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茶水亭
    慕容玉溪看着丢在自己面前的免死金牌,神色冷漠:“不管你是谁,赶紧给我走!”

    暗教督主听到此话,摇了摇头,转身离去。

    而慕容玉溪,却捡起那免死金牌,拿在手中,陷入了沉思,很快,慕容玉溪心中稍做决定,将这免死金牌妥当收了起来,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玄天出城不过两个时辰,很快就看见崔格正一个人嘴里叼着根狗尾巴草,正在路上慢悠悠的哼着歌曲,虽然这歌曲对于玄天来说有些怪异。

    而崔格正感觉自己身后,一道人影,正极速朝着自己这边飞驰过来。

    “吁!”崔格连忙勒马,正好看见玄天和秦天。

    “师傅,师傅。”秦天大老远看见崔格就大声叫喊。

    崔格见状,笑道:“你们这是要去哪?怎么也不带匹马?”

    玄天看着崔格,将小秦天放下,道:“我想将秦天交托给你照顾,我这些天需要去一个地方,归期未定,秦天还小,我不敢将他托付于他人,你是他的师傅,所以,还望你能照顾一二。”

    崔格听到玄天的话,眉头微皱,道:“归期未定?你要去干什么?”

    “我……不说也罢,此事不关你的事情,此次我叛逃出元魔门,秦天也牵连在内,元魔门正在追杀于我,秦天和我在一起,不太安全。”玄天说着,猛然将小秦天抱起,放在了崔格的马上。

    “这……可是我要去洛阳办案,凶险莫测,我怕我也照顾不了他,不如你将他送到我府上,自然会有人照料。”崔格愣了一下说道。

    然而玄天却摇了摇头,道:“我不希望你将秦天交给任何人,答应我,就算你是去送死,也要带上秦天,因为……你是我和秦天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还能信任的人了。”

    玄天说完,胸口一闷,突然一口鲜血喷出,不过好在玄天及时捂住嘴,鲜血染红了自己的手,不过还好小秦天没有看到。

    崔格见状,连忙翻身下马,右手贴在玄天后背上,一股内力涌入玄天体内。

    但是当崔格的内力涌入玄天体内后,崔格震惊了,玄天的五脏六腑受损严重,身体不堪负荷,内力也呈现出枯竭状态,显然受伤不轻。

    “怎么受这么重的伤?莫非你这一路都没有疗伤?”崔格看着玄天风尘仆仆的模样,不难猜测到,玄天是一路奔走过来的。

    玄天从腰间拿出一块手帕擦拭了一下血迹,摇了摇头,道:“这点伤并无大碍,修养月余便可,但是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秦天绝对不能跟着我,一切就拜托你了。”

    玄天说完这句话,身子一动,朝着远处极弛而去。留下崔格愣愣的站在那里,许久,崔格才缓过神来,这玄天是将这秦天硬塞给自己了,崔格不由的一阵头大。

    崔格平生最不喜欢的就是带着个小孩子,因为小孩太调皮,崔格怕自己一怒之下,吓到他,他又哭,然后自己又要哄,这会浪费崔格大量的时间。

    小秦天看着崔格,满脸笑容,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被玄天抛弃了。

    “唉,也罢也罢。”崔格叹息一声,翻身上马,朝着洛阳而去。

    一路上,崔格带着小秦天,二人走走停停,十天后,终于到达洛阳。

    远远的骑马行走在官道上,阵阵热浪让人昏昏欲睡,而马背上的颠簸,却让人无法安稳,简直磨人。

    远远的,崔格看到一茶水亭,此时正有数人在此歇脚,崔格见状,带着小秦天一屁股坐了下来,看着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子,道:“麻烦两碗水,多谢。”

    说着,崔格从自己怀里掏出四文钱,轻轻的放在桌子上。

    而二十出头的女子,脸上长着一块青紫色的疤痕,也不做丝毫遮掩,大大方方的对崔格笑道:“官爷,不防事,我这茶水亭不收钱,只求官爷一字即可。”

    说着,女子从一桌子旁,拿出一张纸,和一只沾有墨水的毛笔放在崔格面前。

    崔格见状,心中一异,这纸张只怕都不止这四文钱吧,看这女子的装扮,也不像有钱人,为了讨人一字,不但浪费茶水,还需费纸一张,如此行当,怎能赚钱。

    “不知提何字?”崔格心中虽然自有思想,但是并未说出,这是人家的事情,和自己无关。

    “只需提一好字即可。”那丑陋女子笑道。

    “好。”崔格点了点头,龙飞凤舞的在纸上提了一个好字,这女子见状,忙拿起纸张看了看,满脸笑容道:“大人好字,好字,多谢大人。”

    “无妨,无妨,不过一字而已,多谢姑娘赠水。”崔格说道。

    随即那姑娘自顾自的将纸张收了起来,坐在一墙角边,不动声色。

    而崔格见怪不怪,看了一眼旁边的秦天,道:“天气太热,在这里歇歇脚,过会你喝完水先睡会,养养精神,咱们争取今天入夜之前jin ru洛阳。”

    秦天听到崔格的话,忙点了点头,但是环顾四方后,又疑惑道:“师傅,可是这里没有睡觉的地方,而且你看那个姐姐,也躺在墙上,这怎么睡啊?”

    崔格听到秦天的话,无奈道:“地上也能睡,墙角也能睡,自己想办法。”

    说着,崔格端起水,咕噜咕噜喝完,也不管秦天怎么样,随便找了个地方靠着,抱着唐刀,开始眯着眼睛,虽然像是一副熟睡之样,但是眼睛却眯着一条缝,看着茶水亭中的人。

    不过崔格最主要的目光,还是盯着那丑陋女子,崔格的直觉告诉崔格,这女子,不简单。

    若是寻常女子,脸上有这样一个疤痕,只怕都不敢出门,就算出门,绝对包裹的严严实实,而这女子,在大庭广众之下,能够如此坦然的面对旁人,要么是真的有大智慧,要么……就是这疤痕是假的。

    而就在崔格心里想着的时候,小秦天喝完水,突然端着两个碗,朝着那女子走去,笑道:“姐姐,我们喝完了,你的碗,还给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