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章 居
    笠日。

    潭州外,一处山谷之中。

    那伊宝楼的掌柜,也就是那西域老人吉吉柯达,此时正被一个蒙面人手脚捆绑,宛如一条蠕虫一样,躺在地上,脸上一片青痕,显然是被打的不轻。

    “你到底是什么人?”吉吉柯达恐惧的老铁这蒙面人,发自内心的**的说到。

    那蒙面人看了一眼这吉吉柯达后,淡淡的道:“崔家的人。”

    短短的四个字,蒙面人铿锵有力的回答到,仿佛这四个字是他的荣耀一般。

    “崔家的人!这…你想干什么!我可是西域的商人,同时也是西域在大唐的使者,你要是杀了我,你可知道,你会给大唐带来多大的战事。”吉吉柯达恐惧的说到。不过这吉吉柯达越说越没有底气。

    “呵呵,西域的人?我大唐魏巍大国,岂会怕了你西域,再说,你是西域毒师,就算是杀了你,你西域皇帝也不会放一个屁,不过我不会杀了你的,你对我还有点用。”蒙面人不爽的说道。

    吉吉柯达听到蒙面人的话,通体发寒。

    而此时的崔格,正带着慕容玉溪缓缓朝着这山谷走来,一路上二人有说有笑。

    很快,二人就来到了这山谷之中。

    “少主,人已经带到,任凭少主发落。”那蒙面人见崔格已到,连忙上前说道。

    崔格微微点了点头,笑道:“好了,你也忙活一夜了,回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了。”

    “是。”蒙面人说完,绕过崔格,朝着潭州方向而去。

    慕容玉溪看着被绳子绑成一团的吉吉柯达,惊呼道:“那不是伊宝楼的人吗?怎么会在这里!”

    崔格冷冷的看着那吉吉柯达,嘴角泛起一丝冷笑,随后看着慕容玉溪,温柔的道:“谁敢动我的女人,就是找死,只是没想到,他对我动手后,竟然没有离开潭州,真不知道他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勇气。”

    而慕容玉溪看到吉吉柯达,同样脸色铁青,愤恨的朝着吉吉柯达走去。

    “哼!竟然想要杀我,你也没想到有一天你也会落在我手上吧!”慕容玉溪说着,狠狠的宰这吉吉柯达身上踩了几脚,不过就算慕容玉溪用全力,只怕也踩不痛吉吉柯达。

    “二位饶命啊,我也是迫不得已啊,被逼的,书二位好汉,不,请二位俊男俏女,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吉吉柯达看着慕容玉溪,哀求到。

    崔格冷冷的看着这吉吉柯达,突然,崔格一脚踢在这吉吉柯达的肚子上!

    那吉吉柯达砰了一声,撞在了一颗树上。

    “求饶?如果你真的只是被逼无奈,或许我还会放过你,但是,你那地牢里,那具尸体你可曾放过?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具尸体只不过是个十四岁的小女孩,你竟然将之血肉瓜分,其心可诛!”崔格愤恨的怒斥到。

    那骨骸崔格只见过一次,但是崔格却依旧记得清清楚楚,而且那露出的白骨,显然还有些泛白,应该是正在生长的孩子。如此凶残的手段,就算是崔格见了,心中也不由的一寒,这已经不是凶残能够形容了,这是人心的扭曲,变态。

    那吉吉柯达听到崔格的话,神情恐惧,慌乱的道:“不,不,不是我杀的人,我没动过手,别杀我!”

    崔格冷冷的看着这吉吉柯达,缓步走过去,一只手搭在这吉吉柯达的头上。

    “读取记忆!”崔格心中默念。

    崔格的这个异能,终于派上了用场,只有在敌人意志薄弱的时候,才能派的上用场。

    不过一个呼吸的时间,崔格将手从这吉吉柯达的头上拿开,拿开后,崔格的心情却异常沉重。

    电光火石之间,崔格猛然拔刀。

    “咻!”

    手起刀落。

    吉吉柯达的人头,直接落地,鲜血淋漓。

    “禽兽!”崔格嘴里喃喃的道。

    而一旁的慕容玉溪见崔格竟然毫无征兆的就将吉吉柯达给杀了,脸色瞬间惨白。这可是慕容玉溪这辈子第一次看见有人活生生的被杀死。

    崔格将自己的刀锋在地上摩擦了一会,将血液擦去,才收鞘。收鞘后,崔格看着慕容玉溪,心中一沉,道:“走吧,没什么好说的,死有余辜。”

    崔格显然不想提起自己看到这吉吉柯达记忆里的东西,因为崔格看到了人性最黑暗的一面。

    慕容玉溪见崔格没有解释,也不追问,慕容玉溪知道,崔格如果想要告诉她,就会说,不想告诉她,问了也没用。

    回到潭州后,崔格将慕容玉溪送回慕容府后,却去了刺史府,找张儒。

    “张儒刺史,我希望你彻查这潭州城,突厥的爪牙已经伸到了我大唐内部,潭州城八处地方,藏有突厥的暗庄。”崔格手中拿着潭州地图,在这地图上圈了八个圈,说道。

    崔格刚才在那吉吉柯达的记忆里,发现了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包括一些秘密。原来,这吉吉柯达不但是西域人,也是李家爪牙,为李家做事,而更重要的是,这吉吉柯达还是突厥在潭州的传信之人。

    张儒听到崔格的话,眉头紧缩,看着崔格圈出的八处地方,道:“这八处地方,可都是李家的产业,而且潭州也只有八处地方是李家的,你确定?如果这里面没有突厥的人,那我这官只怕是没法当了。”

    张儒很迟疑,不是因为张儒不相信崔格,而是这件事如果查起来,会得罪李家,如果真的查到了突厥人,那就不是得罪的事情了,只怕李家会顷刻之间,将张儒杀了。

    然而崔格又怎么会不明白张儒的想法。

    崔格淡淡一笑,道:“张儒大人,我知道这潭州的御史中丞位子还空着,我想,我应该可以上任,这李家与我有深仇,由我来查,想必不会连累到张儒大人的。”

    崔格的话很耿直。

    张儒听到崔格的话后,老脸一红,笑道:“呵呵,崔格啊崔格,既然你这么说了,那这御史中丞就留给你吧,不过通不通过,就看崔老爷子的一句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