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 河洛水族
    明月阁虽然不是什么正教,但是这其中的女子与世无争,若是因为崔格的一句话,让她们命丧黄泉,崔格还是心有愧疚,所以在此之前,崔格规定不能伤害其中的人。

    并不是因为崔格善良,只是立个牌坊而已,既然崔老爷子想要把自己捧成崔氏家主,那崔格接住就是。

    “好!好!好!”

    崔老爷子听到崔格的话后,猛然拍手,大声叫好。崔老爷子早就是人精了,哪里听不出崔格已经默认了自己的身份。

    “既然我这孙儿已经发话,那想要得到心法的人,明日清晨,随我一同前往净月岛。”崔老爷子笑着说道。

    说完,崔老爷子看了一眼坐在角落里的慕容河,道:“慕容河,过会到姜府找我,我另外有事情找你。”

    说完,崔老爷子给崔格使了一个眼色,让崔格随自己离去。

    崔格见状,嘴角淡笑,对着台下人再次拱手到:“各位前辈,崔格恭候大驾,还望各位前辈能让我得偿所愿。”

    说完,崔格随崔老爷子离去。

    回到姜府后,在姜府后院,崔老爷子和崔格相对而坐,二人身边各一杯茶,而茶水中间,一本古老羊皮书摆在中间,羊皮书上写着“神通”二字。

    “既然你已经答应和悦儿的婚事,那慕容玉溪和你的婚事,我也会尽力撮合。这本神通,你先拿去,等你修炼出内力后,再行修炼,此神通,乃我崔氏不传之谜,已经有一百多年没有人修炼了。”崔老爷子看着崔格,心平气和的说道。

    崔格看着桌子上的那羊皮书,一把抓了起来,塞在怀里,淡淡的道:“希望祖父不要为我铺太多的路,我的事情,也请祖父不要过多干预,这样我才能全心全意当好未来崔氏家主。”

    崔老爷子听到崔格的话,淡淡一笑,道:“自然,对了,你的小妹,崔诺,过几日会来潭州,有她陪着你,你不必担心太多事情,安心待在潭州,等时机成熟,我会让你去长安接管崔氏。”

    “小妹?你让她来做什么?”崔格疑惑的看着崔老爷子不解的道。

    崔诺不过就是一个黄毛丫头,到潭州来,说不定还要自己照顾她。

    崔老爷子见崔格这么问,微微泯了一口茶,道:“诺儿武功可比你强太多了,十二岁就修炼出了内力,现在,内力已经很是雄厚,相信有她在,你会更安全。而且诺儿也是时候该嫁人了,那巴陵县巴掌大的地方,哪里有合适她的如意郎君。这潭州就不同了,若是她能找到一个如意郎君,倒是也了却了你父亲的心事。”

    “你的意思……是想将小妹嫁出去?莫不是你又有什么安排?”崔格听到崔老爷子的话后,眼神渐渐变冷。崔老爷子从不会无的放弩,什么找一个如意郎君,只怕崔老爷子早就已经物色好了。

    崔老爷子微微眯着眼睛,看着崔格,道:“不会,你放心。既然你愿意当崔氏家主,诺儿对我已经不重要了,此事是你父亲要求的,你父亲说,不能让诺儿成为崔家的工具,如果你当初不答应我的要求,我是准备让诺儿入宫的,但是你既然答应了,那此事也就作罢了。”

    说着,崔老爷子站起身来,看着天空中闪烁的明星,微微叹了口气,道:“你还太年轻,岁月长逝,如果你活到我这把年纪,你就不会觉得我做的很过分了。”

    崔格看着崔老爷子那沧桑的后背,心中微凉,冷漠的道:“我不知道以后我会怎么样,但是至少,现在的我,不会拿自己的家人去做赌注。”

    “好了,你去休息吧,有客人来了。”崔老爷子笑着说道。

    就在崔老爷子话音刚落,只见不远处,慕容河正缓缓走来。

    崔格见状,微微点了点头,随即径直离开。不过当崔格走到拐角的时候,崔格突然将自己手中的唐刀丢在了一个草堆里,身子消失在原地。

    崔格手中的唐刀就是大理寺系统的容器,崔格将唐刀丢在这里,直接jin ru大理寺系统,崔格倒要看看,崔老爷子到底想要干什么。

    “崔老。”慕容河挺直腰板,目光如炬的看着崔老爷子,对着崔老爷子微微一拱手。

    “坐吧,慕容家主。”崔老爷子淡淡的说道。

    二人对立而坐。

    只见崔老爷子从身上拿出一张纸,放在桌上。

    “这是你慕容家的河洛剑心法,只要你愿意将慕容玉溪嫁给崔格。当然,作为二房的补偿,我崔氏愿意送给你们另外一样东西,以表诚意。”崔老爷子自信的说道。

    随后,崔老爷子在这桌子底下的一个夹层中,拿出了一把双刃的剑。这把剑上,纹理分明,在静默的黑夜中散发着微弱的光芒,仿佛无语朦胧。

    “河洛剑,你慕容家的家传之宝,也是你慕容家的家主信物,有了这河洛剑,你可以找回所有失散在大唐的慕容族人,从此重建慕容世家。”崔老爷子说着,再次拿出一张纸。

    而这张纸,却有所不同的,乃是一张红色的纸,用染料浸泡过。而这上面,红纸黑字,写着婚约二字!

    “你慕容家与李家的婚事已经作废,现如今,只要你在这纸上签字,我便将这两样东西送与你,你可要想清楚了,到底是想要为了区区一个名分赔上你整个慕容家,还是接受?”崔老爷子步步紧逼。

    慕容河看着摆在桌子上的三样东西,稍微迟疑了一下后,微叹了一口气。

    “也罢,也罢。”慕容河摇了摇头,在上面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崔老爷子见慕容河签字以后,满意的道:“哈哈,既然如此,那你我就是亲家了。呵呵,良辰吉日我已经算好了,就定在七夕!”

    慕容河听到崔老爷子这么说,微微谦虚的道:“一切由崔老安排就是。”

    崔老爷子看着慕容河,再次问到:“老朽听说,慕容家的家母是河洛水族,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