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章 沈姥姥
    雁过留声,人走留印。

    崔格和张悦二人来到这义庄,只看这义庄微微有些破烂,**,显然有段时间没有修缮了。

    而此时这义庄中,徐宽正带着七八个壮汉,将棺木往义庄上的一个台子前抬。

    崔格见状,推门而入。

    “徐宽,过来一下。”崔格淡淡的说道。

    徐宽虽然已经是中年,比崔格大了不少,但是官职不同,自然姿态就不同,这是人内心树立起来的阶级观念,就连崔格,也在所难免的接受了这阶级观念。

    徐宽回头一见,连忙笑道:“中书大人,何事?”

    崔格将自己画的那个脚印拿给徐宽道:“这东西你拿去查查,看这镇中,有这样鞋底的人有多少。”

    徐宽看了看崔格所画鞋印,点了点头,道:“这好办,我派人查查就知道了。”

    “尽量快点,我只在这里停留两日,明日下午便离开。”崔格点了点头,同时告知徐宽自己离开的期限。

    徐宽听到崔格明天下午离去,神色微微波动,连道:“大人放心,今天午时之前,定办到。”

    崔格笑着点了点头,随后带着张悦离开了这里,不过崔格并非没事可做。既然凶手用一种特殊的草叶杀人,而这种草叶能够见血封喉,是草叶上的物质,这草叶定是新鲜的,那么,这烟雨镇附近要么有这种草叶生长,要么,就是有人刻意栽种。

    随即,崔格和张悦二人在这烟雨镇外,围着这烟雨镇找了一圈,这烟雨镇临江靠山,江中自然不可能有,那么有的地方。只有那山。

    但是崔格和张悦二人在山中寻找了一番,却发现一个很奇怪的问题,这山中,除了有一条被人踩出来的小路外,其余地方,杂草丛生,繁茂异常,丝毫没有人为踩动的痕迹。

    虽然是夏天,但是不可能一个人都不会去。

    不过,这同样也排除了,这烟雨镇附近有这种草的生长,那么,就只有烟雨镇中的人家,有种植这种草。

    崔格眼睛微眯,看来,这凶手就在这烟雨镇中,并且,和杨老头来往密切。

    而此时也接近午时,崔格和张悦二人回到驿站的时候,那徐宽已经在驿站里等待崔格了。

    徐宽见到崔格的到来,连忙迎了上去,同时将手中一张写了十二个人的名字的纸张递给崔格,道:“大人,鞋印已经确定,这镇中只有这十二个人用,而这种鞋底,乃是镇中一老妇人所做。”

    崔格接过名单,扫视了一眼,满意的点了点头,道:“那老妇人是何人?和这十二个人是什么关系。”

    “回大人,这十二个人,其中有三个是老妇人的儿子,两人是老妇人的儿媳妇,而其余几人,则是邻里。”徐宽明明白白的解释到,显然调查的很清楚。

    “哦,走,去看看。”崔格微眯着眼睛,这十二个人之中,定有凶手,崔格已经认定,只要崔格再找到那草,崔格就能确定凶手了。

    而一旁的张悦接过这张纸,看了看后,柳眉微皱,忙道:“等等!”

    崔格见状,一愣,疑惑的看着张悦,道:“怎么?”

    而张悦却没机会崔格,反而很认真的看着徐宽,道:“这杨老头的真名叫什么?”

    徐宽听到张悦的话,也是一愣,随即眼神一转,道:“叫杨瑜。”

    “杨瑜,嗯,我知道了。”张悦嘴角微微扬起,再次看着崔格道:“走吧,去看看。”

    崔格莫名其妙的的看了一眼张悦,不知道张悦到底知道了一些什么,但是既然张悦不愿明说,崔格也不便多问。

    徐宽带着张悦和崔格二人在镇中穿过两条小巷,再往右走了二百米左右,在一间装潢较为华贵的府邸前停了下来。

    崔格见到这府邸的时候,神色微微一惊,这区区一个小镇之中,竟然还有这么好的府邸,就算是在潭州,这样的府邸也算的上富裕人家。

    特别是,这门口竟然还有两个护院,如此诡异的情况,着实让崔格捉摸不透。按道理来说,这样的小镇,别说是府邸,就是宅院,应该也是破烂的,但是此时,一座华丽的府邸摆在崔格面前,这让崔格不得不相信。

    “这户人家是做什么的?”崔格并未先进去,而是看着徐宽问道。

    就算是调查案件,也要先将主人家的底细了解清楚。

    徐宽忙道:“这……不是很清楚,不过好像这老妇人家好像就两个护院,两个丫鬟,至于她那几个儿子,一直在这附近居住,但是这老妇人脾气古怪,就算让儿子住破烂的房子,也不许儿子搬进来住。至于什么原因,我就不太清楚了。”

    而一旁的张悦,则冷笑道:“这很正常,不过你们是不会明白的。”

    张悦说着,踩着府邸的台阶,上去,对着护院道:“潭州刺史府,张悦,前来拜见沈姥姥。”

    在门口守着的两个护院听到张悦自报家门,二人对视一眼后,其中一人忙道:“小姐请在此等候,我这就去通报我家主人。”

    这护院说着,撒腿往府邸没跑去。

    张悦见状,脸色微喜,回过头看着崔格道:“嘻嘻,等下你最好不要暴露你自己的身份哦,不然……你会遭殃的。”

    崔格听到张悦的话,神色微愣,张悦此话的意思是说,这家主人和崔氏有仇?崔格想到这里,心中微寒,点了点头道:“放心。”

    很快,一个身穿布衣的老妇人,佝偻着身子,手中拄着一根拐杖,在一个少女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的从府邸中走了出来,双眼微微有些浑浊。

    “咳咳,是悦儿吗?”那老妇人从府邸内走出,声音沙哑的看着张悦说道,可能是老妇人年事已高,视力下降,尽管只是隔了二三十步的距离,老妇人依旧看不清楚张悦。

    而张悦见到这老妇人,忙跑过去搀扶着颤颤巍巍的老妇人,喜悦的道:“沈姥姥,是我,我路过此处,听说你在这里,所以就来看看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