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鱼脍
    “送给我?可以啊,求之不得。”崔格,眯着眼睛,嘴角略带笑意,无所畏惧的说道。

    虽然崔格还不想直接暴露自己的身份,但是却不代表崔格就怕了李文涛,自己终将和李文涛走向对立面,所以崔格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和李文涛做朋友,不过这李文涛却还没觉悟,反倒以为自己是有大来历的人,不管自己说话怎么高调,这李文涛竟然全然不反驳,这倒是让崔格有些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了。

    张悦见崔格如此,白了崔格一眼,道:“这三桑石不是给你的,是给李文涛的,你到时候别捣乱就可以了。”

    “不是给我的?为什么?”崔格疑惑的道。

    张悦嘴唇不动,从牙缝里发出声音道:“今天不是你的主场,你也不是主角,李文涛才是主角,你就安心的在这看戏就行,别说话了。”

    崔格听张悦这么神秘,反而越发好奇,这张悦和慕容玉溪二人,仿佛有所计谋,想要戏耍李文涛。

    而就在此时,众人的桌上已经摆放好了画画所需一应物品,甚至连颜料都有。

    慕容玉溪见东西已经摆放好,就直直的坐在那里,嘴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但是眼神却蕴含着忧伤:“开始。”

    慕容玉溪话音一落,一个侍女立即看了看计时的漏刻。然后计时正式开始。

    崔格见状,看了看慕容玉溪,却并未动笔,因为慕容玉溪竟然是斜坐着,刚好面对着自己。一双清瞳,波澜流连,嘴中笑语,仿如春风。这就是崔格看到慕容玉溪的感受,随即崔格幡然醒悟,连忙抬起笔,细描张悦的一双眼睛。

    众人尽皆沉浸在绘画之中,时间仿佛一眨眼过去了。

    “第二题时间到。”

    一个侍女大声说道。

    侍女的声音让沉浸在绘画中的众人连忙惊醒。半个时辰,只能将人画个大概,甚至有些人,画还只画了一半。不过崔格的画,却格外不同,崔格用了半个时辰的时间,只画了慕容玉溪的一双眼睛。

    “请各位提上姓名。”慕容玉溪站起身来,伸展一下身子,然后说道。

    随即慕容玉溪连忙命令侍女,将所有画全部收了过来,一一过目。

    很快,慕容玉溪从中挑出了一张画,道:“第二题,李文涛李公子胜。”

    李文涛听到慕容玉溪的话,连松了一口气,连忙走到慕容玉溪面前,看着慕容玉溪,深情的道:”玉溪,我记得你曾经说过,若是我能让你亲自将三桑石送给我,我就可以娶你,现在,我有了三桑石,你···“

    慕容玉溪连忙打断李文涛的话,道:“李公子,女子的话岂能全信?而且,我说过今日这三桑石不过是一个赌注,希望李公子不要多想。”

    “对,女子的话,不能全信,谁又知道你刚才说的话,是不是真的?所以,玉溪,既然我已经得到三桑石,你我二人结为夫妻,有何不可?”李文涛急切的说道。

    慕容玉溪见状,冷若冰霜的道:“三桑石给你,该你出题了。”慕容玉溪说着,从盒中将三桑石取出交给李文涛,再道:“若是你妥善保管好,或许,我会回心转意。不过,若是你弄丢了,或者弄破了,就证明,我的三桑石,你不配拥有。”李文涛没想到慕容玉溪态度竟然开始软化了,脸色一喜,连忙将这三桑石放到怀里,然后意气风发的坐了回去。

    而就在此时,张悦再次站起来,撇了李文涛一眼后,道:“今日是端午,此时已近午时,大厅有潭州大臣议事,我等不便打扰,不如,就在这里,宴请各位,如何?”

    众人点了点头,连连附和,并无意见。

    张悦见无人反对,对着一个侍女使了使眼色,然后看着左侧一众男子,道:”不知哪位公子认为自己的切鱼脍本领好?“

    “吹箫舞彩凤,

    酌醴鲙神鱼。

    千金买一醉,

    取乐不求余。”

    切鱼脍,实际上就是切生鱼片。唐朝在江南一道,切脍手艺,也是青年男子比拼的一种方式。大多数的贵族男子,都以切得一手好脍为荣,更是愿意去显摆自己的手艺。

    张悦此话一出,顿时一众男子尽皆附和。

    “悦儿,我,我的切脍手艺最好。”

    “去你的,就你那切脍手艺,谁吃的下啊。”

    哎,怎么说话的,我的不行,你的行啊,你切脍的时候,我都已经开始烹调了。“

    “···”

    霎时间,所有男子,争先恐后,想要来显摆一下自己的切脍手艺。毕竟对面坐着的可是一群女子,现在也是时候到了显摆身手的时候了,众人自然不愿意落后。

    张悦见众人已经一团火热了,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道:“好,既然大家都愿意参加,那好,那莲池中便有鱼,昨日我已经放了三十余头大鱼在其中,大家可下水抓来。”

    张悦的意思很明显,会切脍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能自己抓鱼并制成鱼脍的才是才俊。

    众人听到张悦的要求后,顿时安静了下来,整个庭院,开始沉闷了起来,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气氛,刚才活跃的人,也渐渐低下了头。下水捉鱼,这里所有人都去过,但是这里还有一群女子,要让他们在一群女子面前下水捉鱼,这些人怎么可能办到。

    毕竟这些人可不是平头百姓,这些人个个都是要面子的,哪肯轻易下水。

    鲫鱼洗净,腹部开小口去内脏,洗洁后把花椒和芫荽塞入鱼腹。鱼外表用盐和油擦透,再腌渍三天。还要用酒涂抹鱼的表面。再把鱼放入瓷瓶,用包石灰的绵纸封盖瓶口。一个月后鱼身变成红色就可以切做鱼脍了。

    食寒性食品,如冷饭冷茶,则会使肌肤内脏受寒,寒则易生疾病。此外,生食之鲙,味虽鲜美,然鱼体所有寄生物亦容易移居人体内而致疾。早在三国时期,广陵太守陈登有病,诊断为“胃中有虫数升”,名医华佗说是由于“食腥物所为也”——所谓腥物,即是生肉;华佗饮之以药,陈登“吐出二升许虫,赤,皆动,半身是生鱼鲙也”。李时珍在《本草纲目》里更加明确地警告国人:“肉未停冷,动性犹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