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云儿与裕中天
    “呵呵,当然认识了,不然你认为,他为什么会指名点姓的叫我们。”林朗咧嘴笑道。

    崔格听到林朗的话,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两人刚才的诡异举动,就是为了这个。崔格无奈的看了两人一眼,道:“此人什么来头?”

    “此人名叫裕中天,来头不大,但是却是潭州城大名鼎鼎的文人,不过此人不涉政治,也不参加科举,喜欢寄情山水,游玩赏乐,不过家中家财万贯,不差钱。”林朗介绍到。

    崔格听到林朗这么说,心中突然有点扎心,崔格在巴陵的时候,对钱并没有什么概念,但是到了潭州后,崔格才发现,钱已经成为大问题了,现在崔格府上,大概还有八贯钱。

    这八贯钱看上去不少,但是崔格那个宅子,有点大,开销花费不少,这八贯钱也不知道能够撑多久。相比于这裕中天来说,崔格可谓是一个十足的穷光蛋。

    崔格看了看那裕中天,又看了看自己桌上的美酒佳肴,连忙在桌上拿起一个鸡腿,就往嘴里塞,也顾不得什么了,今天晚上是张儒请客,能吃多少是多少。

    而且崔格还听说,这里的东西挺贵的,就崔格这一桌,少说也有十来贯,还不加歌姬,要是加上歌姬的话,大概二十贯左右。

    而话又说回那裕中天。那裕中天在这里站了许久,也问了十多人,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能够对上,无奈之下,裕中天突然从腰间拿出一个钱袋道:“我曾经听说,雅云楼的花魁,云儿小姐,擅长吟诗作对,我愿意出十片金叶子,若是云儿小姐能对上,我这十片金叶,便送于云儿小姐,若是对不上,还请云儿小姐,为我舞上一曲,如何?”

    这裕中天说着,头往上仰,看着花楼对面二楼上,一片珠帘后一个曼妙女子身影,眼中满是迷恋之色。

    而裕中天这一番话一出,顿时这雅云楼就炸开了锅。

    “云儿小姐!云儿小姐!”

    所有人都开始呐喊,吆喝。场面顿时变得火爆了起来。不过这其中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在看热闹。雅云楼花魁,可不是一般人能够请的动的。

    雅云楼的花魁,不是你有钱就能见的到的,但凡见花魁,只有一条路可走,每天晚上子时,雅云楼的花魁都会出一道题,若是有人答对,就有可能与花魁在雅云楼二楼,共度一夜。

    当然,也只是有可能,若是花魁不愿意,那自然就泡汤了。

    不过就算如此,很多人还是趋之若鹜,毕竟,至少还是有机会的。

    而这裕中天,就曾经见过三次花魁,不过这裕中天见过三次云儿后,就对云儿恋恋不忘,每夜都会出现在这雅云楼。

    但是那云儿小姐,见过三次裕中天后,不管裕中天是否答对题,都不见裕中天,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裕中天不管用什么方法,都无法做到和云儿姑娘单独相处。不过这裕中天还真是锲而不舍,今天晚上,竟然主动出题邀战云儿小姐。

    而二楼雅间,一女子抱着琵琶,从珠帘后缓缓走出,一双柔情似水的眼里,看着下面的裕中天,冰冷的说道:“云儿不值十片金叶子。”

    说着,这女子便不再看裕中天,转身又回到珠帘后,中途没有任何停留。

    而那裕中天看着转身的云儿,却呵呵一笑,再次说道:“我说过,第四次,我一定要让你答应,若是你愿意,这雅云楼,拦不住你我。”

    说着,裕中天看向一旁的一个奴仆模样的人,只见那个奴仆模样的人,手中捧着一个箱子。

    裕中天接过箱子,猛然将箱子打开,大声道:“云儿,这里有三百片金叶子,足够赎你了,你何苦为难了自己。”

    而在一旁看戏的崔格,看到这一幕,心中一颤,不由自主的咽了口水,三百片金叶子,足够买下半个雅云楼了吧,这裕中天还真有钱啊,出手这么大方。

    崔格想着,眼中金光直冒,这可真是一个土豪啊,要是能和他搞好关系,自己在潭州是不是不用愁了。

    而就在崔格胡思乱想的时候,这裕中天再次做出一个令人诧异的举动。

    只见这裕中天再次道:“我知道你有苦衷,但是我裕中天也不是等闲之辈,我愿意帮你。”

    而裕中天说出这句话以后,那云儿竟然有了反应,再次走出珠帘,道:“你的诗,我对不上,我愿舞一曲,只求你今后勿要再踏足雅云楼。”

    这云儿说着,一步一步从楼上走了下来,身上穿着一件轻红色的绉纱抹胸裙,抹胸上是绣着干净的茉莉、最耀眼的象牙白色在耀红的衬托下那样的闪亮、也是彻骨的冰冷妖娆。

    裙角上饰坠着的玉铃随步伐而叮叮响着、女子的步伐那么轻快、可是却更加衬托出了玉铃的清澈响声。腰间系的软白绸带出完美的身材、凹凸有致。外披一件苏绸浅紫外袍、是那番刺眼、边上绣的看似是玫瑰、但却是曼珠罗华、那种蓝色的、追求幸福之花.袍子长长曳着身后、手上挽着那一段蓝绸、是精美的装饰。

    整个人一出场,众人的目光,全部看向了这云儿身上的衣服,因为这衣服穿在云儿身上,竟然这等合身,仿佛仙女一般。

    崔格看到这女子后,这才恍然惊醒,难怪这裕中天如此迷恋,竟然是这般女子,若是崔格心中还有儿女之情,只怕也会被迷上。

    但是崔格最近发现,自己自从穿越过来后,竟然对男女之情,没有半分留恋,仿佛失去了某些东西,而且,崔格发现自己失去了自己的某些人格,仿佛人格分裂一般。而崔格心中的邪恶,阴暗,竟然如同消失了一般,再也没有出现过,但是其他的性格,反而放大了。

    随即崔格将目光看向一旁了林朗,只见这林朗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那云儿,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这一刻,林朗在崔格心中建立的好大形象,一下子崩塌了。

    从前崔格以为这林朗是个君子,但是现在看起来,也不过是个正常的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