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 莲池比武
    崔格听到李文涛的话后,默默的点了点头,不过崔格并不知道这水中竟然还有人埋伏,崔格只是认为,水中踩荷,能屹立最后之人,必定不凡,这些公子小姐,没几人能做到,毕竟都是温室的花朵,会点花拳绣腿,崔格倒是相信,若是说武功绝顶,崔格却不信服。

    而崔格真正的想法,只是想留下,和慕容玉溪说说话而已,但是没想到,这李文涛也没有下去,所以崔格才在此故弄玄虚,不过这李文涛心智倒是极佳,竟然如此沉得住气,倒是崔格小瞧了这李文涛了。

    “李兄,不如我们过去一试,如何?”崔格咧嘴一笑道。

    李文涛见崔格这么说,也是笑道:“崔兄看得起,我自然愿意。”

    两人说话间,竟然莫名的有了些火药味,看来二人都有些不服。这李文涛好胜心极强,而崔格对于面前这个未来的对手,也是十分好奇,刚好今日一见,自然心痒难耐,不比试一下,崔格都觉得对不起这小笼居了。

    随即崔格和李文涛二人同步站在了池边,看着远处的荷叶。

    崔格道:“李兄武功不凡不如咱们换一种比法。以不湿衣角为前提,每踩过一片荷叶,需在荷叶上留下自己的印记,如何?”

    李文涛见崔格提出这个要求,迟疑了一下,崔格的要求十分苛刻,不但要不沾湿衣角,还要在荷叶上留下痕迹,这考验的不只是轻功,更多的是脚力了。

    不过李文涛还是点了点头,咬牙同意道:“奉陪到底。”

    崔格见状,瞟了一眼身后的慕容玉溪,然后道:“李兄果然爽快,既然如此,李兄,我先去了。”

    崔格说着,率先一步,飞跃而上,身体宛如一股飓风一般,朝着池塘中飞跃而行。速度极快。

    李文涛看着崔格的轻功,猛皱了几下眉头,这轻功自己竟然不认识,这大唐武学流派,并不太多,自己又是八大贵族之一,所有武功流派或多或少都见识过,而崔格此时的轻功,李文涛却十分陌生!不过也不怪李文涛,崔格的身法是系统抽奖所得,而且还是中级的,不认得,很正常。

    崔格踏入莲池后,神色凌然,每踏上一片荷叶,崔格都十分谨慎,崔格刚才在踏入水中的第一时间,就看到水底有黑影游动,想必这些人,就是张悦埋伏在水中的人了。

    崔格身体轻盈的踏在荷叶上,只见这荷叶上,顿时出现了一些细微的刮擦,在这荷叶上留下印记。这就是飓风轻功的奥妙。行动如风,犀利异常,扫过之处,风如刀刃,可破轻纱,若是练到大成境界,可破麻布。

    而就在崔格踏足第三片荷叶时,突然,水中猛然钻出一个人,手中挥舞着水珠,朝着崔格的身上猛撒了过来,水珠迅猛急促,让人猝不及防,若是毫无感知的人,很难逃脱。

    不过崔格在这里,可谓是自己的主场了,崔格不但会轻功,还有控水的异能,虽然只能维持一分钟,但是一分钟踏遍莲池,已经足够了。

    随即崔格连忙运转控水术,让这些水珠朝着身旁飞溅过去,轻易的躲避了这一次凶险。

    而反观另一旁的李文涛,却仿佛闲庭漫步一般,身子挺直,双脚轻踩荷叶,水珠在周身飞溅,但是却不能近其身分毫。

    李文涛一边躲避,手指间,粒粒碎石,猛击在荷叶上,在荷叶上留下小洞,而并不是砸荷叶上留下脚印。

    崔格见这李文涛如此淡然,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随即飞身一跃,到李文涛的身旁,笑道:“李兄武功果然高强,不过,今日,必将有胜负。”

    崔格说着,右脚一提,朝着一旁一荷叶根茎一勾。只见那荷叶带着水与淤泥,从水中猛然拔出。崔格立马抓住荷叶,将水朝着李文涛撒去,不待李文涛反应,崔格又拔出另外一根,再次撒去,连续如此。

    而那李文涛猝不及防之下,身子闪过,慌乱的躲了过去,离崔格更远的一些,以免被水沾湿到。

    李文涛站稳身子后,看着崔格,眼中露出一丝兴奋,道:“崔兄这是要邀战啊,哈哈,好,我李某迎战便是。”

    李文涛说着,猛然一踩脚下荷叶,荷叶微微**,李文涛的身体再次移动,不过此时,李文涛却做出了另外一个让人诧异的举动。李文涛拔出了腰间的刀,在空中一个翻身,刀面插入水中,劈出一道水花,刀面再次一拍,只见无数水珠仿佛要将崔格覆盖了一样,铺天盖地而来。

    崔格没想到这李文涛一来就是放大招,不过崔格也不急,手持荷叶,快速的飞舞着,然后用控水术将所有水珠朝着两侧引去。所有的水珠都没有落在崔格的身上。不过并没有人能看出来崔格是用的异能,只会以为崔格凭借这手中的荷叶躲避。

    而现如今,整个莲池中,只有李文涛和崔格二人。

    而就在这一轮攻势落下,二人的身下,再次钻出两个人,水柱直冲二人脚下的荷叶,将这荷叶掀翻。二人同时动作,再次闪过,两人的距离再次遥远。

    同时,二人看着升起的水珠,再次用手中的武器,将水珠朝着对方挥洒了过去。水珠在空中对撞,竟然撞出了一蓬雾水,洋洋洒洒,落在了荷叶之上,在荷叶上留下了一层细蒙蒙的水雾。

    而就在此时,崔格借着蒙蒙雾气,在李文涛看不清的情况下,一滴水珠猛然朝着李文涛弹射过去。

    那李文涛并未注意到这水滴已经朝着自己过来,崔格这水滴仿佛有灵性一般,直接附着在李文涛的背后,让李文涛没有任何察觉。

    做完这一切后,崔格一踩荷叶,闲庭漫般,对着李文涛咧嘴一笑道:“李兄,你败了,刚才所过之处,你有一片荷叶,并未留下印记。”

    崔格观察可是十分仔细,刚才李文涛站的荷叶,在水下人喷水的时候,并未及时作出标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