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章 与美看龙舟
    碎石拿出了一刹那,崔格假疑,惋惜道:“这…”

    崔格欲言又止,一脸的惋惜,但是心中却有些怜悯李文涛,这李文涛,文武双全,城府也深,但是想要和两个女子斗心,却有些不够看。

    而就在此时,慕容玉溪洋怒,猛然一拍桌子,冷哼道:“李文涛,我将三桑石给你,没想到你……你竟然将三桑石弄碎了,你太让我失望了!”

    李文涛捧着三桑石,一双悲痛的眼睛,看着慕容玉溪,乏力的道:“玉溪,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它为什么会碎,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放进去还好好的。”

    “哼,多说无益,既然三桑石碎了,就证明你根本就不配拥有我的三桑石,以后,还请你不要再纠缠与我!”慕容玉溪冷冷的说着,气呼呼的拉着张悦的手道:“悦儿,我今天心情不佳,就先走了。”

    慕容玉溪说着,竟然真的拂袖而去,毫无拖泥带水。

    而张悦看着离去的慕容玉溪背影,眼中闪过一丝得意,然后颇带责怪之意的对着李文涛道:“你还不快去给玉溪姐姐道歉,真是榆木脑袋。”

    张悦这话一出,崔格再次一惊,这张悦真机灵,这句话彻底抹杀了李文涛生出的疑惑,好让李文涛以为真的是自己弄破的,还能让自己在李文涛心里留下一个好印象。

    李文涛忙不迭的从地上起来,朝着远去的慕容玉溪跑了过去。

    崔格看到这一幕,眉头微皱,不过崔格并不吃醋,毕竟,慕容玉溪今日所做一切,全然是为了自己。

    想着,崔格看了看手中的鱼脍,但是却已经没有心情吃了,随即崔格随意吃了两个粽子便饱腹了。

    不一会,只见李文涛垂头丧气的走了回来,脸色略显阴沉。

    “悦儿,今日我还有些事情,就先离开了。”李文涛说道。

    张悦微微点头,颇为善解人意的道:“李公子随意。”

    说着,张悦让一个仆人送李文涛出去。

    而这小笼居被这么弄一下,顿时少了几分兴趣,陆续又有几人离开,倒不是因为不喜欢小笼居,而是众人已经没了雅兴,还不如去潭州城游玩一番。

    很快,所有人都离去,只剩下崔格和张悦二人。

    “悦儿,玉溪呢?”崔格冷不丁的说道。

    崔格并不认为慕容玉溪已经走了,因为就刚才那情形,慕容玉溪哪里是失了雅兴。

    张悦咧嘴一笑,傲娇的道:“怎么,这才多久没见,就想玉溪姐姐了?”

    崔格见张悦竟然调侃自己,无所谓的笑道:“是啊,正所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虽然只有短短几炷香的时间,但是我的思念之情,难以抑制啊。”

    此时崔格倒是不害羞,啥都敢说。

    张悦长大嘴巴,错愕的看着崔格,如此红果果的示爱,让张悦都有些脸红了。

    随即张悦猛然咳嗽了一声,眼睛撇了撇旁边的假山。

    只见假山后,慕容玉溪正趴在假山旁,一脸羞红的看着崔格。

    张悦拍了拍崔格的肩膀,笑道:“我的任务完成了,接下来,就是你们两个人的事情了。”

    张悦说着,扭头就走。

    夏日炎炎,风微凉,吹起三分凉,入人心。

    崔格朝着慕容玉溪走去,站在慕容玉溪面前,双眼略带柔情,道:“不如,我们去潭州城中看龙舟吧,想必外边极为热闹。”

    慕容玉溪微微点头,并未做声,无论崔格带自己去哪,她都愿意,只要能看到崔格就行,有崔格在身边,能让她安心。

    随即二人径直离开刺史府,崔格则让王铳铠自行回府,毕竟一个电灯泡在身边,崔格会不自在,但是慕容玉溪却带着她自己的侍女。

    不过这侍女崔格也认得,也就无所谓了。

    一行三人来到西市的一条河流旁,两旁是古色古香紧紧连接的商铺,看上去,繁华异常。

    而两旁的路人,络绎不绝,或行,或立,手中或多或少都拿着些吃食,看着河中六只龙舟,此时龙舟还未动。

    崔格带着慕容玉溪穿梭在人群中,而慕容玉溪则紧紧的抓着崔格的衣角,紧随其后。

    不过慕容玉溪的另外一只手,正拿着一个糖葫芦,糖葫芦上已经被咬掉了一小口。

    崔格带着慕容玉溪来到这河上的白石桥上,在这白石桥上找了个地方,能够一眼观看到龙舟动态。

    不过此时这桥上已经人满为患,崔格都是凭借自己捕吏的身份,才让行人勉强撑开一个口子,让自己和慕容玉溪塞进去的。

    在这桥上,崔格双手环抱着慕容玉溪的腰,紧紧抱着慕容玉溪,以免慕容玉溪和行人摩擦,很快就挤到了桥边上,刚刚好能够看到龙舟。

    慕容玉溪被崔格这样抱着,有些不知所措,但是也不敢动弹,身体微微僵直。

    而崔格抱着慕容玉溪,闻着阵阵幽香,手上撑着一把泛白的油纸伞,为慕容玉溪挡住了阳光,但是却未言语。

    崔格知道此时说再多话也无用,紧紧抱着自己身前的这个女子就是最好的。

    两人就这样,在人群中紧紧依偎着,也未说话,双眼看着龙舟还有河道两旁的行人。

    不过人挤人,崔格的胸前和慕容玉溪的后背,都已经开始湿透了,慕容玉溪的额头上,也冒出了滴滴汗珠,两人身上的温度也渐渐升高。

    “崔格…有些闷热,还是不看了吧,我想去吃东西。”慕容玉溪低声说道。而此地嘈杂,崔格并未听见,纹丝未动。

    慕容玉溪见崔格没有反应,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忍住了,没有再问。只是低着头,看着河水中二人的倒影。

    很快,不远处的六艘龙舟里已经坐满了人,船头的鼓手已经在试鼓了。

    阵阵鼓声响彻,带着微微震动,像是能震动人心,竟然让崔格和慕容玉溪二人的心跳也渐渐加速,一男一女,相互依偎,而少年火烈,顿时,崔格心中像是有什么东西被唤醒了一般。

    崔格抱着慕容玉溪的手微微一**,双眼低头看着怀中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