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我要查案
    徐良看着这锭金子,眼神微眯,嘴角微微上扬,轻笑道:“你的意思是咱们派人偷金子?”

    “不不不,我可不做这种事情,再说,咱们暗教虽然见不得光,但是偷盗之事,实属下乘。金库其实已经被偷了,只不过还没有被官府发现而已。不过我知道是谁偷的,只要让崔格接手这个案子,我想,他很快就会被派往长安的,到时候,呵呵!”马超冷笑道。

    说着,马超将这锭金子直接留在了桌上,带着徐良转身下了酒馆。

    在离开之前,马超特意在二楼上制造了点动静,释放了一个雾丸。刹那间,二楼上,仿佛着火了一般,滚滚浓烟,从二楼翻涌而出。

    闹事中,人声嘈杂,过路行人,看到二楼的浓烟,大声叫喊,乱做了一锅粥。

    而此时,崔格刚离开不久,听到后面的叫喊声,停下了步伐,回头望去,只见刚才的酒楼,浓烟滚滚。

    “去看看!”崔格眉头一皱,冷冷的对着王铳铠说道。

    两人一前一后,直奔酒楼。

    此时酒楼下,已经围观了一群吃瓜群众,看着二楼的滚滚浓烟,议论纷纷,不过都是看戏的,没有一个人冲进酒楼看看。

    至于酒楼内的客人,早就已经跑光了。只有店家额伙计和掌柜的,手中提着水桶,在二楼洒水,但是里面不见火光,加上浓烟滚滚,根本就不能靠近。

    崔格和王铳铠二人,一跃而起,动用轻功,瞬间爬上二楼,滚滚浓烟,熏得二人眼睛都睁不开,浓烟jin ru鼻孔,引来阵阵咳嗽。

    不过崔格还是强硬将眼睛睁开,里面并没有火光,四周的木材也是齐全的。但是烟雾却是有源头的,只有一个地方不断的冒烟。

    崔格见状,紧紧的眯着眼睛,爬在地上,慢慢的朝着烟雾所在方向而去。烟雾是向上扩散的,所以崔格趴在地上,却是没有更多的烟雾。

    很快,崔格便找到了那烟丸,直接用脚给踩碎。烟雾瞬间停止。不过这二楼上的烟雾还没有散去,依旧萦绕在其中。

    崔格做完这一切,发现只是烟丸导致的,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准备就此离去。

    但是就在崔格刚走两步,突然眼中闪过一道金光。金光十分夺目,晃的崔格眼睛晕眩,崔格微微眯着眼睛,朝着发光的地方看去,一眼就看到桌子上的黄金。

    桌上的黄金仿佛随意摆放,没有任何掩饰。桌子上的两个茶杯还没有被收走。但是崔格却看到,一个蒲团上,留下了一块玉佩。

    这块玉佩,是黑色的,玉制品,看上去像玉佩,却又像是令牌一样,一面雕刻着一只黑饕餮,一面刻着一个大大的“墨”字。

    崔格将玉佩抓在手上,这玉的手感细腻柔滑,看来这玉的材质极佳,而且,这上面这个“墨”字,定有含义。

    崔格将玉佩收起后,连忙上前将桌子上的黄金抓起,抓在手上是沉甸甸的,分量不轻。而且崔格抓在手上的时候,黄金上仿佛还有些字。

    凑近一看,卧龙岗三个字赫然入眼。

    “卧龙岗?好熟悉的名字,在哪听到过……卧龙岗!卧槽,潭州金库!”崔格猛然回过神。崔格记得上次自己在案房中查出入城门记录的时候,无意间看到过。

    崔格看着手中的金锭,心中一沉,崔格知道出大事了,潭州金库绝对被盗了。金锭是不可能流通市面的。就算是皇帝赏赐,也会将金子打造成一定的形状,但是此时手中的金锭,却是方块。

    这样的方块,是未成形的,专门存放在金库中,送往长安皇宫的。若是市面上出现这样的东西,只能说明,金库被盗!

    崔格抓着金锭,直接装进了怀里,对着不远处的王铳铠呵斥道:“随我立即前往衙门,出大事了!”

    崔格说着,不待王铳铠反应,直接抓着王铳铠去了衙门。也不管尊卑问题,两人共乘一骑,飞奔衙门。

    半个时辰后,崔格和王铳铠终于抵达衙门。不过此时的二人,头发都被风给吹的有些凌乱了。

    两人下马后,崔格直接冲进了衙门,朝着大堂而去。

    而此时的大堂中,张儒正在审理案件,一个老妪正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凄惨说话。

    而崔格却没有理会这么多,直接冲进大堂,拜道:“张儒刺史,我有要事要报!”

    崔格这突如其来的话,让大堂内顿时安静了下来,众人的目光,都盯着崔格,就连站堂的人,也一脸懵逼的看着崔格。

    这里在审理案件你看不到吗?

    众人的眼睛里,大多都透露着这样的信息,疑惑和不满。而张儒愣了一下,随即不满的看着崔格,呵斥道:“退下,天大的事都容后再议。”

    张儒的话,不容置疑,强烈异常。不过也怪不得张儒,不论什么人,在审理案件的时候,最讨厌的就是有人打断,因为这样会扰乱思绪。

    不过崔格并未退下,而是从怀里掏出黄金,上交给张儒,道:“张儒刺史,事出有因。潭州金库被盗,望此时下令,检查潭州金库!崔格愿前往一探究竟。”

    崔格毛遂自荐,同时崔格也认为,这个案件应该是自己的。因为是自己发现的,所以理应自己出马。要知道,这样的大案,不是说能遇见就能遇见的。

    当然,这也是个烫手的山芋,一不小心,可能就性命难保。不过对于此时的崔格来说,这个案件绝对是好事,因为此时的崔格,已经拥有读心术。

    拥有读心术的崔格,只要找到相关人员,就可查出凶手,所以这个案子对于崔格来说,不但不是烫手的山芋,反而是一个香馍馍。

    而张儒看着崔格拍在案牍上的金锭,再次愣住了,眼睛直直的盯着案牍上的金锭,陷入了惊恐。

    潭州金库被盗,这怎么可能!

    张儒有些不敢相信,因为崔格昨天才去了金库,并未发现金库被盗。但是此时崔格放在案牍上的金锭,却是事实,事实证明,金库确实被盗,张儒不信也得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