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章 再见林朗
    王雨桐听到崔格的话,含笑点头:“或许吧。好了,东西也送了,我该走了,后会有期。”

    王雨桐说着,缓步朝着崔府外走去。

    崔格目送着王雨桐,掂量这手中的檀木盒子,嘴角露出丝笑容,转身回房。

    月后。

    潭州。

    崔府。

    崔格坐在崔府正厅中,目光呆滞的看着大厅中的众人。

    此时这大厅中,二十多号人,齐坐正厅。这中间,不乏朝中权贵,王公大臣。

    “诸位远道而来,辛苦了,多谢各位自理万机之下,还来潭州参加我孙儿的婚宴,老朽在此多谢诸位了。”崔老爷子笑着说道。

    而其中位锦衣裹身的中年男子忙道:”崔太师言重了,太师之孙,定是日后崔家之主,我等巴结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辛苦,以后我等诸位还得仰仗公子。“

    说完,这中年男子淡笑的看着崔格。

    崔格报以微笑的点了点头,这中年男子,乃是刑部之人,名叫柳远。

    “多谢各位大人厚爱,以后还望各位关照了。”崔格不卑不亢的说道。

    这些所谓的应酬,实际上崔格最为反感,自己和这些人之间完全没有任何共同话题,而唯能做到的,就是互相恭维,烦不胜烦。不过三日后,就是七夕,也是崔格和张悦,慕容玉溪的婚宴,这些人,崔格却也是要经常见,没办法。

    番恭维后,终于结束了。

    崔格正打算休息下,但是就在此时,个家奴跑到崔格面前,恭敬的道:“公子,门外有人求见,这是名帖。”

    崔格接过这家奴的名帖,扫视了眼后,嘴角露出丝淡笑,随即出门迎客。崔格刚到门口,只见,许久未见的大理寺少卿林朗,正站在门口,脸笑意的看着崔格,笑道:“崔兄,数月未见,别来无恙啊。”

    崔格看着林朗,哈哈大笑了起来,道:“林兄能记得小弟,已经让小弟很是荣幸了,快快请进。”

    崔格说着,连忙将林朗迎进了崔府。

    “林兄在洛阳的案子处理完了?”崔格问道。

    林朗听到崔格的话,微微叹气,摇了摇头,道:“毫无思绪,洛阳的案子有些棘手,虽然还在调查,但是没有头绪,实在诡异。”

    “诡异?此话怎讲?“崔格疑惑。这林朗的办案能力崔格还是见识过的,竟然还有林朗认为棘手的案件,看来那洛阳的案子,十分不简单啊。

    林朗见崔格感兴趣,微微笑,道:”洛阳天子楼中的镇楼之宝被盗,但是至今未能查出是何人所为,线索全无,那镇楼之宝,就像是凭空消失的般。没有线索,所以查起来,也很难下手,这两个月,实在是忙得焦头烂额,但是却没有进展。“

    “没有任何线索?现场呢?可有什么特别的发现?”

    林朗摇了摇头,道:“现场没有任何痕迹,而且那天子阁当天晚上有人值守,却依旧被盗,而值守天子阁的士兵,有近百人之多,这么多人,竟然还是让人给偷盗了。”

    说完,林朗声苦笑后,道:“所以,这次听说你要大婚了,所以特地赶过来,讨杯喜酒,顺便散散心,这些天压力有些大,适当的放松,会让我的大脑更清醒,或许还能发现些我忽视的线索也说不定。”

    “原来如此,闲来无事,不如林兄与我讨论讨论,或许我能帮上忙也说不定。”崔格带着期盼的目光。

    林朗见崔格这么感兴趣,迟疑了下,道:“好,反正这也不是什么机密。”

    说着,二人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坐了下来,开始聊起了洛阳的盗窃案子。

    原来洛阳被盗窃的东西,是太祖皇帝留在洛阳的宝物,线尺。此物价值连城,乃千年寒玉锻造,太祖皇帝生前最爱此物。不过后来,由于些原因,太祖皇帝将那线尺留在了天子阁,并命人重兵把守,就算是当今皇帝,也不能将之据为己有。

    而此次线尺被盗,震惊当今天子,便命令林朗前去调查。

    但是由于林朗去的太晚,未能第时间查看现场,再加上线尺丢失,洛阳官员多次jin ru天子阁,导致现场遭受了些破坏,更是增加了破案的难度,导致林朗查无可查。

    崔格听到林朗的回答后,微微唏嘘:“看来此案确实棘手,没有线索的话,几乎就是大海捞针,而这几个月过去,那线尺不知道是否还在洛阳了。”

    几个月的时间,足够凶手将那线尺送往任何地方了。要知道,线尺只不过是把尺子,随便在车上制造个夹层,将线尺放进去,那线尺就会离开洛阳。而洛阳的守军不可能封城几个月的。

    林朗自然也知道崔格的意思,摇头道:“尽人事,听天命,能破则破,不能破,只能人头落地了。”

    林朗守皇命查案,若是查不到,自然人头落地,正所谓伴君如伴虎,达不到皇帝的要求,只能被淘汰。

    “好了,林兄,此事无需再提,此时在潭州,何必提起那洛阳之事,今日,把酒言欢,醉方休。”

    崔格说着,招呼了个家奴过来,让拿两坛酒过来。随即二人就喝了起来。直至入夜,林朗托着醉醺醺的脑袋,迷糊的看着崔格,道:“崔格,你是···不知道,这大理寺少卿这差事,我还真··正不想干,天天出身入死,每个月的月钱还那么少,你看我都过了弱冠之年,呵呵,家中妻儿盼我归家,我却只身在外,无从照顾家中妻儿,实在是有愧于她们啊,若是此次不能破案,只怕···嗝,只怕我,再也见不到她们了。”

    林朗说完这句话后,瘫软的倒在了桌子上。

    而此时的崔格,微微晃动了下脑袋,身上的醉意,消散空,目光凝视着这林朗,叹息声,喃喃道:“伴君如伴虎,也是苦命啊。不过,既得功名利禄,权柄,又怎么能没有点制衡,正所谓有得有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