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章 靡水
    能帮上忙的人实在太少。也不知道这张儒怎么想的,端午佳节原本就应该让所有捕吏出动,保护潭州百姓,但是这张儒却认为端午佳节,本应与民同庆,所以规定这一天,除了必须当值的捕吏,其余一律放假一天。

    崔格在这庭院中坐着,看着地上的尸体,眉头紧皱,崔格虽然是个现代人,但是如此血腥的场面,崔格还是有些不适应。

    死人崔格见过不少,但是这样死法的死人,崔格却扛不住,太血腥太暴力了,那作案的凶手定是个变态无疑。若是心理正常的人,怎么可能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杀人。

    而就在此时,崔格突然发现,那少女的尸体上,竟然开始由白变紫。虽然现在只是细微的变化,但是崔格还是能够看出来差别,淡淡的紫色开始出现。

    紧接着又过了一会,紫色渐渐加深,尸体竟然开始有了些许腐臭!而另外一具尸体同样如此,仿佛中毒了一样。

    不过人自己死了,血液也不流动了,按理说毒药也不至于能扩散这么快啊。但是崔格并未靠近尸体,只是远远的看着。在不清楚情况时,崔格决定保持一定的距离。

    而就在此时,门外终于传来一阵马蹄声。

    随后,只见那鼓手带着两个捕吏,四个士兵,还有一个仵作匆忙的来了。

    那仵作一上来,连忙查看了一下尸体,但是当看到尸体发紫后,神色不由的开始凝重了起来,从自己身上拿出一块手帕包裹住自己的手,然后开始检查尸体。

    而另外两个捕吏一脸焦急的走到崔格身边,道:“崔捕吏,到底怎么回事?河边的尸体我们在河下游找到了,不过只找到一具尸体,还有一具尸体不知所踪。”

    崔格冷冷的看着检查尸体的仵作,并未看这两个捕吏,但是嘴上还是回答了他们的问题:“情况不明朗,这两名死者被匕首杀害,而河中的尸体,是罪犯在水中杀害。两起案件,应该是同一人所为。”

    崔格之所以知道两起案件是同一人所为,是因为其中的时间间隔刚刚好。

    水中尸体死亡时间和这院中尸体死亡时间间隔一个多时辰,路程刚刚够。凶手应该是在水中杀人后,马不停蹄的跑到这里杀人。所以崔格才判定,两起案件为一人所为。

    那两个捕吏听到崔格的话,再次问道:“可找到什么线索?”

    崔格默默的摇了摇头,道:“看仵作怎么说,我现在一点线索都没有,或许只能从死者尸体上寻找。”

    实际上崔格也不是没有一点线索,至少崔格知道凶手的脚有多大。但是单单凭借脚印想要找一个人,难如登天。现在只能搜集到更多的线索,逐一排查。

    而那仵作检查了两俱尸体后,一言不发,径直走到这济家厨房,从厨房中找到了几个粽子,将一个粽子剥开,然后拿出一碗水,将粽子浸泡在其中,只见那粽子开始变紫,但是水却没有任何变化。

    仵作看到这等情景,叹了一口气,随即看着崔格和另外两个捕吏道:“这两人生前服用过药物,乃是麻痹人知觉的东西,药物藏在粽子里。这少女身上有多处淤青,不过都是旧伤。那匕首是一把新的匕首,这是第一次用过。还有,我在这少女的指甲缝里,找到了一点东西。”

    这仵作说着,拿出一块手帕,手帕里依稀有几根黑色的丝线,这些丝线并不是丝绸的,而是普通布料。

    崔格见状,眉头一皱,然后看着两个捕吏道:“你们二人立即查探,这布料的来源,还有,将近期在城中打造新匕首的所有人的资料搜集齐全。”

    那两个捕吏听到崔格的安排,郑重的点了点头,然后立即离去。

    而崔格转过头来,看着仵作,道:“可知道这药是什么药?”

    而仵作再次叹了口气,道:“此药并非大不了的东西,只不过是少量的麻醉散,原本也不至于让尸体变紫,但是我发现死者口腔里,还残留着一些靡水,靡水能让麻醉散变紫。也幸亏是我来检查,若是换做其他仵作,只怕并不知道尸体变紫的原因。”

    “靡水为何物?”崔格疑惑的问道。

    崔格对于仵作口中所说的靡水,没有任何映像,甚至于完全陌生。

    而那仵作则又叹了一口气道:“靡水本非我大唐之物,而是突厥之物,我之所以会知晓,完全是因为数年前我曾经去过一次突厥。不过这潭州城出现突厥之物,大人可得小心应对啊。”

    崔格听完仵作的话后,陷入了沉思,而那仵作则让四个士兵抬着尸体回了衙门。

    “突厥?越来越有意思了,柳絮城和突厥有关系,这个案子又有突厥,看来这潭州城里,倒是隐藏了不少的人物啊。”崔格想着,突然看向正在一旁候着的鼓手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鼓手听到崔格问自己,忙不迭的回答道:“我叫居湖三。”

    “居湖三……好,就你了,在案子未破之前,你必须全力配合官府。”崔格冷冷的说道。

    这个居湖三对于这济家应该有一定的了解,崔格不找他帮忙还能找谁?

    而这居湖三听到崔格的话,面露难色,道:“大人……我,我不过是个打鼓的,什么都不知道。我家中还有些许生意,若是耽搁时日过长,我一家老小可就要饿死了。”

    “哦?你是商人?”崔格这倒是没有看出来,这居湖三一个大汉,竟然还是个商人,果然是不能只看外表啊。一个五大三粗的大汉,也有经商的头脑。

    这居湖三摇了摇头道:“我也是帮我家老爷做事情的,我家老爷是一个粮商,我是粮铺的主管,这济家两兄弟也是我们粮铺的伙计,所以我才认得。大人啊,你这破案要是破个十天半个月的,只怕我也会被我家老爷辞退,到时候我可怎么办啊。”

    这居湖三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说着,声泪俱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