不甚数。有什么青楼啊,酒馆啊,什么的,不过其中大多都是玩乐之所,有名望的豪绅,官员,基本上夜夜笙歌。

    三人一进这枫康里,只见一片繁华的景象出现在三人面前,只见其中形形色色人男女出入其中,四周灯火照耀,宛如白昼,各种声音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人的嘈杂声,乐器声,还有歌女的天籁之音。三人的脑海中,不由的都浮现出来那热闹的场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