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 张悦的母亲
    崔格没想到王铳铠竟然率先自暴自弃,这让崔格一阵错愕,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看着王铳铠渐行渐远的身影发呆。

    良久,崔格微微叹气,暗道:“人性莫过于此。”

    崔格仿佛看到了人性最黑暗的一面。仿佛瞬间,整个世界就像被脱了衣服,暴露出他原来的形状。

    “罢了,一切随缘。”崔格说着,踏着轻快的步伐,也不骑马,飞速走向刺史府。不过崔格的步伐并不比马慢,很快,崔格就来到刺史府。

    此时,刺史府中,莲花池内。

    张悦锦缎华服,颜色清新素雅,期间纹龙绣凤神态不一,那一束收腰将女性的身材勾勒的婀娜多姿,大大的袖子张开后如要飞翔鸟儿的翅膀一般。

    手中紧握一根红色长鞭,在莲花池中央飞速舞动,身姿飘逸,轻盈洒脱。

    “喝!”

    一鞭挥动之间,在空气中传来阵阵爆响,仿佛抽打在空气中,劲气冲冲,让人不敢靠近。

    鞭子在张悦的手中,宛如有灵性一般,迅速收回,张悦手握长鞭,将其握在手中,收了过去。

    随即张悦转身看向崔格所在之地,脸上洋溢着青春的笑容。

    “崔格,你怎么来了?”张悦一边朝着崔格跑去,一边笑着。仿佛很高兴崔格能来。

    “我找你有事。”崔格嘴角上扬,轻笑着说道。

    崔格看到张悦这股活泼劲,顿时将之前笼罩在心中的阴霾挥扫一空。张悦在崔格心中,就像一个邻家小妹妹一样,让人怜爱,而又欢喜。

    “什么事竟然能够劳烦我们中书令啊!还亲自过来?”张悦一双清澈的眼睛,弯成两弯月牙,满脸的打趣之色。

    崔格看着张悦的双眼,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你是不是想问我和玉溪的事情啊?”

    崔格一看张悦这眼神,就知道张悦是在想自己和慕容玉溪的事情,不然张悦定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张悦听到崔格的话后,嘻嘻一笑,道:“听说李文涛死了,你岂不是就渔翁得利了,想必你很快就要个玉溪姐姐成婚了吧。到时候可不要忘了请我喝喜酒啊。”

    “八字还只有一撇呢,不着急,不过这次我找你确实有要紧的事情。”

    崔格不再和张悦打趣,一脸严肃的说道,同时将手中抓着的钱币,拿给张悦看。

    张悦见崔格不再嬉皮笑脸,知道真的有正事,连忙脸色一正,将崔格手中的钱币拿过来仔细端详了一会。

    “这是墨币!我爹给你的?”张悦神色一紧,连忙询问到。

    “是的,张儒刺史说,你看到这个东西,会带我去一个地方,那个地方藏有凶犯,还说只有你才能保我在里面平安。”崔格将张儒的话重述了一遍。

    张悦听到崔格的话,柳眉紧锁,脸色纠结,手中拿着这枚钱币,像是在这里思索着什么。

    良久,张悦将钱币收了起来,神色郑重的看着崔格,道:“我知道了,你跟我来。”

    说着,张悦拉着崔格的衣诀,朝着刺史府的深处走去。一路上,二人没有说过一句话,但是气氛十分凝重。

    很快,张悦带着崔格来到了一间房子里,这个房间不大,但是上面却悬挂了一把硕大的青铜锁。青铜锁上锈迹斑斑,应该已经很久没有打开过了。就连屋外的台阶上,都是密密麻麻的杂草和苔藓。

    “这里?”崔格眉头紧皱,看着这个荒凉的房间,还有地上的青石砖,崔格能够看出来,这里应该有几年没有人来过了。也没有人打扫。

    不过这偌大个刺史府,竟然还有这样的地方,确实让崔格难以置信。刺史府再穷,府上的奴仆还是有不少的,不至于连这么个地方都不来打扫。

    所以,崔格认为,这个地方肯定是个有故事的地方,或者被称之为禁地。因为地上的青石砖,都是杂草丛生,显然从未有人来过。

    张悦踏着杂草,并未说话,但是神色异常凝重,眼眶微微湿润,仿佛心中的某根弦被触动了一般。

    张悦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踏上石阶,从怀中掏出一把钥匙,将紧锁的房门打开。

    打开房门的瞬间,尘土飞扬,夹带着蜘蛛丝,从房间里飘了出来。

    打开房门后,望眼看去,房间里灰尘遍地,蜘蛛丝遍布其中,甚至还有许多硕大的蜘蛛在其中结网。

    但是排除这些灰尘和蜘蛛丝外,里面的格局却显得典雅庄重,这里应该是一个厢房,一个女子住的房间。里面的窗帘虽然已经褪色,但是依稀还是能看到,是桃红色的。

    朱漆的柱子已经脱落大半,房间的桌上摆着的茶具,有一个是放在桌子右边,桌子上还有一根蒙尘的银钗。

    张悦拉着崔格走进去,将其中的蜘蛛丝扑打干净。

    “三年没有进来过了,该好好打扫一下了。”张悦嘴里喃喃道。

    张悦从桌子上拿起那根银钗,抖落了些许灰尘,然后从自己怀里掏出一块手帕,仔细的擦拭着。

    很快,银钗被张悦擦拭的发亮。张悦拿着银钗,直接插在了自己的头发上,同是抬头看着一旁的崔格,含情脉脉的道:“我戴这银钗好看吗?”

    崔格微微皱眉,张悦自从打开这房间后,显得异常不对劲。

    “好看。”崔格点了点头,不论好看不好看,崔格都会说好看。崔格能够看出来,张悦很喜欢这银钗,而且对这银钗有着独特的感情。

    “这是我母亲的。”

    张悦淡淡的说道。

    母亲?

    崔格心中一惊,张悦的母亲,崔格似乎从来都没有听张悦和张儒提起过,也没有见过。虽然并未见过,但是崔格并未问起,但是此时张悦自己提起,崔格隐约猜测到,这房间定是张悦母亲之前住过的地方。

    “我母亲在三年前,突然离开,只留下了你给我的那枚钱币,而这枚钱币,能够让我去找她。而这根银钗,是她的身份证明,有这根银钗,在那个地方,没有人敢动我。”

    张悦一步一步的在这房间里走着,走到梳妆台前,看着梳妆台上的一个木盒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