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端午前夕
    崔格看着疯狂的莫小仙,冷漠的道:“大理寺系统,考验的是七情六欲,喜、怒、忧、惧、爱、憎、欲。生、死、耳、目、口、鼻。你难道没有发现,大理寺系统,只有你的七情六欲达到顶峰后,才能掌控吗?你的憎欲没有达到顶峰,所以你根本就无法掌控系统,而我的怒欲达到了顶峰,所以我赢了。”

    崔格也是刚刚才明白。

    崔格自从穿越以来,自己的七情六欲渐渐变得模糊,甚至很多事情,不以为意,就连自己的**,都渐渐消失,而就在刚才,崔格的愤怒,却异常强大,这也是崔格这么久,第一次发怒。同时,崔格愤怒达到顶峰的时候,才真正领悟到真谛。

    莫小仙听到崔格的话后,眼中满是落寞之色,嘴里喃喃道:“七情六欲?不,怎么可能,我不可能没有七情六欲,我……我不是一个活死人,我有感情,我有感情,八年来,我怎么可能会没有?”

    崔格看着宛如疯婆子一样的莫小仙,叹了口气,道:“若是你愿意,你可以成为我的守护者,若是不愿意,系统会抹去你的记忆,从此你将沦为普通人。你仔细想想吧,我给你一天的时间,你若是想好了,再通知我。”

    崔格说着,身子一闪,直接离开了系统。

    崔格掌控系统后,才发现,原来所谓的系统,不过是一个工具罢了,而且,此时崔格的手上,多出来一个东西。

    一把生锈的唐刀,而这把唐刀,崔格十分眼熟,没错,这把唐刀,正是崔格之前在公厕里捡到的那把,也是大理寺系统的本体。

    崔格看着这把唐刀,嘴角泛起一丝笑容,然后直接将刀拔出!

    “唰!”

    一声清脆的响声,悦耳动听。

    刀身一出鞘,崔格顿时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气味,这种气味,并不是从刀身上散发出来的,而是从刀身内散发出来的。

    崔格脑海中莫名的浮现出来画面一幕。一个个人的脑袋,在这柄唐刀下被砍断,鲜血四溢飞溅。整个场面极其残忍。

    “一将功成万骨枯,是非曲直莫敢言。”崔格嘴中不由自主的念出来这句莫名其妙的话。

    随即崔格单手握刀,另外一只手在这刀身上一弹。

    顿时,这刀身上的铁锈,化为乌有。整个刀身再次显现出昔日的光芒。白皙的刀身,锋利的刀刃。

    崔格看着这刀,嘴角扬起一丝笑意,道:“以后你就跟着我吧。”

    说着,崔格将这柄刀别在腰间,而之前在衙门的那把刀,崔格随意的丢弃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

    做完这一切,崔格缓缓的舒了一口气,压抑了这么久,还有所谓的任务,实际上,并没有什么抹杀一说,只是崔格若是不做任务,则没有奖励。

    而所谓的抹杀,只不过是莫小仙一人的决定。

    崔格想着,从怀中掏出虎啸拳谱,在房间中开始练了起来。

    潭州刺史府。

    此时的潭州刺史府,都在开始忙碌了起来。门口插着艾草,后院中许多仆人,手持粽叶,开始包裹起粽子来。

    整个刺史府,洋溢着过节前忙碌的氛围。

    而此时的张悦,正坐在刺史府一亭子的顶部,手中拿着一扇子,顶着烈阳,目不转睛的盯着一颗柳树上的毛毛虫。

    而张悦的侍女,小阮,正在亭子下焦急的看着张悦。

    “小姐,别练功了,这么大的太阳,要是晒黑了可就不好看了。”

    而张悦,依旧目不转睛的看着那毛毛虫,嘴里呵斥道:“别烦我,明天那卢万才必定会到,今天我要勤加练功,否则明日的武令,怎么胜过他?”

    武令,乃是以武会友,凡是被人击败,就必须答应对方一个不过分的要求,这是潭州一年一度的传统。当然这种武令,也只有年轻人为了消遣才会玩。

    “小姐,卢万才的武功哪里能和小姐比啊,小姐你一根手指头都能把他给戳死,哪里要这么辛苦,你在上面已经晒了一个时辰了,再这样下去,身体熬不住的。”小阮焦急的说道。

    而张悦却不高兴的道:“小阮,你若是再让我分心,等会自己去领五大板子。你小姐我还是清楚的,卢万才虽然吊儿郎当,但是此人武功,也绝不简单,否则他怎么可能还会活到现在。”

    说着张悦不再说话,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书上的毛毛虫。整个人宛如禁止了一般。

    而下面的小阮看着张悦,无奈的叹了口气,不敢再打扰张悦,只能呆呆的站在一旁,仰头望着张悦。

    而就在此时,一道青色的身影,踏着柳树枝,径直落在了张悦的身旁。

    张悦见到此人,脸上露出笑容道:“阿耶,你怎么来了?”

    没错,来人就是张儒。

    张儒笑着说道:“天色不早了,你该去帮我送请帖了,不然就送不到了。”

    张儒说着,将一份请帖递给了张悦。

    张悦看了看着请帖,微微皱眉,道:“请帖?给谁的,还要让我亲自送?”

    张悦不满的说着,随即,随手翻开了这请帖。只见这请帖上端庄的写着慕容玉溪四个字。

    “慕容姐姐?为什么要特意请慕容姐姐?难道阿耶要我给慕容姐姐解闷?还是……你要帮崔格?”张悦不解的问道。

    张儒淡淡的摇了摇头,无奈道:“玉溪这丫头成天闷在慕容府,我怕她会闷出病了,正好此次端午,你将她请到府上来,吃顿饭,再带她去看看龙舟。怎么说,玉溪平日里和你关系最好。”

    张儒虽然这么说,但是实际上,还是在帮崔格。张儒让张悦去送,这意味着,是让张悦去邀请慕容玉溪,属于两人之间的私密邀请,慕容玉溪一定会过来。

    张悦点了点头,扬眉一笑道:“知道了,阿耶,我一定带到。崔格也肯定会感谢我的,嘻嘻。”

    张悦说着,身子一动,飞身下去,然后大大咧咧的看着小阮,扬手道:“小阮,随我去崔捕吏的府上。”

    说着,张悦和小阮骑马,飞奔到崔格的府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