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暗卫使命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千钧发,崔格只感觉自己头上正有无数只箭蜂蛹而来。

    “看来,还是要动用底牌!”崔格嘴角露出丝苦笑。随后,崔格将腰间的佩刀,刷的下,用力往通道顶部丢了过去!

    “锵,锵!锵!”

    三两声金属碰撞声后。

    “咔擦!”

    又道声音响起,崔格听到这个声音后,脸色喜。看来,那佩刀已经丢出去了。

    崔格紧紧的抱着慕容玉溪,将慕容玉溪的脑袋埋在自己的胸口,不让她看见任何东西。

    随即崔格心中默念:“jin ru系统空间。”

    霎时间,崔格消失在通道里。

    而在伊宝楼三楼,崔格和慕容玉溪再次出现。通过唐刀内的系统空间实现逃离,果然是非常好的办法,估计那吉吉柯达怎么也想不到崔格会从那里面逃出来。

    “玉溪,安全了。”崔格感受着慕容玉溪在自己胸口的呼吸,摸着慕容玉溪的头,轻声说道。

    慕容玉溪听到崔格的话后,忙从崔格的胸口抬头而起,只见二人已经回到了第三层。

    “此地不宜久留,快走。”崔格抓着慕容玉溪的手,脚踹开了那窗户,不过在此之前,崔格随手在这第三层的小房间里随手抓了几个发簪。

    随即崔格带着慕容玉溪直接从三楼跳了下去,飞速逃离。

    天色渐暗。慕容府内,慕容玉溪的房间里。

    崔格小心的为慕容玉溪梳洗着头发。

    “崔格,你说这五个发簪到底哪个比较好看?”

    慕容玉溪坐在那里,看着梳妆台上的五个崔格顺手牵羊得来的发簪,笑吟吟的说道。

    崔格边梳头边道:“你戴什么我都喜欢。”

    慕容玉溪听到崔格的话后,脸上喜,紧接着开始撒娇道:“不,你赶快选出来个,我要那个你认为最漂亮的。”

    崔格听到慕容玉溪的话后,停下了手,将梳子放了下来,认真的看着这五个发簪,左挑右选后,终于,崔格拿起个纹有鸳鸯图形的发簪,放在慕容玉溪的手中,道:“这个最适合你。”

    慕容玉溪接过崔格的发簪后,痴痴笑,将这个发簪用盒子,单独存放了起来。披散着头发,缓缓站了起来,仰视着崔格。

    “我也送你个礼物,嘻嘻。”

    慕容玉溪露出虎牙,笑着从自己的腰间拿出个荷包,道:“这个是我花了半个月的时间才绣好的,本来打算七夕再送给你,但是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订婚了,所以提前送给你。这里面有我在林云寺为你求的护身符。你成天在外办案肯定凶险万分,这个护身符会保护你的,不过你要记住,这个荷包不能进水,否则里面的香料会溶化,护身符也会不灵的。”

    崔格看着慕容玉溪抬头对着自己认真叮嘱的模样,心中微微甜,冷不丁的,突然底下头,唇碰唇,很快崔格就收了回去。

    慕容玉溪被崔格的突然袭击给整蒙了,整个人呆在了那里,双眼睛睁的老大。

    崔格看着慕容玉溪,笑道:“这才是我想送给你的东西。”

    说完,崔格大笑着踏步离开了慕容玉溪的房间,同时崔格走出门外后,大声道:“明日清晨,我来接你,带你去个好地方。”

    说完,崔格离开了慕容府,回到了崔府。

    此时的崔府,已经不是当初崔格个人的崔府。

    此时崔府中,奴仆四十多人,全部归王铳铠管,而王铳铠也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拥有实权的大管家。

    “崔兄请留步。”王铳铠见崔格回来,连忙叫住了崔格。

    崔格见王铳铠叫自己,顿住脚步,笑道:“铳凯兄,何时回长安?”

    由于崔老爷子出山,崔老爷子句话,直接让人去调查当年的案件。不过也不是调查,而是将王铳铠身上的罪责直接推给了个死人。

    尽管没有查出当年安西惨案的元凶是何人,但是至少王铳铠不用背负这个罪名,也有颜面回长安王家了。

    王铳铠笑了笑,无奈的看了看自己那缺失的右臂,叹息道:“如今已经是废人个,不知回长安还能干什么,不过,我还是打算回去次,多年未见家中父母,甚是想念。”

    “嗯,确实是应该回去看看了,不如明天就回去吧,山长水远,如今可以肆意行走,明日我去张儒刺史那去帮你拿公验,到时候你就可以自由出入了。”崔格拍了拍王铳铠的肩膀说道。

    王铳铠听到崔格的话,神色微微有些忧伤。王铳铠看着崔格,从自己身上拿出封书信交给崔格,道:“这是我唯能帮你的东西,希望对你有所帮助,我知道你最近在心烦些什么,或许,你能逃避也说不定,虽然我很不建议你这么说。”

    王铳凯说完,将书信交给崔格后,径直离开。

    崔格没有明白王铳铠的意思,不过看到这书信后,崔格心中还是有些疑惑,直接将书信打开。

    但是打开以后,崔格看到里面的内容,崔格就显得有些不淡定了!

    因为这上面,写的是,张悦将在三月后,前往长安,成为皇室暗卫,并且详细说明了暗卫的用。

    “不,不,怎么可能!”崔格震惊的说道。

    崔格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将意味着,张悦这辈子都不能正常的在阳光下生活,也不能随意而为,所有的切,都受制于皇室。

    崔格紧握着书信,推门jin ru房间,将这书信烧毁。

    关于张悦成为暗卫成员的时候,皇家是保密的,所以王铳铠才会以书信形式告知,并让崔格在看完后,及时销毁。

    看着燃烧的纸张,崔格突然想起来,在烟雨镇,自己和张悦二人不是得到了块免死金牌嘛!有了免死金牌,岂不是就不用去当暗卫,违抗圣旨之罪就能抵消。

    崔格想到这里,心中微微安定,随即崔格再次推门,看了看天色。此时半月当空,门外传来微弱的打更声,此时已经是深夜了。

    “算了,明天再去。”崔格想了想,也不急于这时。m.,更优质的体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