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守护者
    刚才张悦说,这个戴斗笠的人,就是自己心心念念的人。慕容玉溪不太敢确定是崔格,但是又极其希望是崔格,万千思念,涌出心头。

    慕容玉溪看着崔格,呼吸急促,怯生生的道:“你……你是崔格?”

    慕容玉溪有些不敢确定,但是女人的直觉告诉她,她面前的这个男人,正是自己心心念念的人。

    崔格听到慕容玉溪的话,心中猛然一震,一股海量的记忆从脑海中浮现出来。

    这股记忆,乃是这具身体主人的记忆,虽然崔格之前已经知道了,但是在刚才那一刻,这些记忆再次如同野马脱缰一般,涌现出来,在崔格的心里,留下五味杂陈。

    而这段不属于崔格的记忆,却和崔格本身的记忆重合了。崔格之前的记忆,对于慕容玉溪,有些模糊,崔格在记忆中,看不清慕容玉溪的脸,但是刚才一见,崔格穆然发现,自己和这慕容玉溪,早就见过。

    慕容玉溪,和自己的前女友,长的一模一样,除了发饰。

    崔格缓缓的将斗笠摘下,压制住自己心中不可遏制的激动,略显平静的盯着慕容玉溪的眼睛,道:“是我,我来了。”

    慕容玉溪看着摘掉斗笠的崔格,双眼闪烁着泪光,心中掀起波澜:“崔格……真的是你,太好了,你真的来了。”

    慕容玉溪说着,激动的情绪溢于言表,就差点没扑倒在崔格的怀里。

    “玉溪,三年一别,我甚是想念,你……过的好吗?”崔格不知道该怎么说,崔格只感觉自己站在慕容玉溪面前,有些手足无措,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崔格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崔格只知道自从自己看到慕容玉溪这四个字后,整个人仿佛对这四个字的主人有了独特的缘分,仿佛月老的线,将两人紧紧的缠绕着。

    慕容玉溪看着弱冠之年的崔格,俊俏的脸颊上,洋洋洒洒的夕阳余晖,让人迷醉沉沦,与之十六岁,少年义气,缩减不少,更多的是青春未逝去的婉约。

    “你收到信了?”慕容玉溪慌乱的说道,三年之期,不是一言一语能够化解二人的距离。

    崔格点了点头,看着慕容玉溪,双眼之间闪过一丝怜爱,道:“收到了,只是……我还没有把握,毕竟……李家的面子,不是慕容老爷一人能够抵挡的,我祖父两月后,会来潭州,我今日,特意来看看你,明天刺史府会有宴会,我希望你能来。”

    崔格说着,将拿在手中的请帖给了慕容玉溪,然后道:“千言万语,日后定有言语之时,我该走了。”

    崔格不知道该说什么,不如不说,如此暧昧的场景,崔格实在不适应。特别是,自己面前的女子还不知道,她心爱的男子,早就已经换人了。

    虽然崔格看到慕容玉溪的时候,有一种冲动,想要将慕容玉溪抱在怀里,但是崔格只是认为,这种冲动,是自己身体上的条件反射。

    说着,崔格看了一眼远处正在一处假山后,偷瞄自己的张悦,然后对着慕容玉溪道:“明日一定要来。”

    说着,崔格也不管双手紧握着请帖,脸上洋溢着幸福笑容的慕容玉溪,径直朝着假山后的张悦走了过去。

    同时,崔格长舒了一口气,仿佛刚才那股暧昧的气氛,荡然无存了一般,浑身轻松。

    崔格走到假山后,看着一本正经的看人的张悦,苦笑了一下,这张悦好奇心还真重,淡淡的道:“走了,没什么好看的。”

    张悦见崔格朝着外面走去,疑惑的看了一眼崔格的背影,再回头看了看拿着请帖的慕容玉溪,然后就更加疑惑了,这两人怎么了?这么久没见面,一见面这么快就说完了?

    随即张悦连忙追上崔格,在后面一拍崔格的后背,急切的道:“怎么了,这么快就走,都没说上几句话。”

    崔格立马停住脚步,张悦一脑袋直接撞在崔格身上,一股香气弥漫在崔格的鼻尖。

    崔格回过头,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的心有点乱,我要静静。”

    崔格说着,踏着步伐,渐渐远去。

    崔格看到慕容玉溪,却想起了自己的曾经,那段单纯而又美好的爱情,没有浮世繁华,世事纷扰,只有单纯的爱情,那段爱情,在崔格的心中,久久未望,只是现实总是这么残忍,越是纯净的爱情,越会被污染,追溯不了的爱情,追溯不了的过去。

    崔格没有理会张悦,独自一人,飞奔回府,一桶冰冷的水,打湿崔格的身体,冷水淋湿崔格的身体,从头到脚,冰冷的水,落地以后,都开始有了一些温热。

    “为什么……她莫非就是宿命?”崔格低着头,看着脚下的水,水中反映出慕容玉溪的脸,而这张脸,崔格却熟悉异常。

    确实前世见过,因为慕容玉溪,和崔格的前女友一模一样!只不过,崔格难以想象,为什么会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难道是上天的玩笑?

    崔格必须让自己冷静下来。感情的事情,崔格自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勇敢的人,其实很懦弱,面对这种事情,让崔格手足无措。

    崔格洗完后,坐在庭外,看着天空皎洁如清玉般的月亮,心中长叹,明日可如何是好,崔格不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慕容玉溪,还是那个她,崔格只知道,不论是哪一个,崔格都搞不定。

    而就在此时,崔格的心中,突然想起了一道声音。

    “我同意当守护者。”

    这是莫小仙的声音。

    崔格听到这声音,默默的道:“谢谢。”

    崔格知道,一个守护者的责任,乃是守护自己,让自己免受生死之苦,同时,守护者和被守护者同生共死。守护者死了,被守护者被系统抹杀,被守护者死了,守护者也会被抹杀。

    两人如同一体,再也不能分离,也相当于,守护者不能和外界有沟通,只能和宿主一人沟通,断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