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 慕容玉溪
    崔格看着林朗,实在看不下去了,连忙咳嗽了一声,提醒了一下林朗。

    林朗听到声音,恍然惊醒,连忙收起自己的哈喇子,尴尬了笑了笑道:“此人不愧是雅云楼花魁,果然不同于一般女子,竟然连我,也心生向往之意,若是能与云儿姑娘共舞一曲,此生倒也是无憾了。”

    说着,林朗看着崔格,再次露出了一个老司机的眼神。

    崔格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看戏则好,切勿代入。今日或许有一出好戏看。”

    崔格说着,再次看向那裕中天,崔格倒是很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一个花魁,一个世外才子,怎么看,都是不着边际,但是却又仿佛纠葛在一起。

    只见云儿下楼后,双眼平淡如水的看着裕中天,右手忽而抬起,手中拿着一青绫,道:“只有今天这一次了,公子才华,实在不适合埋没在这烟花之地,男儿宏图大志,公子大可一展宏图,以公子的才智,可惜了。

    这云儿说着,娇躯一动。

    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灵动,飘逸,清雅灵动得仿若手持琵琶的飞天,飘逸得犹如漫天轻盈的雪花,清雅得就像步步生莲的仙子。

    轻高曼舞载歌载舞她用她的长眉,妙目,手指,腰肢;用她髻上的花朵,腰间的褶裙;用她细碎的舞步,繁响的铃声,轻云般慢移,旋风般疾转,舞蹈出诗句里的离合悲欢。

    裕中天见状,一愣,随即唱和道:“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

    摄提贞于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

    皇览揆余初度兮,肇锡余以嘉名:

    名余曰正则兮,字余曰灵均。

    纷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修能。

    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

    ……”

    随即幽美的旋律响起,云袖轻摆招蝶舞,纤腰慢拧飘丝绦,随着音乐舞动曼妙身姿,似是一只蝴蝶翩翩飞舞,似是一片落叶空中摇曳,似是丛中的一束花。

    随着风的节奏扭动腰肢,绽放自己的光彩,甜甜的笑容始终荡漾在小脸上,清雅如同夏日荷花,腰肢倩倩,风姿万千,妩媚动人的旋转着,连裙摆都荡漾成一朵风中芙蕖。

    那长长的黑发在风中凌乱,美得让人疑是嫦娥仙子,曲末似转身射燕的动作,最是那回眸一笑,万般风情绕眉梢,一曲结束,云儿站起身来微喘,用手拂过耳边的发丝。

    一曲《离骚》,巴陵地方,人人都能传唱的歌谣,在裕中天的口中,显得如此美妙,再加上云儿的舞蹈,更是衬托了这诗歌的情调,整个雅云楼,此时洋溢着一股莫名的味道。

    在场的所有人,全部盯着二人,仿佛置身于仙境一般,回味无穷。而二人停止后,众人还意犹未尽,仿佛看的不过瘾。

    而就在此时,不知道哪里传来一声叫好声,众人这才惊醒,连声大叫好,整个雅云楼,顿时沸腾了起来,甚至有些商贾,还为云儿小姐给了赏钱。

    能够看这样一场表演,难得啊。

    而那云儿跳完后,稍微缓了口气,随即对着裕中天微微谦身,道:“裕公子,到此结束,云儿告退。”

    云儿说着,小步迈上楼,头也不回。

    而裕中天见云儿要走,哪里舍得,连忙上前,抓住云儿衣袖,道:“云儿,你既然愿意下来,这证明你是喜欢我的,为什么要走?”

    裕中天眼中满是不舍。

    而就在此时,这雅云楼的那些奴才们,自然不会让裕中天如此大胆,连忙上前,将云儿和裕中天隔开,对着裕中天道:“裕公子,云儿姑娘卖艺不卖身,你的钱,虽然能赎云儿姑娘,但是,云儿姑娘并不愿跟你走,还请裕公子自重。”

    青楼还是有青楼的规矩,客人若是做了什么违规的举动,青楼自然不会袖手旁观,若是不管,这高雅之所,岂不是被玷污了。

    裕中天见状,想上前,但是看到云儿那毫无波澜的眼神,心中隐隐作痛,随即落寞的背过身去,只能作罢。

    毕竟,硬闯只会让云儿对他的印象更加不好。

    随即裕中天落寞的朝着崔格这一桌走了过来,在一个空位子上,一屁股坐了下来,不由分说,自己径直倒了一杯酒,一口饮下,自嘲的笑道:“既不能醒掌天下权,又不能醉卧美人膝,人生又有何意义?”

    而张儒却并不在意这裕中天的轻蔑之举,而是打趣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可惜,她对你,无情。你又何必执着,男儿当闯四方,女子何时没有?”

    裕中天听到张儒这么说,不由白了一眼张儒,道:“你一个堂堂潭州刺史,不也和个百姓一般,难道你就没动过情?你这从长安贬到潭州的大官,还不是为了你夫人?”

    张儒听到裕中天的话,顿时如鲠在喉,眼神晦暗,不再打趣这裕中天。

    转而看向崔格,道:“崔格,你来潭州都数日了……你那慕容家小娘子,你可曾见过她?”

    崔格没想到张儒竟然问起自己这件事,无奈的笑道:“公务繁忙,有空就去。”

    其实崔格并不想去,反正任务时间是半年,这才过了几天,有的事时间。

    而且自己和那慕容玉溪二人,关系也并不是那么明朗,其中还有一个叫李文涛的,这可是姓李的,而且还在潭州城,不过还好,那李文涛还不知道有自己这号人物。

    张儒见崔格这么说,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你祖父还没来,不好意思登门拜访,不如这样吧,反正端午那慕容左谏议会来我那,玉溪那丫头都会去找悦儿玩,到时候,你们就能见面了。”

    崔格听到张儒的话,脸色一愣,随即尴尬的笑了笑,道:“多谢张儒大人。”

    而一旁的林朗听到二人的对话,一脸好奇的道:“原来崔兄也是有情之人,还是慕容家的,恭喜了,到时可要通知我,我也好讨口喜酒喝。”

    崔格咧嘴一笑道:“自然,不过现在八字还没一撇,此事暂且不提,今日乃是为林兄践行,林兄,这菜都上来有一会了,还没动呢,快吃吧,不然凉了,就不好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