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章 被打断
    崔格背着慕容玉溪,一步一步朝着潭州行进,由于没了马匹,再加上还要背着慕容玉溪,这使得崔格的速度极为缓慢。

    而慕容玉溪如同小女人一般趴在崔格背上,脸上洋溢着幸福的模样。似乎对在破庙中发生的一切事情都不在意一般。

    一路上,二人并未说话,很快,崔格将慕容玉溪送到离慕容府不远处,就和慕容玉溪分开。

    不过分开以后,崔格并未直接回到崔府,而是折返到刺史府。

    此时刺史府中,和往常一样宁静。

    崔格来到刺史府后,直接进了刺史府,而此时张儒正端坐在正厅看着手中一份密信。见崔格走过来,张儒放下了手中的密信,抬头看向崔格,笑道:“崔格来了,怎么,有什么事吗?还是找悦儿?”

    崔格听到张儒的话后,脸色微微一顿,回想起张悦之前说的话。

    若是三月之内,你来找我,我便原谅你,若是三月过后,你没有来,以后,你我永世为仇!

    这句话依旧在崔格的脑海中回荡。

    崔格连忙摇了摇头,道:”张儒大人,悦儿今天回来可有什么异样?“

    “异样?”张儒皱眉想了想,随后道:“哦,确实是有,一回来笑的很厉害,想必是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吧,怎么?”

    崔格听到张儒说张悦竟然很开心!崔格眉头微皱,心想,莫非是这次的事情对张悦的打击太大,导致张悦神经错乱!

    “悦儿现在在哪里?”崔格急切的问道。

    张儒见崔格如此急切,心中甚是疑惑,但是毕竟是年轻人,或许有什么好玩的事情,所以也并未多做怀疑,指了指后院,道:”后院。“

    张儒说完后,再次拿起密信开始读了起来。并未再理会崔格,反正已经这么熟了,张儒对崔格也就没有太客气,就当自家人一样。

    崔格忙朝着后院而去。

    只见此时,后院中,张悦正蹲坐在一亭子顶部,手中拿着一个莲蓬,一边吃着百莲子,一边看着西边洒下的夕阳余晖,嘴角泛起淡淡的笑容。

    而此时崔格正好看到这一幕,心中满是诧异,原本崔格以为张悦应该十分愤怒才是,但是此时竟然丝毫没有生气的样子,着实让人毛骨悚然。

    崔格缓缓走到不远处,看着照耀在夕阳下的张悦,轻声呼唤道:“悦儿…你没事吧。”

    张悦听到崔格的声音,脸色一喜,忙看了过去,惊喜的看着崔格,连忙站起身来,道:“崔格,你快上来,快上来!”

    张悦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做出要拉崔格的姿势。

    崔格见状,一蹬腿,上了这亭子。

    崔格刚一上亭子,张悦直接伸出手,抓住了崔格的手,同时紧紧的挽住,将崔格拖着坐了下来,依靠在崔格的肩膀上。

    “崔格,你不是说我们还是少见一点好嘛,怎么,你是不是想我了?嗯?”张悦一边说着,脑袋搭在崔格的肩膀上,轻轻摩擦。

    崔格看着极为不正常的张悦,心下疑惑,却不明白张悦所说之话为何意。

    “你看到没有,烈阳过后,夕阳微红,这一刻,有心爱的人在身边,是多少姑娘的梦想,你想的真周到,特意这个时候过来。”张悦一个人自言自语的说道,同时抱着崔格的手,越来越紧,仿佛想到把崔格融入自己的身体一般。

    崔格自然感受到了这股力道,忙咳嗽了一声,将张悦从身上拔了下来,郑重的看着张悦,道:“悦儿,人生总会不如意,但是……你也不能这么自暴自弃啊!我宁愿你我为敌,也不愿你神志不清。”

    在崔格看来,张悦定是受到了刺激,才变成这个样子的。

    张悦听到崔格如此郑重的话语,微微一愣,疑惑的看着崔格,道:“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我已经有慕容……”崔格站起身来,正准备将事情说清楚,但是话才说了一半,突然,一道寒光从崔格背后极速飞来,一股恐怖的内力扑面而来,崔格连忙拉着张悦的手,往怀里一拽,飞身离开了亭子,落在了地面上,警惕的扫视着四周。

    只见一阴影出,两个人影,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崔格,冷笑到:“巴陵县崔格,前来受死!”

    这两道人影身子一动,立即出现在崔格面前。

    这两人正是一直盯着崔格的徐良和马超二人。

    “你二人又是何人?”崔格警惕的看着这二人。崔格刚才所感受到的内力极为强大,应该就是这二人中一人散发出来的,那股内力,竟然比那玄天还要略胜一筹。

    徐良和马超见崔格问起,二人对视一眼,随即露出诡异的笑容,随即异口同声的道:“我二人是张悦姑娘的爱慕者,你这衣冠禽兽,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对我们亲爱的张悦姑娘动手动脚,我二人要和你进行男人间的决斗!”

    张悦和崔格二人听到此话,顿时一愣,张悦的爱慕者?怎么可能!

    张悦疑惑的看着徐良和马超二人,问道:“我……认识你们吗?为什么我在潭州从未见到过你们。”

    徐良见张悦问起,尴尬的笑了笑,随即抹了抹自己的头发,身姿妖娆,满目桃心的看着张悦道:“果然是贵人多忘事,我二人竟然在姑娘眼中如此不起眼,既然如此,我二人离去便是,太伤人心了!”

    徐良说着,对马超使了个眼色,随即二人纵身一跃,立马消失在刺史府内。

    “莫名其妙!破坏我的好心情!”张悦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恨恨的说道。

    然而崔格却并未说话,反而陷入了沉思。

    这二人的武功极为厉害,绝不可能是张悦的追随者,但是这二人也着实古怪,露面说两句话就开溜,实在滑稽。

    “崔格,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吧,我要去洗漱了,今天累了一天了,身上全是汗。”张悦说完,连忙离开了,不过在离开之前,再次顿住脚步,回头看着崔格,道:“七日后,墨庄见。”

    说完,张悦羞红着脸,逃也似的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