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8章 灭!灭!灭!
    御史中丞上任,不但是张儒这潭州刺史的事情,还是通过吏部的文书,而崔格虽有些许功纪,但是想要当上御史中丞,却心有余而力不足。不过过去崔老爷子出面,想必一句话的事情就能帮崔格搞定。不过这需要时间。而且崔老爷子还不一定会答应。毕竟崔格要捅的马蜂窝,可是八大贵族的李家。

    崔格听到张儒的话以后,淡笑着点了点头:“对了,最近都没看见悦儿了,悦儿可在府上。”

    崔格看出来这张儒是明显不同意自己当这个御史中丞了,随即直接转移话题。

    “呵呵,最近悦儿也不知道怎么了,这几日一直待在家中刺绣,也不出门闲逛,你去看看吧,我怕她闷的慌。”

    张儒说完,起身朝着府外走去。

    崔格见状,直接去了刺史府后。

    刺史府的后院,依旧如初,只不过,那亭子上,并没有张悦的踪影,以前的张悦,会经常坐在那亭子上面,看着天上的风景,崔格也曾问过,张悦只回答,站得高看得远。

    而此时崔格来到后院后,只见张悦一人,坐在亭子下,手中拿针,正在认真的绣着东西。

    崔格见状,忙走过去一看,只见张悦那绣布上,一只已经成形的红鸳鸯正跃然而出。而张悦竟然丝毫没有察觉到崔格的到来,完全沉迷在里面。

    崔格见状,忙咳嗽了两声,提醒了一下张悦,道:“悦儿,在干什么呢?”

    张悦听到崔格的声音,心中一惊,慌乱的将手中的东西往脚下一藏,站了起来,看着崔格,笑道:“没干什么,没干什么。”

    崔格看着张悦慌张的神情,无奈的耸了耸肩。

    “崔格,你来这里干什么?不是说少见面吗?”张悦疑惑的问道。

    “哦,对了,我是想要问问,你那免死金牌能给我吗?我有点用。“崔格并未直说,而是找张悦要了过来再说,到时候三月后,崔格方可救张悦一命。

    然而张悦一脸疑惑的卡着崔格,道:“免死金牌不是给你了吗?”

    “给我?”崔格指着自己,也是一脸的不解,崔格记得这免死金牌确实是在张悦的身上。

    “对啊,当日在潭州郊外,我亲手将令牌给你了啊。”张悦说道。

    “潭州郊外?不可能啊,在潭州郊外,你何时将令牌交给了我?”崔格问到。

    “你别装傻了,当初不是你找我,对我道歉,还说要照顾我一辈子的嘛,就是那个时候我给你的啊。”

    张悦说道。

    崔格听到张悦的话后,迟疑了一下,眉头紧锁的道:“不可能啊!我没去找过你,当日你出去后,我就一直陪着玉溪,并未追出去过,至于你说的什么照顾一辈子,我也没有说过啊!”

    “什么?难道你要违背诺言吗?你不是说你要与我相伴一生,永远照顾我的吗?难道你反悔了?”张悦冷冷的看着崔格。

    崔格见状微微后退两步,心中满是疑惑,自己从未对张悦说过这样的话。不过崔格再回想起最近张悦对自己的态度,的确很是诡异。若是按照张悦的性格,知道那玉雪沼泽的事情,定会将自己千刀万剐,但是这张悦回到潭州的第二天,对自己的态度明显暧昧了很多。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想着崔格郑重其事的看着张悦,问道:“你确定当天看到的人是我?你看清楚了吗?”

    崔格知道张悦对这件事情还是不会欺骗自己,张悦是一个十分有个性的女子,不会随意对自己低头的。如今这样,定然是有人从中作梗。

    张悦肯定的道:“就是你!”

    崔格听到张悦如此肯定的答复后,心中像是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

    突然,崔格喉咙一甜!

    一口鲜血猛然喷出。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事情会变得这么复杂!啊!”崔格仰天长啸。

    崔格的心态有些奔溃了。原本两个女子的感情压在自己的心头就已经够崔格受的了,现在竟然还冒出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从中作梗。

    崔格的心智大乱。

    而张悦见崔格竟然莫名吐血,连忙慌乱的抱住崔格,担忧的道:“崔格,你没事吧。”

    崔格看着张悦,呵呵一笑,道:“既然如此,你们都设计我,那我就让你们设计吧,哈哈!”

    崔格宛如癫狂一般,看着张悦,猛然将张悦抱了起来,嘴角轻浮的笑容。

    “悦儿,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一辈子。”崔格说道。

    张悦被崔格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吓了一跳,在崔格的身上针扎了一番,但是却挣脱不了。

    “悦儿,陪我去一个地方,怎么样?”崔格温柔的说道。

    张悦不明白崔格的意思,但是却依旧点了点头。

    崔格带着张悦,直接离开刺史府,来到了这潭州东面。

    崔格和张悦二人站在一个酒楼前。

    “悦儿,跟我进来。”崔格看着这酒楼,冷声说道,心中泛起丝丝杀意,同时,手中的唐刀已经蓄势待发,准备出鞘。

    这个酒楼,就是崔格在那地图上画出来的一个,李家的产业。

    崔格看着这酒楼,猛然一脚将这酒楼的门给踹成碎片。

    而里面的人听到响动,忙冲了出来,然而看到是崔格和张悦二人,一个为首的人,恭敬的道:“不知中书令大人前来,所谓何……”

    然而,这人话还没说完,崔格猛然拔刀!

    一刀将这人的头给砍了下来。

    “啊!算计我,那好,我就让你们看看,什么是真的我!杀,杀,杀!”崔格眼中寒光一闪。

    一直以来,崔格都表现的温文尔雅。不是崔格不会算计别人,而是崔格性格本就太随和,不愿过多计较。

    但是人终归会有爆发的一天,善人也会在某一天变成恶人。

    一番杀戮,崔格将这酒楼里所有的人,全部杀了,包括住店的人。整酒楼血流成河,猩红的血液顺着木板流到了地下。

    一旁的张悦看到杀气极重的崔格,愣在原地,但是却没有出手阻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